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8章,小別勝新婚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8章,小別勝新婚

    說完林辛言轉身準備離開。

    “你兒子叫什么”就在林辛言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身后響起一道戲謔的男音,“林曦晨,林蕊曦”

    他來到a國已經從關勁哪里得到林辛言這幾年詳細的生活資料。

    讓他意外的是,這個女人竟然生了一對龍鳳胎。

    而且長得的還很漂亮。

    林辛言的腳步一頓,轉身,盯著他,雙手緊緊的握著,遇到關勁的時候就知道,關勁在調查她。

    沒想到關勁的動作倒是快。

    “如果你需要我回去和你補個離婚證,你可以明說,我自然是樂意,不會阻礙你幸福,可是你這樣威脅我,不覺得太欺負人了嗎”林辛言渾身顫抖,怒不可歇。

    宗景灝躺在床上不動,手臂搭在額頭,閉著眼睛。

    不言也不語。

    似乎是乏極了。

    林辛言站在門口也不敢走,誰知道這個人,會不會做出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傷害到她的孩子。

    畢竟現在他對她的一切都了如之掌。

    “我渴。”

    良久,宗景灝緩緩的開口,依舊沒睜眼。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生qthxt氣,心想還不如渴死算了。

    宗景灝翻了個身,背對著林辛言,原本沉沉閉著的眼睛,緩緩睜開,臉上都是倦怠,“你想渴死我,謀害親夫”

    “”

    林辛言胸口憋著一股悶氣。

    轉身去倒水,端進來遞過去,“給你。”

    “你喂我。”宗景灝翻過身,看著立在床頭忍著怒氣的女人。

    她因為生氣,臉頰升起一抹紅暈,雙腮微鼓,像是生氣的倉鼠,看上去可愛極了。

    宗景灝不由輕笑了一聲,可這笑落在林辛言的耳朵里,成了戲弄。

    “宗景灝,你去死吧”林辛言將水杯往他身上一丟,杯中的溫水在空中激蕩,飄忽傾灑出,落在他身上,水還不妨事,要命的是杯子砸下來的位置,正是他受傷的胸口。

    水杯砸下來的那一刻,他悶哼了一聲。

    被水浸濕的襯衫,透著里面的紅色。

    林辛言愣了一下,他不是那么不禁疼的吧,一個水杯能有多疼,可是剛剛他很痛的樣子。

    “你別裝。”林辛言強裝鎮定。

    宗景灝四仰八叉的躺著,沒動,沒說話。

    林辛言的目光慢慢的看過來,不經意的落在他潔白的襯衫上透著的紅色上,她蹙起眉心,胸口怎么會有紅色

    她彎xiashen子,試圖看清那抹紅色是什么。

    離得近,加上他的襯衫被水浸濕,林辛言看的清楚,他胸口纏著的紗布。

    “你怎么受傷了”林辛言有些無措的問。

    宗景灝睜開眼睛,目光灼灼的盯著天花板閃爍著璀璨光亮的水晶燈。

    手指搓著被褥。

    他只是cana不想虧欠何瑞琳太多。

    終究是他辜負了她。

    她有千不好,萬不好,但是也有一個好。

    畢竟那么多年了。

    情分多少有一點。

    這點情分和感情無關,是道德,是責任。

    就如何瑞琳質問他的那句話。

    那么多年的青春,錢能買來嗎

    他長而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凝視著她,眼底劃過一絲認真,“我說,我是為了你,你信嗎”

    林辛言唇角緊抿,剛剛她似乎在他眼里看到了認真。

    可是細想,不對,他怎么可能會對她認真

    喜歡一個生過孩子的女人

    眼花,一定是眼花。

    而且他受傷和她有什么關系

    更何況,他就要和何瑞琳訂婚了,當她是傻子嗎

    她的表情分明是不信,宗景灝輕笑了一聲。

    或許是笑他自己,他自己都說不清楚,對她莫名的情感。

    林辛言彎身把水杯撿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剛她用水杯砸了他,而感到愧疚,輕聲問,“我送你去醫院吧。”

    “不去。”

    宗景灝拒絕的果斷。

    林辛言沒辦法,“那你的傷怎么辦”

    “幫我把濕衣服脫了。”穿著浸濕的衣服太難受了。

    林辛言思考了一下,彎xiashen子給他解襯衫的扣子,“我可以幫你,但是弄好,你得讓我回去。”

    平時兩個孩子都是她帶著睡,她不在,怕他們睡不好。

    她俯xiashen子的那一刻,一縷發絲垂了下來,發梢時不時的刮過他的臉頰,癢癢的,麻麻的,猶如是一道有生命的電流,盡往他敏感的地方竄,他的聲音沙啞,“看你表現。”

    林辛言唇角微微抽動,“我不欠你的。”

    他說話時的呼吸,若有似無的吹拂這她的發梢,似是戲弄,“你不砸我,我會二次受傷嗎我沒告你傷害罪,你就應該感謝我了。”

    “”

    林辛言解扣子的手,故意用力的戳了一下他的傷口。

    宗景灝疼的悶哼,這個女人心怎么會那么狠

    他都受傷了,不能溫柔點

    他吁出一口涼氣,“我終于知道,你這么多年,身邊為什么沒男人了,沒有男人受得了你這樣粗魯的女人。”

    “抬胳膊。”林辛言拽著襯衫,撇他一眼,笑了聲,“追我的男人多得是。”

    “是嗎”

    “當然啊”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宗景灝翻轉替位壓在了下面,被水潑濕的襯衫,松松垮垮的搭在他的身上,樣子有些滑稽,卻遮不住他陰鷲的目光。

    “說說看,都是什么人”

    林辛言側著頭,不去看他光裸的身子,“你先起開。”

    宗景灝掰正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一字一句地道,“你是已婚女人。”

    “就差一個證,我們就離婚了”林辛言真想對著他吼,一邊有未婚妻,一邊還要和前妻說這些話。

    他的眼角拉長,半瞇著眼睛,身軀往下俯,唇靠的極近,曖昧道,“別忘了,沒離婚證,你就還是我的妻子,你說”

    他的手指劃過她的臉頰,指腹壓在她的唇上,“我們要怎么過這久別重逢的夜晚”

    林辛言瞪大眼睛,雙手握緊,屏住呼吸。

    “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他的指腹碾壓過她粉色的唇瓣。

    他沒有很用力,林辛言沒覺得疼,就是覺得侮辱。

    “什么話”林辛言悄悄的抬起腿,準備,隨時做出反抗的行為。

    宗景灝察覺到她的動作,看透也沒戳穿,而是抵著她的額頭,“沒聽說過,小別勝新婚嗎我們別了六年”

    他的話還沒說完,林辛言就做出了反抗,卻讓早有準備的宗景灝先一步夾住,她想要踹他的雙腿。

    他的臉上蕩漾著得逞的淺笑,“這么迫不及待了”

    林辛言氣的臉色漲紅,他是iuang嗎

    怎么會無恥到這個地步

    這次林辛言是真生氣了,死死的瞪著他,眼淚盤旋在眼眶內,卻用力的睜著不讓它落下來。

    宗景灝微微一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