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5章,技不如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5章,技不如人

    “我不要”

    何瑞琳瘋了一樣搖頭,嘴里不停的重復著一句話,“我不要,我不要和你兩清,我要你愛我。”

    眼淚,凌亂的發絲,她樣子不好狼狽。

    即使這樣,宗景灝也未曾有一絲一毫的心軟。

    “飯菜已經準備好”夏珍渝進來,本想告訴何文懷飯菜準備好,可以吃飯了,結果就看到何瑞琳手里握著刀,捅了宗景灝的畫面。

    鮮紅的血,刺激著她的大腦。

    發出了一聲驚叫。

    大家這才回神,宗啟封沉喝一聲,“快點叫救護車。”

    懵了的何文懷喊離他們近的何瑞澤,“還不快點把你妹妹拉開”

    這件事情本來是宗景灝的錯,現在他到何家卻受了傷。

    這樣讓原本有優勢的他們,又落了下風。

    事情弄成這樣,對他一點好處沒有,心里有火,又不能發出來,氣的手緊緊的扣著桌沿,手背青筋暴起。

    啪

    何瑞側將妹妹拉開的那一瞬間,水果刀落在地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刀刃上沾著鮮紅的血。

    “啊,啊灝你沒事吧”何瑞林想要伸手去碰他的傷口。

    宗景灝撇開她的手,就在這時,客廳里忽然響起一道手機鈴聲。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宗景灝放在沙發上的外套,聲音是從那里面傳出來的。

    白晃晃的燈光從宗景灝的頭頂一圈一圈的罩下來,將他整個人都籠罩在光圈里。

    恍恍惚惚的,不仔細看,不會看出來他額頭上滲出的細小汗珠。

    他撈起外套,掏出手機,看到是關勁打過來的,他接了起來。

    很快關勁的聲音傳了過來,“宗總,你要我查的事情,我查清楚了,六年前林辛言出了車禍,才失信沒回來辦理離婚手續,何瑞澤把她和她媽媽帶到a國隱藏起來,期初他們居住在巴尼,后來才轉到a國首都,這期間,她們生活過的痕跡,何瑞澤都會刻意抹除,不想讓人知道。”

    宗景灝握著電話,目光緩慢的抬起來,落在摟著何瑞琳的何瑞澤身上。

    他看著何瑞澤,話卻是對關勁說的,“這些年,他一直和她在一起”

    “是”

    黑壓壓的烏云,翻滾過他凌厲的眉目,“以什么關系”

    隔著電話關勁也能感覺到來自宗景灝逼人的大氣壓,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話還沒說完,能不能先別這么生氣

    注定他的非議,宗景灝聽不到,只能老實的回答,“貌似,林小姐并沒接受他,只把他當哥哥,除了他以外,身邊沒有其他男性,也不是沒有男性她生了個兒子。”

    “我知道了。”宗景灝掛了電話,橫眉冷目的撇了一眼何瑞澤,而后掃了一眼何家人,“你們依舊可以提條件。”

    說完便邁步走出何家,似乎不愿意再多做糾纏。

    大廳內一片狼藉,靜默了片刻,何文懷才緩過來,扯著笑臉,“老宗,這事”

    宗啟封站起來,負手而立,渾厚的聲音有絲不悅,“我兒子有錯在先,畢竟是他先不守約,你們有什么要求盡管提。”

    這宗景灝都受傷了,他還這么說,明顯是不高興了。

    “你這話說的,孩子們感情上的事情,分分合合常有的事情,親家做不成,還有交情不是,我怎么能提什么要求。”何文懷賠著笑臉。

    他話這樣說了,宗啟封也不好再說什么,叫了一聲,“馮叔,我們回去了。”

    馮叔連忙迎上來,“少爺去醫院了,我們過去嗎”

    “能不去嗎,我就這么一個兒子。”他這話也不知道說給誰聽的,何文懷的臉色變了又變,很明顯,他這是話里有話。

    還是故意說給他聽的

    何文懷心里憋氣,這宗景灝有膽量,不得不承認他有魄力,硬生生扭轉了對他不利的局面。

    “瑞行,你去送一下。”站在門口的何瑞行聽了父親的話,連忙跟了上去,“宗伯父,我送您。”

    宗啟封沒回應,馮叔拉開車門,他彎身坐進去,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何瑞行,“替我給你爸帶個話,這件事,我沒放心上。”

    撕破臉,對大家都不好。

    “好的,我一定帶到。”何瑞行輕輕的將車門關上,交代司機,“開車慢點。”

    等到車子離開,何瑞行才轉身進屋,何文懷陰沉著臉,坐在那兒,看著兒子和女兒,想要訓斥幾句,也找不到話。

    最后冷笑一聲,“宗景灝好手段。”

    何瑞行回來剛好聽到這話,不由的看了一眼弟弟,深深的嘆了口氣,“技不如人,我們的確沒人家有本事,本想妹妹和他能結婚,成為親家,不成想把事情弄成這樣”

    “你們說夠了沒有”何瑞琳大吼,訂婚被取消最難過的是她好不好

    “你要是有本事,他會取消訂婚嗎”何文懷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因為她這事,把整個家都弄的亂糟糟的,她還有臉發火

    夏珍渝過來給何文懷順背,安撫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別生氣cqsh。”

    “我自己生的兒子,不如人家,我能說什么”何文懷一甩衣袖,轉身去了內間。

    夏珍渝跟進去勸說丈夫。

    怕他生悶氣。

    何瑞行對弟弟也是感到失望,叫來傭人收拾客廳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客廳只剩下何瑞澤摟著瑟瑟發抖的妹妹。

    “我送你進屋。”他扶著何瑞琳。

    “為什么”何瑞琳到現在也無法接受宗景灝要取消訂婚的事實。

    她不明白,事情怎么會走到這一步呢

    那個女人明明都消失了六年。

    為什么要出現

    她一把抓住何瑞澤的衣領,“哥,這么多年了,你為什么不把她變成你的女人”

    如果林辛言跟了何瑞澤iua123,就算宗景灝知道她,也不會對她有想法了吧

    “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何瑞澤扶她坐到床上。

    何瑞琳卻不肯放開何瑞澤,“哥。”她望著他,“當初你為什么要救她,不讓她死了她死了,就不會有人來和我掙啊灝了”

    何瑞澤皺眉,“你在胡說什么”

    “我沒胡說”何瑞琳一下站了起來,盯著他陰狠的道,“我為了讓啊灝對我愧疚,娶我,我故意出了一場車禍,為了逼真,我真的被車子撞了,痛,真的很痛,所以我也要她嘗嘗被車撞的滋味”

    哈哈

    何瑞琳狂笑。

    何瑞澤卻僵硬的站在那兒,不知道怎么去反應,怎么去看待這個妹妹。

    她,她怎么會這么心狠

    明明小時候,她那么天真可愛。

    “琳琳。”何瑞澤看著她,“那當年,你讓林辛言頂替你是為什么”

    這一直是他想不通的事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