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3章,鴻門宴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3章,鴻門宴

    林曦晨低著腦袋不說。

    林辛言皺眉,“你說話。”

    林曦晨摳著手指頭,“他欺負媽咪,我就要替媽咪教訓他。”

    林辛言的眉頭皺的更加深了,之前他也一直在強調一件事情,宗景灝欺負她。

    他

    忽然林辛言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宗景灝強吻她了

    “小曦”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去解釋。

    林曦晨則是堅定的拍了拍胸口,說道,“媽咪,雖然我和小蕊沒有爸爸,但,我就是男子漢,我保護你。”

    林辛言忽然被兒子那句,我沒有爸爸戳中內心一直故意忽略的事情。

    她不愿意提及這件事情。

    她以為,只要她很愛很愛他們。

    就可以彌補沒有爸爸這件事。

    可是,忽然被兒子這樣冷不丁的提起來。

    她只覺得心口悶悶的發疼。

    她一把抱住兒子,低頭親吻他的頭發,雖說他很聰明,但是實際也只有五歲多,他還只是個孩子。

    可是口口聲聲都是保護她。

    她的掌心摩挲著兒子的背,“應該是媽咪保護你們”

    林曦晨不認同,搖了搖腦袋,“應該是男人保護女人,我是男人,我保護你。”

    “”

    林辛言無語的看著兒子,他才多大啊,怎么性格這么大男子主義

    “誰教你的”林辛言皺著眉頭問。

    林曦晨眨了眨大眼睛,思考了兩秒,“我老師。”

    林辛言抱著兒子去洗澡,卻在心里想,是不是要找他老師談談。

    這么小的孩子,和他說這些合適嗎

    “媽咪,其實我老師挺帥的,對我還好”

    “停”林辛言打斷兒子,這孩子,一點點大,思想怎么會這么復雜

    林曦晨嘟囔一句,“你自己不為自己想,我得為你想。”

    “”

    林辛言將他丟水里,“以后不準管大人的事情。”

    “為什么”林曦晨反問。

    “沒hunantv有為什么,這是我的決定,你老師應該說過,要聽媽媽的話吧”

    林曦晨垂著腦袋,點了點頭,老師是說過小孩子要聽大人的話。

    還說媽咪養他和妹妹很辛苦了。

    不能惹媽咪生氣。

    如果他有爸爸或許媽咪就不用這么累了。

    但是媽咪從來不提這一茬,他也不敢問。

    外婆更不讓問。

    他想,他的爸爸肯定是個不負責任的男人,拋棄了媽咪。

    林曦晨伸手抱住林辛言,“媽咪我愛你。”

    林辛言只覺得有股暖流在心臟穿梭,像是溫泉,慢慢把她包裹。

    一切都值得了,看著兩個孩子,長得那么可愛,那么懂事,她知足了。

    她親親兒子的臉蛋兒,“媽咪也愛你。”

    兩個孩子雖然白天都是莊子衿帶,但是晚上睡覺全是林辛言。

    從小到大幾乎都是她帶著孩子睡。

    白天她忙,和孩子相處的時間本來就少,所以晚上是她和孩子們親近的時候。

    她給他們講故事。

    孩子們依偎在她的懷里,這是她最幸福的事情。

    骨肉至親,血脈相連,大抵就是如此吧。

    林辛言上班,林曦晨還要跟著,說是保護她,而且還是不能拒絕的小模樣。

    讓林辛言想要拒絕都不行。

    “我上班,能遇到什么危險”林辛言哭笑不得。

    她一個大人,要讓孩子保護了。

    “我不管。”林曦晨態度堅決,就差說出,萬一宗景灝那個混蛋再出來欺負你怎么辦

    人不大,心眼忒多。

    林辛言拗不過他,就答應,帶著他出門,莊子衿在家里帶著林蕊曦。

    出了門,林曦晨自己上車,林辛言給他扣安全帶,起身關上車門,她正想上駕駛位時,發現路邊停著的車子,似乎在偷看她。

    她的神經一緊,但是想想自己在這也沒得罪誰,或許是自己看花眼了呢

    誰會大白天的偷窺

    她沒多想便上了車。

    她和平時一樣,都是在家里吃完飯,直接到eo的。

    林辛言無意間從后視鏡中發現停在路邊的那輛車子,竟然在跟蹤她。

    她的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如果剛剛還是看花眼了,那么現在呢

    她的心被什么東西抓住一樣。

    她必須弄清楚。

    早上的人少林辛言無法甩掉跟著她的車子。

    左思右想為了不讓兒子遇到危險,她放慢了車速,等開到店里時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后,大家幾乎都來上班了。

    她下車讓林曦晨下來,進店里。

    店里人多,就算跟蹤她的是壞人也不敢貿然闖進去。

    安排好兒子,林辛言朝著那輛車走了過去。

    她倒要看看是誰,跟蹤她。

    跟蹤她的目的是什么。

    那輛車,車窗玻璃貼著黑膜,林辛言看不見里面的人,抬手敲了敲車窗。

    沒有人回應,車窗玻璃也沒降下來。

    林辛言站在車前,“一路跟我到這里,被我發現,還躲著,有意思嗎”

    車里,關勁撓了撓頭發,他是來調查事情的,時間趕的急,他這兩人沒休息好,昨天就在車里湊合的,精神不佳,才會被林辛言發現。

    他雙手捂臉,使勁搓了一把,精神多了。

    他降下車窗,笑著,先打招呼,“好久不見。”

    林辛言盯著他看了兩秒,“怎么會是你”

    她很意外。

    關勁莫名的心虛,目光閃躲,“吭我來這邊辦事。”

    林辛言冷笑一聲,昨天宗景灝來過,今天他就恰好出現在這里辦事

    有這么巧合的事情嗎

    “他讓你來干什么”林辛言不打算和他扯,直接了當的問。

    關勁死扛著不說話。

    總不能說是調查她的吧

    任誰也不喜歡被人家調查隱私吧

    “要我打電話問他嗎”林辛言的態度也很強硬。

    林辛言的態度讓他一愣,不由得上下打量她,不管是從說話的神態,還是整體給人的感覺,她都變了。

    脫變成了女人。

    以前只能算小女人。

    關勁抓了一把頭發,“那個,總宗就是想知道你的住處。”

    頃刻間,安靜。

    林辛言轉身朝著店內走去。

    看來她真的要換地方生活了。

    她不想被打擾。

    特別是宗景灝

    “林小姐”關勁想要解釋一句。

    林辛言沒給他機會,直接就走進了eo。

    關勁砸砸嘴,有種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感覺。

    林辛言想辦法離開,換個地方生活的時候,z國的b市。

    宗景灝被邀請到何家吃飯。

    如果是宗景灝沒退訂婚,那么自然是好,一起吃個飯,也能增進兩家的感情。

    但是,現在被邀請吃飯,恐怕是場鴻門宴。

    早晚的事情,宗景灝有準備。

    何瑞琳打扮的很漂亮,何家人都在。

    包括常年不在國內的何瑞澤。

    金碧輝煌的大廳,顯得熱鬧非凡。

    宗景灝黑色西裝,逆著燈光,輝煌而來。

    看到宗景灝進來,何瑞澤的目光陡然一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