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0章,不能放過負心漢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0章,不能放過負心漢

    林辛言的態度十分強硬,說的很明確,他不過來,她也會走。

    她本來就生氣關勁調查她,偏偏宗景灝還用孩子威脅她,心里本就不高興,現在關勁又拒絕她。

    態度能好才怪。

    關勁一聽,不敢不來。

    他速度快,不到十分鐘人就出現在了門口,應該是住的地方離酒店不遠。

    聽到敲門聲,林辛言給開的門,關勁站在門口訕訕的笑著,“林小姐”

    林辛言沒理會他,轉身進屋,指著桌子上的那一堆的藥,告訴他用法用量。

    關勁皺著眉,“你說什么”

    宗景灝受傷了

    怎么可能呢

    關勁明顯不信。

    林辛言沒時間和他廢話,“不信,你自己看,我現在要回去了。”

    說完林辛言就開門走出去。

    關勁站在床頭,來回走了兩圈,還是好奇,宗景灝怎么會受傷

    最后,好奇心勝過理智,他伸手去掀宗景灝身上的被子,想要看個究竟,然而,他還沒掀開,原本閉著眼眸的男人忽然睜開眼睛,“你在干什么”

    關勁,“”

    “吭我,我聽說你受傷了”

    宗景灝拍開他的手,左右環視屋內,只有他一個人,眉心皺做一團,那個女人呢

    關勁看出宗景灝的疑惑,問道,“您是在找林小姐嗎”

    宗景灝沉默不語,似是默認。

    “早上打電話叫我過來,她就走了。”關勁說完依舊是好奇的盯著他。

    很明顯昨晚林辛言是在這里的,難道是宗景灝霸王硬上弓,林辛言反抗,刺傷了他

    越想關勁就覺得這種可能性越高。

    被女人刺傷

    關勁自動補腦了昨晚宗景灝被拒絕的畫面,不由的臉上扯出幾分笑痕。

    “笑什么”宗景灝坐起身。

    “沒有。”關勁連忙收斂起笑容,一本正經的道,“宗總,你是怎么受傷的咳咳是林小姐反抗所致嗎”

    “”

    宗景灝沉著臉,“滾去給弄套干凈的衣服來。”

    這是真被拒絕了

    關勁想笑。

    很想看宗景灝吃癟的樣子。

    還有女人拒絕他

    媽呀,真是一道奇景,就是他沒看到。

    可惜呀可惜。

    宗景灝掀開被子下床,身上就一個褲衩子,上身纏著紗布,陰氣沉沉的朝著關勁走來,“很好笑嗎”

    關勁張了張嘴,來了個大喘氣,果斷的搖頭,“不好笑,一點也不好笑,我去給你弄衣服。”

    說完轉身就跑。

    生怕晚一步,宗景灝找他算賬。

    宗景灝倒了杯水,灌了下去,看到床邊的椅子,似乎夜里看到林辛言趴在哪里睡覺。

    好像還和他說話了,只是他沒聽清楚。

    左右她沒走,能留下來照顧他,就已經能讓他心情好。

    一夜沒怎么睡的林辛言,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家里,兩個孩子由莊子衿照顧著,自然都很好,她洗了澡,換了干凈的衣服才去房間看孩子,林蕊曦還沉沉的睡著,撅著粉色的小嘴,臉蛋兒紅撲撲的,像個沉睡的娃娃,林辛言在女兒臉上落下一吻,才走出房間。

    林曦晨已經起來,自己在洗手間洗漱。

    “你昨晚沒回來,是工作上的事情嗎”莊子衿身上圍著圍裙,從廚房出來,看著女兒。

    林辛言心虛的不敢去看她,扭頭看著別處,“嗯,是店里的事情。”

    莊子衿盯著女兒心虛的樣子,“你昨天回來,我看到你上了另一輛車子。”

    林辛言張了張嘴,不知道怎么解釋,她怎么忘了,昨晚宗景灝把車子都開到家門口了

    所以,莊子衿會看到也不奇怪。

    “那個男人就是宗家那位”雖是問,但是已經是肯定的語氣。

    林辛言低著頭,“嗯。”

    “你怎么還和他有牽扯”莊子衿恨鐵不成鋼的道,“你們已經離婚了沒關系了,瑞澤多好,你怎么不知道珍惜,非要等到雞飛蛋打,你才高興是嗎”

    “我沒有。”林辛言試圖解釋。

    她沒想和宗景灝有什么。

    她看的清楚自己的身份。

    也沒忘記,他說出離婚時的決絕樣子。

    “沒有最好,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同意你和他有任何關系的”莊子衿很少這么嚴肅的和女兒說話。

    只是這件事情,她不能不管。

    林辛言畢竟年輕,難免被所謂的感情沖昏頭。

    她生了孩子,如果那個男人能接受她,當初就不會和她離婚。

    她出車禍,生下兩個孩子不易,莊子衿怕她再受傷害。

    洗手間門口,林曦晨一雙眼睛睜的老大,外婆在說什么

    那個男人是媽咪的前夫

    就是拋棄媽咪,拋棄她和妹妹的那個負心男人嗎

    在林曦晨的意識里,既然宗景灝是媽咪的前夫,那自然就是他和妹妹的爸爸。

    他攥緊小拳頭,恨不得把宗景灝暴打一頓。

    不,他一定不能放過那個負心漢

    “小曦,你在想什么呢還不快點來吃飯”莊子衿把早餐端上桌,看了一眼站在洗手間門口發愣的林曦晨,喊了他一聲。

    “哦,來了。”林曦晨邁著小短腿跑過來。

    林辛言抱他坐到9f椅子上,給他剝雞蛋。

    林曦晨看著林辛言的側臉,想不明白,媽咪這么漂亮,那個負心漢為什么還要拋棄她

    眼睛瞎了嗎

    林辛言將剝好的雞蛋,放在林曦晨的餐盤里,“想什么呢專心吃飯。”

    林曦晨將餐盤放到林辛言跟前,“媽咪吃。”

    林辛言佯裝不高興,拿雞蛋給他,“你tczs777在長身體,沒營養,會長不高,想要變成矮子嗎”

    “才不會,我現在的身高都已經超出了正常范圍,我一定能長一米九。”

    莊子衿笑了一聲,“一米九太高,一米八就行了。”

    “不要,我一定要長到一米九。”林曦晨認真的說。

    那個負心漢onghupan都一米八五了,他一定要長的比他高,然后,狠狠的揍他一頓

    莊子衿只當他說著玩,哪里能想到他有那么深的心思。

    林辛言喝完牛奶,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想長高是好事,但是前提要好好吃飯,才能長高。”

    “我會的。”林曦晨堅定的點頭。

    林辛言起身,“媽,我去店里了。”

    “嗯。”莊子衿本來還想囑咐她一句,但是看到林曦晨,就沒說了。

    這孩子人小,心思卻敏感。

    怕他聽出什么。

    林辛言開車到eo。

    拿著昨晚拿回去沒看的資料,準備到辦公室看,剛進門秦雅就面色凝重朝她走了過來,“威廉夫人,在辦公室等你。”

    “發生了什么事情嗎”林辛言了解跟著自己很久的助理。

    不是發生什么事情,她不會有這般慎重的臉色。

    秦雅不知道怎么說,“你進去就知道了。”

    林辛言看她一眼,朝著總辦公室走去。

    走到門口,林辛言抬手敲了敲門。

    聽到里面說了一聲進來,她才推開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