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9章,告我非禮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9章,告我非禮嗎

    離婚證并沒有辦下來,可是六年了,正常夫妻分居六年,婚姻關系也是可以自動解除的吧

    林辛言強裝鎮定,“夫妻分居兩年,就可以自動解除婚姻關系”

    “哪個老師教你的法律”宗景灝嘲諷。

    六年前,這個女人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無影無蹤。

    生活中,他已經習慣家里多了一個人,可是自從她離開后,別墅又變得冷冷清清,沒有了人情味,沒有了家的感覺,他的心也跟著空了。

    林辛言覺得他很可笑。

    “你快要訂婚了,我們還有婚姻關系對你有什么好處,不知道那是重婚罪嗎”

    宗景灝并不生氣,就這么好整以暇的看著她說。

    她還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齒。

    林辛言被看的緊張,心臟像是被一塊無形的大石頭壓著,雙手不停的顫抖,“我還有工作。”

    說完她就想要逃離這逼仄空間。

    宗景灝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用力一帶,林辛言的身體猛的往后仰,他長臂一伸圈住她的腰,用力一扣,她的身子嚴絲合縫毫無空隙的和他融合,隔著布料,她也能感覺到他滾燙的身軀,強而有力的心跳。

    林辛言瞪著他,身體僵硬,不敢亂動,嚴聲道,“你放開我,小心我告你”

    宗景灝的指腹蹭著她的手腕,帶著她的手挪到自己的衣服上,他的眼眸微斂,染著幾分水汽,聲線低沉沙啞,“告我什么”

    不等林辛言回答,他繼續道,“告我非禮嗎”

    “”

    林辛言還未做出反應,他的身體就欺壓了過來,扣住她的后腦,吻住她的唇。

    一如既往熟悉的氣息。

    另他著迷不可自拔。

    林辛言的呼吸一頓,一瞬間,她的脖子到臉頰,都紅了一個度,像是被火燒,極為灼熱,她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撞出身體了,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心一橫,張嘴一口咬住在她嘴上作亂的唇。

    宗景灝吃痛,力道松了些,林辛言得到空隙,一把推開他。

    然后轉身跑走。

    宗景灝被推的后腿了一步,看著倉皇而逃的背影,他抬手擦了一下嘴角,手背上是鮮紅的血。

    這個女人咬他,以前她不這樣。

    他的舌尖滑過牙齒她氣息殘留口腔,卷著那絲血腥味,吞下去。

    “啊灝。”何瑞琳顫顫巍巍的站在樓梯間的門口。

    看她的模樣應該是看到了剛剛的一幕。

    宗景灝提起眼眸,完全不在意她的感受,勾著唇,“訂婚取消,我不會娶你。”

    何瑞琳慌了,撲過來抓住他的手臂,“啊灝,這是兩家人說好的,而且這也是你爸的意思”

    宗景灝毫不客氣的甩開她,可能是宗景灝太過用力,何瑞琳被甩的一個倉促,連連后退了好幾步,如果不是后面有墻,她肯定會摔倒。

    “我爸那里,我自己會交代。”宗景灝沒有要扶起她的意思,邁起腳步離開。

    何瑞琳一把抱住宗景灝的腿,哭著,“啊灝,這么多年了,為什么不能原諒我”

    宗景灝雙目合攏,凌冽,決絕,“你騙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后果。”

    六年前她說她流產了,他以為真的,哪怕沒有愛,他也想對她負責。

    可是她卻騙了他。

    她根本就沒懷過孕。

    這也是六年前他沒什么沒娶她。

    這次不過是因為,家族聯姻。zcguanghao

    宗老爺子對他下的命令。

    沒有林辛言,他愿意接受這個命令,但是現在不行

    “啊灝,我錯了,我錯了,原諒我這一次不行嗎”何瑞琳不顧形象,不顧尊嚴,只想挽回這個她費盡心思想要得到,又愛到刻骨的男人。

    “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唯獨婚姻。”他彎身掰開何瑞琳的手,“你是何家千金,世上的男人多的是,何必作踐自己。”

    “啊灝求你”

    不管何瑞琳怎么祈求,宗景灝都沒松口,走的干脆。

    他走出eo,邊拉開車門邊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讓他調查林辛言的住處。

    關勁一下沒反應過來,這個已經消失很久的名字,怎么會忽然出現。

    “宗總,你,你不是快訂婚了嗎,怎么想起來查她的住處,她消失了那么久,都沒查到音訊,我到哪里去查她的住處”

    “關勁。”宗景灝的聲音那叫一個平和,猶如春風,但是關勁知道這風,隨時變龍卷風,把他刮的連渣都不剩。

    “a國首都。”說完他掛了電話,之前他也想過林辛言會在a國,特意調查她以前住的地方,并沒有她的蹤跡。

    哪怕是她從國內離開的痕跡,都被人刻意的抹除。

    她說她沒躲

    這么,那些是什么人做的,為什么那么做

    他的心都被忽然出現的林辛言占據,完全沒注意到后車座有人。

    林曦晨看到林辛言被這個男人欺負,氣的跺腳,可是他打不過,很明顯這個男人很有力氣。

    他沒力氣,但是有腦子。

    所以趁著宗景灝打電話的時候,鉆進車里。

    他按下車窗,趴在窗口,大喊,“救命啊,救命啊,我被綁架了”

    宗景灝的車子正開到鬧市區,他這么一喊,引來路人紛紛側目。

    林曦晨雙目通紅,“這個壞叔叔是人販子,他要把我賣了,大家救救我,替我報警,叫警察叔叔。”

    宗景灝的臉色瞬間一黑,他這個小鬼什么時候在車上的

    還有他說誰是人販子

    誰要賣他

    “這么漂亮的孩子,怎么會有人忍心拐賣”

    林曦晨淚眼婆娑,委屈又害怕,終于引來大家的注意,有人奮勇攔在了車頭前,不讓宗景灝過。

    他不得不停下車子。

    林曦晨被救下來,他哭著,“謝謝你們,不然我就被賣了,說不定被挖器官,唔唔”

    越說林曦晨越害怕,越傷心。

    “這種人豬狗不如8pdf”人販子,不管是在什么國家,都是被唾棄討伐的對象。

    “看著人模人樣的,原來是個人販子。”

    “空長了一副好皮囊”

    宗景灝被數落的狗血淋頭,而且還沒有人聽他辯解caoshijie。

    認定了他是壞人。

    畢竟指責他的是個孩子,還是一個很招人喜歡的孩子。

    人自然不會去懷疑孩子的話。

    宗景灝被警察帶走,林曦晨也被帶到警局,調查情況。

    林辛言把自己關在辦公室,因為宗景灝忽然出現,讓她平靜已久的心,又掀起了波瀾。

    她單手支著下顎,想著要不要從新找個地方安家。

    她不想被打擾。

    嗡嗡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

    她盯著看了兩秒,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她才伸手拿起來接聽。

    “您是林辛言女士嗎”

    “我是。”

    “你兒子讓人販子拐走,被好心人救下,現在在警局,你現在過來一趟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