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1章,特殊嗜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1章,特殊嗜好

    這個混蛋

    林曦晨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宗景灝輕笑,莫名的看到這個臭小子生氣,他就高興。

    林辛言撇開他的觸碰,抱著林曦晨上車離開。

    她的神色顯得慌亂,林曦晨往外看了一眼,朝這那個討厭的混蛋做了個鬼臉。

    宗景灝皺眉,這臭小子。

    陳皓走過來,同樣看著遠去的車子,“我們回去嗎”

    宗景灝脫了身上的西裝,往陳皓身上一丟,朝著車子走去。

    陳皓拿著西服,撇了撇嘴,卻不敢抱怨,快步跟上去。

    坐在車里宗景灝揉著眉心,在回想林辛言出現的那一刻,不由的笑了出來。

    開著車的陳皓從后視鏡中看他,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的燃燒。

    那個女人是誰啊

    竟然能讓宗景灝花癡的笑

    媽呀,稀奇,真是稀奇。

    “宗總,您喜歡那樣的女人”陳皓實在是好奇,那個女人長的是好看,可是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還調戲人家。

    難道他喜歡少婦

    少婦是有味道,但是也不能找一個生過孩子的吧

    萬一人家有丈夫呢

    他去做第三者,給那個女人做情人

    越想陳皓越想笑。

    那個場面想想都很刺激。

    宗景灝緩慢的掀起眼皮,聽不出喜怒的嗓音,“哪樣”

    “就是你喜歡生過孩子的女”

    不對,陳皓及時打住,訕訕的賠笑,“生過孩子的才有韻味,看看人家孩子長的,就知道肯定沒整過容。”

    聽到生孩子,這樣的字眼。

    宗景灝莫名的煩躁,他扯了扯領口,“不說話,你會死”

    陳皓趕緊閉嘴,時不時從后視鏡中去看這個喜怒不定的男人。

    之前挺高興,這說生氣就生氣。

    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陳皓安排好了酒店。

    宗景灝在當地留住一晚,翻來覆去都是那個女人的影子。

    他睡不著。

    她真的變了,以前她給人的感覺是清純,小女人的模樣,而現在她自信,言談舉止,特別是說起自己的專業時,那侃侃而談的樣子尤其的迷人。

    只是

    kan198這些年她走在這里,身邊還有沒有別人

    想著他拿出手機給關勁去電話,順便讓他查這些年林辛言的生活狀況,身邊有沒有什么人。

    這接二連三的電話,都是關于林辛言的。

    他,是動心了吧

    關勁默默的想著。

    他何曾為過哪個女人如此上過心

    就算是當初的白竹微現在的林瑞琳,對她也沒如此的在意過。

    這幾年他的性子越發的冷淡,忽然變得熱情,都是因為一個消失已久的女人,要說沒心思,肯定是假的。

    只是關勁不明白,那個女人和他雖有婚姻關系,可是相處的時間并不久,怎么會有感情呢

    他想不明白,也沒人給他解惑。

    宗景灝剛掛了電話,宗老爺子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不用接宗景灝都知道他打電話過來干什么。

    他的瞳孔波瀾閃爍,隨即慢慢垂下來遮住思緒,沒有剛剛想著林辛言時溫柔,取而代之的是冷意,他按下接聽鍵。

    “你和琳琳怎么回事,她說你要取消訂婚”

    “等我回去說。”宗景灝目光沉沉的盯著窗外,這也是他為什么不留在這里,讓關勁來查林辛言的原因。

    這個訂婚,不止是他娶妻這么簡單,而是何家和宗家的聯姻。

    訂婚的消息早就傳的紛紛揚揚,現在他要取消訂婚,何家那邊,和家里都需要他交代。

    所以第二天,他就回了國。

    關勁去a國調查林辛言了,是司機來接的他,幾個小時的行程,并未讓他有倦怠之色,而是讓司機去宗家老宅。

    風景倒退,很快車子停在一座宅院前,莊嚴內斂,高挑的門庭和氣派的大門,圓形的拱窗和轉角的石砌,盡顯雍容華貴。

    司機停穩車子走到后面拉開車門,宗景灝從容的彎身下來,站在第一道大門前,仰頭看了看,臉上沒有過多的表情,邁著沉穩的步子走進去。

    穿過大理石鋪成寬闊的地面,走進屋內。

    “少爺。”家里的管家馮叔上前迎了一步,“老爺在里面等著您。”

    宗景灝微微頷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寬闊莊嚴不失格調的大廳,右側是極具復古的裝修風格,顏色偏重,把整個大廳勾勒的更加沉穩,紅木沙發上靠著軟墊的那位就是宗老爺子,宗景灝的父親。

    至于旁邊那個女人,一眼他都懶得看。

    他脫掉外套遞給家里的傭人,朝著沙發走去,在宗老爺子下手邊坐下。

    “你怎么回事”宗啟封端坐于沙發,經歷了歲月的臉龐,沉浸著時間賦予的沉寂于內斂,聲音渾厚不失氣度,又夾雜著無奈與惆悵。

    “我會處理。”沒有過多的情緒,只是簡單的回答。

    宗啟封心里明白,宗景灝為何這般冷漠,還是因為他母親,當年的事

    平時他不回來,什么都由著性子。

    但是這次聯姻關系到宗家未來的發展。

    在b市,宗家是屬于暴發戶般的存在,企業做的大,但是少了根基。

    何家不同,百年名望,即使現在生意做的不出眾,但是名望在。

    和這樣的家族聯姻,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別的事情,我可以任你妄為,只是這個訂婚,絕對不能取消”宗啟封的態度也強硬起來。

    宗景灝不冷不熱,輕描淡寫,“我的婚姻,也只有我自己能做主。”

    “你”宗啟封氣結,胸口快速的起伏著。

    坐在旁邊的毓秀趕緊替他順背,“慢慢說,別生氣。”

    “能不生氣嗎”宗啟封沉著臉。

    “景灝,這次你就聽你爸的吧”毓秀試圖勸說。

    宗景灝的聲音更加的冷了,冷笑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說這話的”

    毓秀臉色難看。

    “怎么說她都是長輩,你就這么和她說話嗎”宗啟封一拍扶手,站了起來。

    毓秀跟著站起來,扶著他,“別生氣了,景灝的心情我理解。”

    宗啟封嘆氣,伸手握住毓秀的手,“這些年,苦了你了。”

    宗景灝站了起來,并不想去看父親與這個女人的恩愛樣子。

    他從傭人手中拿過西服外套,背對著宗啟封,“何家那邊我會處理。”

    說完便邁步離開。

    宗啟封指著他,“他,他怎么還這么任性他還小嗎怎么不知道輕重”

    毓秀微微的嘆了口氣,“或許是不喜歡那個何家千金吧。”

    “不。”宗啟封不這么認為,“之前他是答應了的。”

    毓秀一想也是,之前答應了,這就快訂婚了,卻變卦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