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6章,當初的隱瞞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6章,當初的隱瞞

    電話掛斷,林辛言握著手機站在窗口沒動,依舊是看著窗外,明明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見。

    “媽咪。”林曦晨叫她。

    林辛言轉過身,看著兒子俊俏的樣子,笑了,“叫我干什么”

    林曦晨放下平板跑過來,抱住她的腿撒嬌,“媽咪,妹妹睡覺了,今天你給我洗澡好不好”

    她捏了捏兒子的臉蛋兒,極為寵溺的道,“好。”

    林曦晨笑嘻嘻的,抓著林辛言衣擺,心里小小的興奮著,沒有粘人的妹妹和他掙,他終于可以和媽咪獨處了。

    妹妹醒著的話,又要粘著媽咪,害他都沒有和媽咪獨處的時間。

    林辛言打開浴室的燈,擰動熱水開關,放了一池子的熱水。

    林曦晨自己已經開始脫衣服,把自己扒了個干凈,光溜溜的,“水好了”林辛言回頭,就看見兒子,已經把自己脫光了,目光掃過他白白凈凈的小身軀。

    林曦晨發現自己,“”他猛的捂住雙腿間,臉色通紅,“媽咪。”

    林辛言故意逗他,“我兒子,還會害羞呢”

    林曦晨低著,臉色漲紅。

    羞的。

    林辛言不再逗他,過來把他抱進水池,林曦晨躲在水里,只露著腦袋,林辛言擠了洗發露給他洗頭發,輕輕的揉搓著。

    林曦晨很老實,蹲在水里安靜的讓林辛言給他洗頭發,他看著媽咪溫柔的樣子,喊道,“媽咪。”

    “嗯”

    林曦晨笑笑,什么也沒說。

    心里卻堅定要為媽咪找個好男人,照顧她。

    林辛言故意將泡沫弄到他的鼻子上,只當他是調皮呢,故意叫她又不說話,卻不知道他在心里下定決心要給她找個好男人。

    只是好男人沒那么好找。

    七月的最后一天,林辛言帶著孩子回國了。

    因為國內那邊已經安排好,她只要帶著孩子和少量的衣物之類的就行。

    林曦晨很淡定,不像林蕊曦,高興不高興都寫在臉上,知道要做飛機很是興奮,這是她第二次坐飛機,第一次是三歲的時候,那個時候還不記事。

    小家伙看到什么都覺得稀奇,摸摸著摸摸那,手不停。

    林辛言拿她沒辦法。

    只能任由她在懷里不老實,好在她旁邊是莊子衿和林曦晨,不至于打擾到別人。

    “媽咪,我要果汁。”看到空姐給別的客人送果汁,林蕊曦伸著手也要。

    今天林蕊曦穿著淺藍色的裙子,細膩白皙的肌膚,烏黑的頭發扎著兩個辮子,一雙清澈明亮的眼睛,仿佛會說話。

    “你想喝什么果汁呢”空姐彎xiashen子,看著這個可愛的小女孩,溫和的問道。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指著綠色的那個杯子。

    “這個是奇異果汁,會有些酸哦。”空姐介紹道。

    林蕊曦似乎不怕酸,又點了點頭。

    空姐將那杯奇異果汁拿給她,估計是看她長的太可愛了,問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啊”

    林蕊曦咧著小嘴,露出一排潔白的奶牙,“我叫林蕊曦,媽咪和外婆都叫我小蕊。”

    “這名字真好聽。”空姐贊賞道。

    林辛言摸摸女兒的頭發。

    “您女兒很漂亮。”空姐笑著。

    “謝謝。”林辛言禮貌的點了一下頭。

    林曦晨看了一眼妹妹,扭頭看著窗外,似乎不喜歡這種搭訕。

    空姐推著走送水車沒多久,就響起了機長的聲音,“前往z國,b市的乘客請做好準備,飛機會在十分鐘后,降落在東辰國際機場。”

    十分鐘后。

    飛機降落,林辛言抱著躺在她懷里睡著的林蕊曦,莊子衿牽著林曦晨,他從飛機上下來,就在到處看,打量這里的一切。

    在心里想,這就是媽咪出生的地方。

    “我去拿行李。”莊子衿放開林曦晨的手,“你跟著你媽咪到出口處等我。”

    “好。”林曦晨不用操心,很懂事。

    “言言。”何瑞澤朝他們走過來,身邊還有秦雅。

    他們一起來接林辛言的。

    何瑞澤因為何瑞琳被退婚的事情,沒回a國,留在國內照顧情緒不好的妹妹。

    給林辛言通電話,知道她回國的事情。

    這才和秦雅一塊來接她。

    “累嗎,我幫你抱。”何瑞澤伸手想要接過她懷里的孩子。

    林辛言搖了搖頭,“不用,我不累,我們走吧。”

    何瑞澤看了林辛言兩秒才收回手,從知道林辛言要回國,他就沒笑過。

    在a國那么久,她從來沒說過要回來,甚至不愿意回來。

    可是自從見了宗景灝之后,她要回國了。

    她說她討厭那個男人,可是做出的行為又不是那么討厭。

    宗景灝也退了和何瑞琳的訂婚。

    如果要說這里面沒有一點關聯和牽扯,他是不信的。

    同時也在心里害怕。

    想著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在兩個孩子身上。

    垂在身側的手攥緊。

    如果林辛言知道,他隱瞞了當初的真相,會不會恨他

    現在看著兩個孩子一點一點的長大,他內心的矛盾和愧疚也越來越深。

    這兩個孩子那么可愛,沒有人會不喜歡。

    如果當時他不說那個謊言,或許宗景還真的會看在孩子的份上,和林辛言在一起。

    但是現在看來,是一定會的。

    因為他在見到林辛言之后把訂婚都取消了。

    可見,他對林辛言是有些感情的。

    如果當初他不隱瞞,孩子們會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舅舅,你在想什么”林曦晨仰著腦袋看著出神的何瑞澤,伸手拉了拉他的衣擺。

    回神的何瑞澤連忙回了一聲,“沒,沒有想什么。”

    他低頭看著林曦晨,伸手牽住他的手,“我們走吧。”

    林曦晨抽出手,“我自己會走。”

    他對何瑞澤不討厭,也不喜歡。

    何瑞澤有些尷尬,手指搓了搓。

    “林曦晨”林辛言看到兒子的動作,叫了他一聲,“不可以沒禮貌,舅舅是關心你。”

    林曦晨垂著眼眸,“我知道。”

    他只是不喜歡被何瑞澤牽著手。

    “好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先走吧。”何瑞澤去接莊子衿拉過來的行李箱。

    莊子衿笑意盈盈的,“你還好吧。”

    “嗯。”

    對dianj于何瑞澤莊子衿是很喜歡的。

    何瑞澤拉著行李一行人走出機場,林辛言上了何瑞澤的車,莊子衿和林曦晨坐秦雅的車跟在后面。

    何瑞澤從后視中看林辛言,她低著頭看著睡熟的女兒,樣子很溫柔。

    何瑞澤攥緊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想要對她說什么,最終沒說開口。

    林辛言的住處是秦雅安排的,離店也近,方便她上下班。

    到了住處,放好行李,何瑞澤說他定了飯店,給林辛言洗塵接風,家里什么都是新的,也沒辦法做飯。

    林辛言還沒開口,莊子衿就先替她答應了。

    林辛言也不好拒絕。

    放好行李,一行人又上了車,去何瑞澤定的飯店。

    何瑞澤定的大包,他們五六個人也坐不滿,很寬敞。

    “我去洗手間。”林曦晨滑下椅子。

    “我和你一起。”莊子衿怕他找不到路。

    “不用,我認識路。”林曦晨擺了擺手,自己就出去了。

    他問服務員,一下就找到廁所的位置。

    進入廁所后,他發現這里沒有兒童專用尿池,成人的太高。

    他皺著眉,極其苦惱的樣子。

    “小鬼。”一道戲弄的聲音,在他身后響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