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8章,有人替你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8章,有人替你還

    都伸著頭等看宗景灝怎么收場,他是承認,還是不承認

    承認了,丟不丟人啊,隨身攜帶那玩意兒,是準備隨時隨地發情嗎

    李總覺得自己的嘴酸了,想要笑,但是又不好笑出來,只能憋著。

    一旁他的助理拿出手機把這一幕拍了下來,關勁剛想站起來去制止,傳出去了,宗景灝的臉還要不要了

    誰知,他才剛一動,就被宗景灝抓住,“坐著。”

    他伸手拿過林曦晨手里的杜蕾斯,捏在手里,端詳了兩秒,裝進兜里,“謝謝。”

    “”

    林曦晨奇怪,他怎么沒生氣呢

    明明另外幾個叔叔都在笑他。

    似乎是察覺到他的迷惑。

    宗景灝壓低身子,湊到他的耳邊,“有人會替你還。”

    林曦晨瞪他,他是什么意思

    可惜宗景灝沒有替他解惑的打算,并沒有因為林曦晨的陷害而難堪,反而心情很好。

    拿著剛剛李總給他倒的酒,仰頭關下去。

    關勁都傻了。

    一旁的李總也是一頭霧水,遇到這等難堪的事情,不應該捂住嗎。

    他怎么大方的承認了

    是欲蓋彌彰,還是人正不怕影子歪

    李總看不懂,也不好問,而是朝著林曦晨笑吟吟的,“小朋友,要留在這里吃飯嗎”

    林曦晨搖了搖頭,看了一眼宗景灝,心里疑惑,他為什么不生氣。

    他想不明白,只能轉身先離開包間。

    “小曦”

    林曦晨出來太久沒回去,林辛言出找他。

    出了包間的門,林曦晨看見林辛言焦急的喊叫聲,匆匆的跑過去,“媽咪。”

    林辛言聽到聲音轉身,看著奔來的兒子,狠狠的松了一口氣,蹲xiashen子迎接兒子,林曦晨撞進她的懷里。

    “你去哪里了”林辛言肅著臉。

    萬一跑丟了呢

    林曦晨低頭,小聲道,“這里太大,我迷路了。”

    林辛言明顯不信,他的記性很好,怎么可能會迷路。

    “和媽咪說實話。”林辛言捧起兒子的腦袋,讓他看著自己。

    “洗手間里沒有兒童尿池,我尿不進去,等到有個叔叔幫我,所以我才晚了。”

    “那為什么不說實話”

    “又不是好事。”林曦晨撅著嘴。

    有些害羞的模樣。

    是他的個性。

    林辛言站起來牽著他的手,“走吧,趕緊去吃飯。”

    菜早早就上齊了。

    林曦晨有些心不在焉,還在糾結宗景灝的那句話。

    有人替他還

    誰呢

    吃過飯,莊子衿帶著孩子們先回去,坐了那么長時間的飛機也累了,回去洗洗休息一下。

    “我先送他們,等下來接你。”秦雅說。

    “不用,你直接去店里就行,我等下自己直接去店里。”eo開分店,有很多事情要做。

    她是負責人,很多事情都要她來決定。

    “那行。”秦雅上了車。

    林曦晨坐在車里,看著車窗外站在何瑞澤身旁的林辛言嘆了口氣。

    如果要是何瑞澤比宗景灝有錢,比他帥多好。

    “是有什么話想要和我說嗎”林辛言看著開走的車子。

    “邊走邊說。”何瑞澤伸手想要去牽她的手,可是抬到半空中,又放了下來。

    知道當初車禍的事情是何瑞琳干的,他心虛。esdcf

    對她有愧疚感。

    “你有心事嗎”坐在車里時他就欲言又止,吃飯時也是心不在焉的,很明顯心里裝著事情。

    何瑞澤笑了一聲,他是心里壓著擔子,一邊是喜歡的女人,一邊是親妹妹,他復雜的情緒,何止是心事這個詞能夠形容的。

    “言言,哥哥對你好嗎”何瑞澤望著前面的道路。

    “嗯,好。”林辛言由衷的說道。

    何瑞澤對她好是真的,這點她從未懷疑過。

    何瑞澤沉默了一下,“如果,我是說如果。”

    林辛言笑,印象中何瑞澤很少這樣,“你說就是了。”

    何瑞澤在心里斟酌了一下,怎么開口,“如果,以后你發現,我并不是那么好,你會討厭我嗎”

    “怎么會呢。”林辛言沒察覺到他話里的試探。

    “或許是我太患得患失吧。”他苦笑,“我要怎么才能讓你愛上我呢”

    林辛言低著頭,咬著唇,六年了,時間不短了。

    這個男人也不在是二十幾歲的小年輕。

    他真的等了她很久。

    雖然沒有愛情,或許,她不該辜負這個對她好的男人。

    莊子衿對她的終身大事也是格外的上心。

    “讓我考慮一下。”現在讓她一口答應,她依舊是做不到。

    何瑞澤則是停住了腳步,“你說什么”

    他不可思議的看著林辛言。

    她,她是答應了

    林辛言看著路邊梧桐樹,平靜的道,“我知道你對我好,我媽也希望我能和你在一起嗎,我不想辜負你。”

    不是愛,不是喜歡,更沒有心動。

    只是因為這個男人陪在她身邊太久,繼續拒絕顯得她不近人情。

    如果這輩子,她沒有資格擁有愛情,就不該辜負這個專一的男人。

    讓他幸福,也是一種報答吧。

    要是還在a國,何瑞澤會很高興,可是現在他的心情更加的沉重。

    他能感覺到,林辛言現在答應,不是因為喜歡他,而是因為他這幾年的照顧。

    說難聽點,就是報恩。

    她越是這樣,何瑞澤心里的承受的壓力就越大,畢竟他騙了她。

    如果她知道真相后,會怎么樣

    他不敢想。

    “言言。”

    “嗯”

    林辛言扭頭,還未來得及看清他的臉,就被他緊緊的抱在懷里。

    很緊。

    像是怕隨時會失去一樣。

    林辛言沒動,也沒反抗,只是靜靜的站著,她能感覺到何瑞澤矛盾與不安。

    以為只因為自己,伸手抱住他,拍拍他的背,“以后,我一定試著對你好。”

    至于他母親哪里,以后再說吧。

    何瑞澤的身體一僵。

    對他好嗎

    他將頭埋在她的脖頸,“現在我害怕你對我好。”

    知道了真相,現在對他多好,就會有多恨吧

    “我送你去店里”

    “不用,我回來想要到處看看,我自己過去就行。”林辛言淡淡的道。

    這話也是真的,這個地方,沒有一件美好的事情。

    但是卻又有特殊的感情。

    “那好,什么時候開業,記得給我遞請柬。”

    “好。”林辛言笑笑。

    看著何瑞澤上車,林辛言深深的吸了口氣,走在路邊,剛進入八月的天兒還有些熱,她的頭上出了汗。

    “要坐車嗎”有出租車司機停在她身旁,拉生意。

    林辛言扭頭,看到這個出租車司機的長相,神色一變,他不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