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69章,你是土匪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69章,你是土匪嗎

    宗景灝微微一愣,“你”

    他的話剛開腔,房門就被按響了。

    他蹙著眉心,不甚高興這個時候有人敲門,他起身,看到林辛言卷起的衣擺露著細膩平坦的小腹,他伸手拉好她的衣服,看她一眼,“又沒真欺負你,哭什么。”

    林辛言坐起來,不愿意理他,扭著頭,還在生他的氣。

    宗景灝嘆了口氣,“我去開門。”

    脫掉的是襯衫,他是已經穿不身上去了,到浴室拿了一件浴袍穿上,才去開的門。

    站在門口的是一位穿著紫色緊身裙的女人,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頭金色波浪的卷發,修長的大腿裸露在空氣中,踩著一雙黑色的高跟jskang鞋,看到開門的男人,撩了一下頭發,紅唇輕啟,“我是you。”

    說著便自顧自的走進來,“你放心,我技術很好,一定會讓你滿意。”

    女人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面,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紅酒,遞到唇邊,小抿了一口,看著俊美無比的男人,心想遇到了寶,和這樣的男人睡,不給錢都行,更何況還有那么多錢給她,熱情高漲了幾分,“你有特殊要求,我也可以滿足,口,亦或者”

    她的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從臥室走出來的林辛言,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誰”

    難道是叫她的同時,還叫了別的女人

    這么一想女人的目光,打量起林辛言,穿著保守,素面朝天的臉,美則美矣,但是沒有那股子嫵媚勁。

    要玩,自然是要找玩的開的。

    女人看向宗景灝,drecra“這是要玩,雙p嗎”

    “”

    宗景灝徹底黑臉。

    “滾”

    女人一下沒反應過來,笑著,“我不介意玩雙p。”

    林辛言也看出來,這女人是干什么的,這就是要錢的服務

    想著,她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真是不管什么地方,都存在這種服務。

    哪怕是這種高檔的星級酒店,也不例外。

    林辛言看了一眼宗景灝,幸災樂禍道,“好事兒,你臉色那么難看干什么,我先走,不打擾你。”

    女人心里雀躍不已,這么個高大帥氣的男人,看著體魄也結實,她可不想和別的女人分享。

    聽到林辛言要走,心里自然是高興。

    臉上不由的露出了幾分喜悅。

    宗景灝厭惡的撇了她一眼,看著林辛言,警告道,“你走一個試試”

    林辛言瞪他,“你是土匪嗎”

    “你說是,那就是。”宗景灝朝她走來,站在她身旁,俯身過來,“這是你弄來的,你解決。”

    “”

    林辛言咬牙。

    女人看見宗景灝走進臥室,她也跟走過來,剛到門口,林辛言伸手攔住她,“不好意思,你回去吧,這里不需要服務。”

    女人臉色一變,挑著精致的眉,“怎么,想獨占生意”

    林辛言也變了臉色,誰跟她一樣了

    “你自己走,還是我打電話給前臺”林辛言頓了頓,“到時候弄的不愉快,對你可不好。”

    林辛言仰了仰頭,氣勢十足

    女人心有不甘,可是能住這樣套間的人,也是非富即貴,而且剛剛那個男人的態度,也是對她不來電。

    這是她唯一一次,被拒絕。

    心情很不好,冷著聲,“我來了,錢可是不會退的。”

    “不用退。”林辛言快速的說,只想趕緊打發她。

    女人往臥室看了一眼,冷哼了一聲,扭著楊柳細腰走了出去。

    林辛言靠在門框,在心里醞釀一下,“人我已經打發走了,我可以走了嗎”

    沒聲。

    林辛言等了一下,依舊沒聲。

    她回頭,發現宗景灝躺在床上,似乎是睡著了。

    她離近一看,才發現他竟然真的睡著了,喘著粗重的呼吸,樣子看起來很不舒服。

    “宗景灝”林辛言試探的叫他。

    沒反應,是真的睡著了。

    林辛言伸手拉被子,給他蓋上,不小心碰到他的肌膚,燙的灼人,她伸手去探他的額頭,看他是不是發燒了。

    這一模,可不得了,額頭燙人,他發了高燒。

    林辛言打電話去前臺叫醫生,他還受著傷,林辛言不敢自己處理。

    林辛言坐在沙發上等醫生來的時間里,接到林曦晨的電話。

    “媽咪,你還不回來嗎妹妹已經餓了。”

    林辛言這才想起來,她說過要回家吃飯的,這會兒他們還等著自己,“你們先吃吧,我有些事情”

    說著她抬起頭,看著躺在床上的男人,思考了一下,交代道,“我可能今晚不回去了,你和小蕊要聽外婆的話,晚上在外婆房里睡。”

    “那好,媽咪在外面別忘了吃飯,照顧好自己。”

    林辛言欣慰的笑,看她的兒子已經很會關心人了。

    “好,你是我們家的男子漢,要照顧妹妹。”

    “我會的。”

    掛了電話,林辛言又等了一會兒,醫生才過來。

    給宗景灝重新清理了傷口,還給他打了退燒針,留了藥下來,告訴林辛言怎么用,“這個瓶子裝的是外用藥,噴在傷口上的,這些口服,這個紅色的是退燒的,要是再出現高燒,給他吃這個,夜里多讓他喝點水,發燒不能缺水。”

    “好的。”林辛言送醫生出門。

    林辛言關上門,走回臥室站在床頭嘆了口氣。

    不情愿還是留了下來照顧他。

    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可付不起責任。

    夜里宗景灝迷迷糊糊的,“水水”

    他的聲音干澀。

    林辛言沒睡聽到就給他倒了水,扶起他,將水杯遞到他唇邊,“水來了。”

    她傾斜杯口,讓他方便喝。

    唇沾到水,他大口喝起來,咕嘟咕嘟的響聲,一杯水下去,才緩解一些口干舌燥。

    林辛言將杯子放在床頭的桌子上,扶他躺下,“看在我這么盡心照顧你的份上,等好了別再找我麻煩了。”

    他回國結他的婚,她在這里過她的生活,各不干擾。

    宗景灝注定聽不到,早已經沉沉的睡過去。

    早上,她已經一夜沒回去了,早上肯定要回去看一眼孩子baitaob,于是找到宗景灝的手機給關勁打電話,讓他過來。

    關勁多聰明,昨天宗景灝一夜沒回來,現在林辛言大清早的用宗景灝的手機給他打電話,證明昨晚兩人肯定在一起,他去,不是壞宗景灝的好事嗎

    他才不傻,“我有事,不能過去。”

    林辛言冷笑了一聲,“凡賽爾酒店,888號房間,你愛來不來,如果宗景灝死在這里,別怪我沒通知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