章節目錄 第58章,你弄疼我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章,你弄疼我了

    “嗯”林辛言邊換鞋邊看他,“周末不用上課,不在家里休息嗎”

    林曦晨一本正經的道,“妹妹在家,我想,我應該沒時間休息。”

    林蕊曦喜歡黏人,這點林辛言很清楚。

    她給兒子穿上外套,帶他一起去上班。

    兒子安靜,不會讓她操心。

    如果是林蕊曦要去,她是肯定不愿意的。

    那孩子,才是這個年齡該有的樣子,而兒子,這個性格她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她抱起兒子在他的臉蛋上親了一口。

    林曦晨的小臉微微一紅,害羞的道,“媽咪。”

    林辛言笑,兒子害羞的樣子好可愛。

    她抱著林曦晨坐上車,給他扣好安全帶。

    到了eo,林辛言停好車子,抱著兒子下來牽著他的手一起進門。

    “林姐,上次預約的客人已經到。”說話的是她的助理秦雅,“我已經把他們帶到接客室。”

    這位客人上個月就已經預約過的,要定制的是訂婚禮服。

    林辛言做了幾個版本,可以供客人挑選,她讓林曦晨自己去玩,ntcjx“不要亂跑。”

    “我知道。”他不是第一次來這里,對這里的很熟悉,而且這里的小姐姐們都很喜歡他。

    “你去泡兩杯咖啡端進來。”林辛言再次翻看那些設計圖,沒有問題,她才拿著去接待室。

    她推開接待室的門,靠窗的真皮沙發上,坐著一男一女,看清他們的長相時,林辛言的身體僵住片刻,緩了一下才找回聲音,她臉上扯出得宜的笑容,好像不認識他們一般,“你們好。”

    她平靜的拿著設計圖進來。

    白竹微,不,現在應該是何瑞琳臉色瞬間一白,怎么會是她

    她本能的去看旁邊的宗景灝。

    他雙目正直直的盯著進來的女人。

    六年的時間她已經放下了所有的事情。

    現在她只是想安靜的生活,這些人,對她來說就是陌生人。

    林辛言就如不認識他們一般,走到沙發前坐下,她穿著黑色的職業套裝,雙腿優雅的交疊,將設計圖放在桌子上,推到何瑞琳跟前,“這是初圖,你看看。”

    何瑞琳明顯感覺到身邊男人的身上散發出的寒意,冰冷刺骨。

    如果她知道那個出名的設計師是林辛言,她死都不會選擇eo的。

    當時是她非要選擇這家的,現在她又不能反悔。

    只能硬著頭皮拿起設計圖,翻開看,她的手輕抖了一下,每一款都很有特色,特別是一款叫做最初的禮服,粉色,一字領,收腰設計,簡單,卻大方簡潔。

    她很不想肯定林辛言的設計,但是又很喜歡這件禮服。

    秦雅端著咖啡進來,彎身將咖啡端放在他們面前,林辛言看著她,“小雅,你去把最初的成品拿過來。”

    “好。”秦雅拿著托盤離開,很快抱著一個模特進來,身上穿著的就是名叫最初的這款禮服。

    比圖上更加的驚艷,經過特殊處理過的粉色絲質的料子,透著晶瑩的亮色,特別是遇到燈光,就如灑落到衣服上的星辰般閃耀,一字領的領口,可以體現女性最性感最顯氣質的部位,脖頸,鎖骨,肩膀,手臂,腰間盈盈一收,可以凸顯腰身,裙擺延伸至腳踝,又會顯得端莊保守。

    訂婚穿,最適合不過。

    何瑞琳伸手摸了摸料子,柔軟,順滑,僅僅是摸著都很舒服。

    “這可是林姐得獎的作品,很多人要買,一直沒舍得賣,您可真是有眼光,一下就看上這個,恰好,林姐決定賣掉。”秦雅有些得意的說。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林辛言的臉上,她的目光正落在禮服上,從進來也只那一眼,便沒再看過他。

    把他當空氣,當陌生人

    他的唇緊抿,猶如刀刃般鋒利。

    何瑞琳仰了仰頭,她現在可是何家千金,不是之前那個無依無靠的孤兒,就算她林辛言成為設計師又怎么樣

    還不是要給她設計禮服,看著她和宗景灝訂婚

    這么一想,何瑞琳心里好受多了,高傲的道,“為什么叫最初”

    林辛言垂著眼眸,設計這件禮服的時候,想的是自己最初的夢想,想要成為一位出色的設計師,但是因為變故,她的學業沒有完成,后來有機會完成學業,進入eo后,她設計了這件禮服。

    這是她的chunv作,靈感來源最初的夢想,所以取名最初。

    說到關于自己的作品,她總能自信的侃侃而談,她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在我看來,最初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我想每個年少的自己總有一件想要去做的事情,我把它叫做最初的夢想,最初對一個人心動,最初,最原生態的悸動,是最真實的情感,都在最初的那一瞬間最動人,何小姐說是嗎”

    說著她的目光略過宗景灝的臉孔,最后定格在何瑞林的身上,“就像何小姐和宗先生的愛情,歷經坎坷,最終總會走到一起,回到最初對彼此心動”

    “夠了”

    宗景灝厲聲打斷,倏的,他站了起來,跨步到林辛言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林辛言皺眉,“你干什么”

    宗景灝沒有任何言語,而是直接將人拉走。

    “啊灝”

    宗景灝回頭目光陰沉,似是警告,何瑞林不敢再言語,心里害怕,也只能閉嘴。

    林辛言掙著,可是宗景灝的手非常的有力,她掙不開一絲一毫,不由的厲聲道,“你弄疼我了”

    宗景灝不把她的不情愿與掙扎放在眼里,強硬的把她拖到樓梯間,將她按在墻上,他憤怒的臉扭曲成暴怒的獅子,雙目死死的盯著眼前的女人,“為什么躲起來”

    林辛言皺眉,躲

    她從來沒有刻意去躲過,雖然很不想看見這個男人。

    只是當時的情況,何瑞澤說這邊的醫療條件適合她做手術,生孩子。

    她傷成那樣沒有選擇,只能聽從何瑞澤的安排。

    “宗先生這話從何說起,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怎么樣,和你有什么關系呢”林辛言極力的讓自己冷靜。

    她的內心其實并不像表面這般平靜的。

    她不愿意承認,這個在她生命里,出現短暫時間的男人,讓她平靜的心起了一絲波瀾。

    這么多年的時間,那絲波瀾早已經歸為平靜。

    所以她不想再和過去的事和人糾纏。

    呵呵

    宗景灝冷笑,“離婚”

    他放開了林辛言,退后了一步,站在離林辛言兩步距離的地方,上下打量她,六年的時間,她變了,臉完全長開,精致的不可思議,烏黑的秀發扎著馬尾,干凈利落,職業的裝束與言談,有種女強人的既視感,啜笑,“你確定我們離婚了嗎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那天她正要趕回去辦理離婚證的時候,她出了車禍,然后就被何瑞澤帶到了這邊。

    離婚證并沒有辦理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