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7章,以身相許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7章,以身相許

    原本倦怠的男人,聽到林辛言的話,神色一凌。

    他直了直身軀靠在車旁,輕笑道,“我來看我妻子,不行嗎”

    林辛言皺眉,他怎么會這么無恥

    他們離婚了

    宗景灝還是那副放蕩不羈的懶散樣,“我不介意,進去和你兒子好好說清楚,我們的關系”

    “你到底要怎么樣”林辛言怒了,他是無賴嗎

    他臉上的笑容,驀然一收,“不想我進屋見你兒子,你就過來。”

    林辛言身體僵硬的站在原地。

    左思右想很久,林曦晨那孩子敏感,經過上次的事情,林曦晨對他的敵意很深,若是讓他進去,她怎么和孩子們說他的身份

    宗景灝眼前有些不清,他閉了閉眼,依舊揮不散那團模糊,啞著嗓子,“我時間有限,耐心有限。”

    林辛言挪動如灌了鉛的雙腿,他十分沉靜有耐心的等著,她每走近一步,他的輪廓便清晰一分,他抽離商場上那些爾虞我詐,徘徊在勾心斗角之外的模樣,無fg668法形容的真實與溫柔,他的臉龐不似他的言語那般剛硬。

    多了一絲柔軟。

    這個模樣的他,是林辛言從未見過的,可是她心里知道,他還是他,永遠不會變。

    她攥了攥手,緩解情緒,甚至是祈求的口吻,“求你,別來打擾我的生活好嗎”

    宗景灝抬起沉重的眼皮,盯著眼前的女人,“怎么求”繼而扯出一抹淡笑,“求人,是要拿出誠意的,你打算拿什么求,以身相許嗎”

    他什么意思當她是很隨便的女人嗎

    是,她18歲時,就沒了清白之身,但不代表她是水性楊花的女人

    林辛言鐵青著臉色,一觸即發的怒氣一覽無遺,肩膀不斷的劇烈顫抖著,聲音漸漸變了調,“你是無賴嗎”

    她因為生氣而緊繃的面頰,連帶著脖頸處抻出的青筋,隱隱的顫動,耳邊幾縷碎發,纏繞在脖頸處,無故平添了幾分女人味。

    宗景灝的喉結上下滾動,覺得自己可能是瘋了。

    看到她生氣的樣子,竟然都會有想法。

    他伸手勾住她的腰,林辛言的身體撞進他懷里,反應過來后,她雙手不停的拍打著他的胸口,掙扎著,“你放開我”

    宗景灝撕了一聲,倒抽一口涼氣,手上的力道卻沒松,反而更加的用力,勾住她的腰,捉住她不安分的雙手,低聲道,“別鬧。”

    林辛言瞪著他。

    為什么來打擾她的生活

    她只想帶著她的孩子,安靜的活著,這么難嗎

    “我累了。”宗景灝的下巴抵在她的肩膀,鼻尖彌漫著她身上的氣息,淡淡的香,他的臉埋進她的頸窩,低沉繾綣的嗓音,“找個地方讓我休息。”

    他真的累了。

    林辛言這才發現他眼瞼下一片暗色,身體也不如以前有力,有些軟棉,“你,你不舒服嗎”

    他輕嗯了一聲。

    林辛言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沒能硬下心腸不管他。

    “我給你找個酒店行嗎”林辛言問。

    “恩。”

    林辛言扶著他上車,給他扣上安全帶,關上車門,然后上到駕駛位置,啟動車子。

    這里她熟,找個酒店還是很輕松的事情。

    大概過了十分鐘,林辛言將車子停在一家五星級酒店前,她下了車子,將鑰匙丟給酒店的服務人員,去開車門扶宗景灝。

    “我只負責帶你來,錢你自己付。”林辛言公私分明的說。

    他可是有錢的很。

    而她的每一分錢,都要她自己掙,她不能亂花錢,她得存錢給兩個孩子,吃穿住行,上學教育,樣樣要錢。

    現在他們慢慢大了,花錢的地方也多了。

    她得做孩子們堅強的后盾。

    不能讓他們受沒錢的苦。

    宗景灝身材高大,若是整個人的重量放在她身上,她會很吃力,他并未將重量都給她承擔,讓她輕松一些,不曾想,這個女人,處處都要和他劃清界限。

    她現在都是有名的設計師了,又不是沒錢,一夜的住宿費而已。

    對他也太小氣了。

    他的手臂搭在林辛言的肩上,身體的重量,都渡給她。

    林辛言明顯感覺到,承擔的重量大了不少。

    現在每走一步都要用盡力氣。

    她在心里不斷吐槽這個男人,看著也不胖,怎么那么重,是豬嗎

    堅持走到前臺,林辛言問,“你的證件,還有錢包。”

    宗景灝趴在她身上,半磕著眼眸,有氣無力道,“證件在褲兜里,錢,沒有。”

    “”

    林辛言咬著牙,恨不得將這個男人,就這樣扔這里算了。

    出門不帶錢

    好似,他確實沒有帶現金的習慣,平時身邊有司機賀關勁跟著。

    沒錢,總有卡吧

    林辛言伸手去摸他的口袋,她的手指纖細修長,柔弱無骨,每在他身上游走一下,他的身體就緊繃一分。

    被她觸碰的地方像是觸了電,悸動,不可自持。

    可笑的自控力啊

    在這個女人跟前,竟然成了笑話,她只是輕輕觸碰一下,他都會想。

    宗景灝沉沉的閉上眼睛。

    哈。

    林辛言摸到他口袋里的錢包,打開,然后愣住,不是說沒錢嗎

    這里的面的紅票子,哪里來的

    林辛言撇了他一眼,沒拿現金,而是直接拿卡遞給前臺,“zongtong套房,服務要最好的,有要錢的服務,都可以來一個。”

    反正他有錢

    宗景灝,“”

    前臺,“”

    現在有錢人,都這么任性了嗎

    前臺在電腦前搗鼓半天,抬起頭問,“有密碼嗎”

    林辛言捅了一下他,剛好捅到他的腹部,本來胸口就被她拍打的疼痛不止,這下,連腹部也疼,他覺得自己要死了,“沒有。”

    “沒密碼。”

    前臺刷好將卡和房卡一起遞給林辛言,“頂層,888號,皇家zongtong套,加上特殊服務,一共十萬零八千。”

    一夜十萬

    林辛言打了個冷顫,太貴了。

    好在花的不是她的錢。

    林辛言將卡放回他的錢包,裝進他的褲兜里,扶著他坐上電梯到頂層,走出電梯后,林辛言扶著他找到888號房間。

    刷卡開門。

    叮的一聲解鎖聲響起,林辛言推開門,兩盞巨型水晶吊燈從高高紅色金色的天花板垂下,水晶燈綻放出耀眼奪目的光,依仗著一身通體晶瑩的串串垂飾,顯現出華麗尊貴的氣質。

    正面墻的落地窗,能夠俯瞰整個首都,幔帳,絨布窗簾,深紅色歐式沙發落于大廳正中間,寬闊的空間,精致的椅子,柜子,每一處,都盡顯奢華。

    猶如西方的宮殿。

    林辛言心想,這錢真是花在那里,哪里值。

    她扶著宗景灝走進來,推開臥室的門,深紅色高挑的床頭,矮凳,床尾,白色的地毯,鋪著滾金邊的絲質被褥。

    每一處都極盡奢華的視覺與身體享受。

    林辛言將人丟在床上,她快累死了。

    宗景灝跌進被褥中,似乎是扯動了傷口,眉頭微皺。

    “你好好休息,我給你叫了最好的服務,你會過個很愉快的夜晚,我就不打擾你了。”

    說完林辛言轉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