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0章,子債母償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0章,子債母償

    什么林曦晨被拐了

    林辛言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她的動作太快,腿刮到了抽屜,她沒覺得疼。

    只是擔心兒子的安危。

    緊張與恐懼占滿她整個胸腔,那個孩子平時看起來比一般的孩子成熟,但是畢竟是孩子。

    她跑出eo,鉆進車子幾乎是一路疾馳。

    路上遇到紅燈,她緊緊的握著方向盤,恨不得飛過去。

    等到警局,已經是二十分鐘后。

    林辛言被警務人員引著到審訊室。

    宗景灝和林曦晨相對而坐。

    小家伙一點也不懼怕,宗景灝里凌厲的目光。

    “小鬼,你倒是說說,我為什么要拐騙你”宗景灝盯著,明明看起來很小,此刻卻很冷靜的小男孩。

    雖說他陷害了自己,但是宗景灝承認,這個孩子很聰明。

    他倒是好奇,他的父母是什么樣的,怎么能生出這么優秀的孩子呢

    林曦晨不語,雙手環胸,只是一口咬定他拐騙自己。

    林辛言進門看到兒子,撲了過來,緊緊的抱住他,又左看看右看看,焦急的問,“傷到沒”

    林曦晨搖搖頭,“媽咪別擔心,我很好”

    “好都被拐騙走了,還好平時不是很聰明的嗎媽咪不是告訴你不可以和陌生人說話,不可以吃陌生人給的東西嗎為什么還會被拐騙”愛之深責之切。

    這句話現在剛好可以用在林辛言身上,她很少這么嚴厲的和兒子說話。

    她真的是被嚇到了。

    林曦晨的眼睛微紅,伸手摸摸林辛言焦急的臉,“媽咪對不起,讓你著急了。”

    林辛言的心一軟,緊緊的抱住兒子,臉深深的埋在他的懷里,“媽咪不是要罵你,只是擔心你。”

    林曦晨吸了吸鼻子,“我知道。”說著他的目光向,此刻正看著他的男人,再來一次,他還是會這么做。

    這時林辛言也冷靜下來,到底是那個王八蛋,敢拐騙她兒子

    她放下兒子,站起來,“警官”

    話還未問出口,就看見坐在桌前,手上被銬著手銬的男人,呼吸微滯,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你”

    林辛言覺得很亂,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宗景灝的目光在林辛言和小男孩身上巡視,小男孩的長相倒真的和林辛言很像。

    這是她兒子

    算上時間,差不多有這么大了。

    “就是他拐騙了您的孩子。”負責這次案子的警官對林辛言說道。

    什么

    宗景灝拐騙她兒子

    林辛言似乎明白了什么,扭頭看著兒子。

    林曦晨趕緊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這時,在a國另一座城市分公司負責人,陳皓帶著律師趕過來,“宗總,律師已經和警方交涉,應該很快就能解決。”

    接到電話時,他差點驚掉下巴,拐騙兒童

    宗景灝有特殊嗜好嗎

    但是之前他也在總公司很多年了,據他所知,宗景灝并沒有戀童癖。

    “宗總這是怎么回事,您拐了誰家孩子”陳皓真的很想知道,什么孩子能入宗景灝的眼,還被拐。

    孩子是天真的,所有的人都不會相信,是這個孩子陷害大人的。

    都會在大人身上找問題。

    孩子嘛,都是天真的。

    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心思呢。

    偏偏林曦晨的心智要比同齡haiyu1688的孩子成熟很多。

    腦袋瓜子聰明的很。

    宗景灝抬了抬下巴,讓他看林曦晨。

    陳皓的目光順著宗景灝的提示,看了過來,當看到站在桌子前,只能露出半個腦袋的小男孩,神色一凝。

    這孩子長的真俊俏,白凈的臉蛋,烏黑明亮的大眼睛,站著筆直的小模樣,倒是和宗景灝有幾分像

    念頭一出,陳皓嚇了一跳,他轉頭看宗景灝,剛剛竟然覺得這孩子想他。

    現在仔細想想怎么可能呢。

    宗景灝的身邊就出現兩個女人,一個是他都沒見過的結婚對象,聽說結婚不到一個月就離了。

    另一個就是宗景灝曾經的秘書白竹微,現在何家的千金何瑞琳,自從六年前她自演自導了一場車禍,還謊稱自己流產,被宗景灝知道真相后,對她早就生了厭惡之心。

    怎么算,宗景灝都不可能有孩子的。

    “你不準備說些什么嗎”宗景灝看著林辛言,明明是笑的樣子,可是此刻又少了笑意。

    林曦晨又怕宗景灝會欺負林辛言一樣,拉著她的手,把她護在身后。

    大有男子漢的氣概。

    林辛言感動,又無奈的嘆氣,拍了拍兒子的小肩膀,“聽話,在這等一下媽咪。”

    林辛言剛想出去,律師那邊已經解決,警方人員說,宗景灝可以走了。

    這事林辛言也沒想追究。

    畢竟不是真的拐騙

    宗景灝揉著手腕,平生第一次被人銬著,還是被一個孩子給設計的。

    林辛言牽著林曦晨走出警局,忍不住蹲xiashen子問道,“你為什么這么做,好孩子可以說謊嗎”

    林曦晨抿唇不語,性子有些倔強,這點隨林辛言。

    “你說話啊”林辛言皺眉,這孩子什么時候學會說謊話了

    還是這么大的謊,都鬧進警局了。

    林辛言氣的喘粗氣,但是也不舍得碰他一根手指頭,“你要氣死我嗎”

    林曦晨緊緊的攥著雙手,忽地,大喊,“他是臭iuang,我為什么不能警讓察抓他”

    林辛言一愣,他,他在說什么

    林曦晨霸道的小手擦著林辛言的嘴,“我不要他親你,他是壞人,是強盜,混蛋,他欺負媽咪,我就要收拾他”

    宗景灝走出警局,就聽到林曦晨對自己一連串的評價。

    第一次聽到有人罵自己罵的這么順溜。

    “你們去車里等我。”宗景灝走下臺階,“小鬼。”

    林辛言一把抱住兒子護在懷里,警惕的看著宗景灝,“他還是個孩子,而且你已經沒事了,你就不要計較了。”

    宗景灝輕笑,“我平生的驚喜,都是拜這個小鬼所賜,你要我不計較”

    林辛言本能的后退一步,對于這個男人,她只想遠離,“你想怎么樣”

    林曦晨的小臉氣鼓鼓的,怒瞪著宗景灝。

    恨不得把他瞪出一個洞來。

    宗景灝倒是不生氣,走近了兩步,伸手去捏林曦晨的臉蛋,逗弄他。

    林曦晨的小臉一扭,他的手落了空,在半空中停留片刻,自然的收回,只是往回收的時候手指從林辛言的臉頰滑過,戲弄道,“子債母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