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4章,互不相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4章,互不相欠

    退婚的事情何家人都知道了,何瑞澤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他從何瑞琳的口中知道宗景灝,為什么會取消這次訂婚的原因。

    所以看見他之后,掩飾不住內心的憤怒。

    旁邊他大哥何瑞行,感覺到弟弟波動的情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道,“我們何家也就是根基深,不然早就在b市站不住腳,你長年不在國內,不知道國內的情況,這次固然是他違約在先,但是,我們也不好和他撕破臉。”

    何瑞澤生氣的何止是他退婚,更是因為他發現了林辛言。

    六年前,他為了林辛言能徹底擺脫他,將她帶離b市,隱藏在a國。

    他以為時間久了,林辛言就能接受他,六年的是時間也能斬斷她和宗景灝之間的那一丁點的牽扯。

    可是六年了,林辛言依舊不愿意接受他。

    宗景灝還因為她,而退了妹妹的婚。

    他怎么能冷靜

    “有點臭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何瑞澤毫不掩飾自己對他的厭惡與不滿。

    何瑞澤沒收聲,宗景灝自然是聽到了,目光投過來,記得這個男人以前和林辛言走的就近。

    他彈了彈衣領處不存在的灰塵,從容淡定的道,“你說什么我沒聽清。”

    何瑞行連忙上前打圓場,“這不是,你要和琳琳退婚嗎,他發兩句牢騷,你別理會他。”

    何瑞行說話時拉了拉弟弟,讓他別再說話。

    何瑞澤偏不,毫不懼宗景灝,“作為一個男人,如此去傷害一個女人,不怕天打雷劈嗎”

    何瑞行臉色一變,瞪了一眼弟弟,非要親家當不成,當仇人嗎

    與宗家結仇,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自己辛辛苦苦為這個家,他從來不為家里做貢獻,還來添亂是不是

    此刻何瑞行,心里對這個只知道自己,不為家族考慮,自私的弟弟感到失望。

    宗景灝皮笑肉不笑,語氣耐人尋味,“我就怕這雷,不長眼,劈錯人。”

    何瑞澤雙手緊攥,不是何瑞行拉著,說不定能沖上去和宗景灝打一架。

    “他們都在里面呢,你先進去,我這弟弟疼我這個從小流落在外吃苦的妹妹,這才口無遮攔,你別和他一般見識。”何瑞行賠著笑臉。

    宗景灝淡淡的看他一眼,邁步走進去。

    宗啟封和何文懷坐在大廳首位的沙發上在說話。

    何瑞琳坐在何文懷身旁,眼睛通紅,像是哭過了。

    原本精致的妝容,有些花了。

    看見宗景灝走進來,連忙站起來,“啊灝”

    宗景灝沒接話,坐在沙發上,先發制人,“這訂婚是我要退的,有什么要求你們提。”

    宗啟封差點氣到吐血。

    他和何文懷在屋里說了半天,就是不想取消這次訂婚。

    兩家聯姻,強強聯手,不管是對宗家還是何家,都好。

    互惠互利的好事。

    “景灝啊,你們年輕人感情上的事兒,我也不懂,你忽然要退訂婚,是不是我家琳琳哪里做的不好”何文懷面色和氣,說話的語氣也是不急不躁。

    比他兩個兒子能沉得住氣。

    活到他這個年紀,什么樣的事沒見過,穩得住。

    要是這何家人大喊大叫,指責他,他倒也好辦了,就怕碰到何文懷這種修行了千年的老狐貍。

    宗景灝也不是善茬,雖說沒何文懷經歷的事多,那也是大風大浪里闖出來的,氣勢絲毫不輸,“我呢生性不喜歡別人騙我。”

    何文懷一聽不妙,女兒還真有過錯被他攥著

    宗景灝沒想翻舊賬,只想盡快解決眼下的事。

    “這事,說到底是我魯莽,不該答應又反悔,終究是我違約在先,你們要什么補償,盡管開口,只要是我給的出的,絕不吝嗇。”

    “我不同意。”何文懷還沒開口,何瑞琳就已經坐不住了。

    她盯著宗景灝,“我今年28了,最好的年華都給了你,現在你要棄我,是要逼我死嗎”

    也就是這一點,宗景灝對她始終有情分,不然依照他的個性,知道何瑞琳騙他以后,早就不會再和她有牽扯。

    “我說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補償你。”宗景灝知道他這樣不對。

    就像何瑞澤罵他的話,仗著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可是事到如今,他沒有選擇。

    “別激動。”何瑞澤走進來,抱住瑟瑟發抖的妹妹。

    盯著宗景灝,質問道,“補償,你拿什么補償”

    宗景灝回視著他,“你要什么補償”

    四目相對,無聲的對峙,殺氣騰騰。

    到了他們這個家族地位,要錢作為補償是最低級的行為,即損傷兩家的友誼,又斷了情分。

    若是今天何家要了好處,傳出去也不好聽。

    “我要你的命,你給我嗎”何瑞琳失控的大吼。

    屋里人都是一愣。

    “你胡說什么”何文懷面上呵斥,其實心里也想看看,宗景灝怎么解決。

    這訂婚是他答應的,如今他又毀約,他心里自然是不高興。

    面上沒表現出來,不代表心里不在意。

    宗啟封的臉色深沉,本來對何瑞琳還很滿意,但是現在生出了不滿。

    雖然他也不希望宗景灝退訂婚。

    可這是他兒子。

    如今她竟這般不知天高地厚。

    宗景灝卻云淡風輕,他站了起來,修長的手指挑開西服的扣子,挽起袖綰,露出結實的手臂。

    宗啟封緊張的喊了一聲,“你干什么”

    何瑞琳早已經傻住,“啊啊灝”

    宗景灝彎身拿起水果盤里的水果刀,朝著何瑞琳走去。

    何瑞澤也嚇的不輕crazyde123,伸手摟緊妹妹。

    生怕他會傷害到妹妹一樣。

    宗景灝扯開何瑞澤,看著何瑞林,“如果這是你要的,我給你。”

    他彎身將刀放在何瑞琳的手里,握著她的手,將刀抵在自己的胸口。

    何瑞琳怕了,她真的怕了。

    拼命的搖頭,“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a你死”

    宗景灝笑,“我這輩子沒欠過誰,唯獨你,你要,我給你,但是以后,我們互不相欠”

    隨著他說話,他的手也在用力。

    “啊”

    何瑞琳想要放開,可是宗景灝的手太有力氣,她放不開。

    鋒利的刀刃刺破潔白的襯衫,戳進他的皮肉,鮮紅的血溢出來。

    宗景灝的行為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他竟然

    也真敢

    “不是我,不是我”何瑞琳滿臉的淚。

    宗景灝伸出另一只手去拭她臉上的淚,“那年我14,被綁架到山上,被一個年僅十歲的小女孩給意外救了,后來我知道那個小女孩,是個孤兒,我資助她上學,大學畢業后,她就跟著我,我出差,不小心種了蛇毒,又是她救了我”

    他的眼神,手指的動作溫柔極了,好似在擦拭什么寶貝一樣。

    “是我辜負了你,既然你要,我現在給你,從此以后,你我兩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