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5章,不可以誘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5章,不可以誘哄

    并不是很大的房子,裝修的卻十分溫馨,餐廳放著一張長方形的餐桌,坐著一家四口。

    因為莊子衿不同意林辛言回去,回去就要答應和何瑞澤在一起,而使桌子上的氣氛很沉悶。

    只有天真的林蕊曦什么也不知道,坐在林辛言的懷里,要她喂自己吃飯。

    “媽咪,我要蛋羹。”林蕊曦伸著小手指,指著蒸的如水豆腐般細嫩的雞蛋羹說道。

    林辛言用勺子舀過來喂進她的嘴里。

    林曦晨跟個有煩惱的大人一樣,看著無知的妹妹嘆氣。

    林辛言給他夾菜,“小孩子,不許皺眉。”

    “哎。”林曦晨嘆了口氣。

    這孩子,怎么越說他,越上癮了

    “林曦晨,注意你的態度。”林辛言雖是訓斥的話,卻沒有嚴肅的表情,還是不舍得罵他,或者對他說重話。

    “你還有心情吃飯”林曦晨潑她冷水。

    “你不說服外婆,工作怎么辦”林曦晨擔心的比林辛言都多。

    “小孩子,不要操心大人的事情,吃好飯,上好學,才是你該做的。”莊子衿給他盛了一碗濃湯,“吃你tbhzs的飯,不準參與大人的事情。”

    林曦晨不贊成,“我也這家的一份子,自然有說話的份,外婆,媽咪,我們舉手表決吧,少數服從多數。”

    “嘿,這孩子,跟誰學的,說大道理一套一套的。”莊子衿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人不大,點子倒是多。

    “舉手表決。”林曦晨重復一遍,且態度堅決。

    “你那么想回去”林辛言察覺到兒子的心思,他好像特別想回去。

    她以為孩子們在這里生活,早已經過習慣,不會想要換地方,林曦晨的態度讓她很意外。

    “媽咪的家鄉,也是我的家鄉,我只是想看看媽咪的家鄉是什么樣子的。”林曦晨肅著一張小臉,認真的道。

    林辛言雖然想答應,但是顧忌到莊子衿的感受,她沒有答應。

    林曦晨多聰明,知道林辛言真尊重莊子衿,這事,還是要莊子衿吐口才行。

    他放下勺子,跑到莊子衿身邊,拉著她的衣袖,輕輕的晃,“外婆,我的好外婆,你就答應吧。”

    莊子衿不答應。

    林曦晨繼續撒嬌,用著軟糯軟糯的聲音zgaipiren,祈求道,“外婆,外婆,我的好外婆。”

    “外婆,外婆,我的好外婆。”看到哥哥叫,林蕊曦也跟著叫。

    林曦晨的聲音是軟糯,林蕊曦的聲音軟糯,有著嬰兒般的稚嫩,特別的甜美。

    一聲一聲的,叫的莊子衿的心都酥了。

    再不同意,她仿佛都對不起這兩個孩子。

    于是說道,“我們舉手表決。”

    林曦晨先舉起手,“同意回國的舉手。”

    “媽咪。”林辛言沒動,林曦晨給她使眼色,看莊子衿沒生氣的跡象,林辛言才舉起手。

    “小蕊”

    “不可以誘哄。”莊子衿打斷林曦晨。

    林曦晨撅撅嘴,看著妹妹晃了晃舉起的手。

    林蕊曦看著好玩,媽咪和哥哥都伸手了,她也要伸。

    三比一。

    莊子衿輸了。

    她沒生氣,只是惆悵的道,“真不知道,這是對還是錯。”

    “外婆不用擔心,我會保護我媽咪的。”林曦晨拍著胸口保證道。

    莊子衿揉揉外孫的頭發,深深的嘆了口氣,畢竟是個孩子,知道什么呀。

    可是這份孝心,卻是難能可貴,“你媽咪,沒白冒著生命風險,生下你們。”

    林曦晨眨了眨眼睛,他也聽舅舅說過,媽咪為了生下他和妹妹吃了很多苦。

    “我不會讓人欺負我媽咪。”林曦晨像是下了什么決定一樣,說的尤為堅定。

    莊子衿驚覺自己說太多,這畢竟是個孩子,把他抱起來,讓他坐到自己的大腿上,“小曦,是我們家的男子漢。”

    “那當然。”林曦晨仰了仰小腦袋,驕傲的道。

    說服了莊子衿,飯桌上的氣氛也輕松了不少,林蕊曦窩在林辛言的懷里昏昏欲睡,小腦袋一下一下的往下低,林辛言抱她離開餐桌,小家伙似乎感覺到林辛言要走,睜開了眼睛,“我要吃飯。”

    “”

    這孩子,都困成這樣了,還不忘了吃。

    林辛言只好又坐回來,小家伙吃了幾口,就睡著了。

    莊子衿讓女兒帶孩子去休息,她來收拾餐桌。

    林辛言點頭,林蕊曦還沒洗澡,等下要給洗醒了要鬧人,她帶著好些。

    林蕊曦應該是白天沒睡覺,睡的沉,林辛言給她洗了臉,和手,還有腳,人家一點醒來的痕跡都沒有。

    林曦晨感嘆道,“媽咪,我覺得妹妹應該屬豬。”

    能吃,還能睡。

    林辛言白他,“怎么說話呢妹妹屬豬,你屬什么別忘了你們一母同胞。”

    林曦晨坐在床邊,拿出自己的平板,玩一個叫智力盒子的游戲,他低著頭,“我屬蛇,老師說,蛇是冷血動物。”

    林辛言扭頭,就看到兒子精致的側臉,睫毛卷翹,低頭正在認真的玩游戲,心里非常感謝他老師。

    就是教林曦晨的東西,有的很成熟。

    有些根本不是他這個年齡該學的。

    “你很喜歡你老師嗎”林辛言問。

    “那當然。”林曦晨毫不猶豫的回答。

    林辛言摸摸他的頭。

    這時,她放在床頭柜子上的手機響了,林曦晨離的近,拿起來遞給林辛言,“媽咪,你有電話。”

    林辛言伸手接過來,顯示的是eo的號碼。

    能顯示這個號碼的只有威廉夫人,標志性的。

    當初威廉夫人對林辛言也算是有知遇之恩。

    她雖然拿到畢業證,但是并沒有實際經驗,依照eo的地位,是不會收她這樣的新人的。

    威廉夫人說看著她,有看到自己年輕時的感覺,便讓她留下來。

    也是這樣,她才有機會走到今天。

    對威廉夫人,她很是尊重。

    “我已經安排秦雅先回去了,她會安排好那邊的一切,你直接回去就行。”

    “我知道了。”

    林辛言給兒女蓋好被子,走到窗前,看著外面,一片的漆黑什么也看不見。

    她的心,卻漸漸明了。

    就像宗景灝所說,她既然放下了還怕什么呢

    她直了直脊背,如今她有自己的事業,孩子們也長大了,莊子衿的病情也得到控制,一切都在正軌上,去哪里生活不是一樣呢。

    “林,你是不是恨hnfptq我。”威廉夫人沉默許久,才開口問道。

    “沒有。”林辛言坦誠的回答。

    她從來沒有不滿,一開始只是不理解她為什么可以破例,知道她和威廉的故事以后。

    更加沒有不滿了。

    威廉夫人嘆了口氣,好像有什么想說,又沒說出來就掛了電話。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