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章,當年的司機死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79章,當年的司機死了

    腦海里快速的閃過一道,和這個男人一樣的臉孔,她出車禍時,就是這么一張臉,開著卡車朝她沖來。

    她還清楚的記得當時驚心動魄,到現在她還心有余悸,所以她記的很清楚。

    警方調查之后,給出的結論是卡車失靈,導致的車禍。

    那次車禍出租車司機身亡,她受傷。

    司機不是主責,但是也要承受相對的責任。

    因為她傷,何瑞澤把她帶出了國,后來的事情她也不清楚了。

    雖說剎車失靈,但是他作為一個司機,竟然會朝著別人的車子撞去,沒有做出任何補救減少傷害的舉動。

    就這一點就讓人沒有好感。

    只是她奇怪,這樣的司機還可以開出租嗎

    “小姐,不坐車嗎”男人又問了一句,似乎對林辛言沒有一點印象。

    林辛言不但沉下了臉色,就連聲音也很冷,“你這樣的人,也能開出yj010租車”

    “哎,你這是什么意思”于豆豆很奇怪,他就是拉個生意,不坐就不坐,干嘛出言傷人

    林辛言對于以前的事情也不想去計較,畢竟她和孩子都沒事,但是對這樣的人,很是厭惡。

    她沒做理會,沿著路邊繼續走。

    于豆豆生氣開著車跟著她,“喂,你剛剛什么意思啊說清楚,我也不認識你,你這樣隨便去評價一個人,不覺得很沒禮貌嗎”

    林辛言皺著眉,她不計較,他還不依不饒了

    她站定腳步,“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麻煩不要跟著我,ok”

    說完林辛言加快了腳步。

    而開車的于豆豆,踩死了剎車,呆呆的看著林辛言遠去。

    聽她的話音是認識他,可是他并不認識她。

    而且她說話的態度和憤怒的樣子,都是說明她認識的。

    難道她認識他死去的哥哥

    于豆豆緊緊的咬著牙齒,慢慢的開著車尾隨林辛言。

    想要探個究竟。

    中間林辛言攔了車子去店里。

    沒注意到有人跟著自己。

    店里的選址和裝修,在a國時林辛言就看了方案,現在過來不過是實地查看,現在已經裝修的差不多。

    “林姐。”秦雅走過來,給她看裝修圖紙。

    地段是在b市繁華區,雖說威廉夫人是受人所致才開的分店,但是畢竟是她一生的心血,所以不會隨便含糊過去。

    不管是選址,裝修,都是經過市場調查,深思熟慮過的。

    “所有的東西都是定制的,可能要晚一點,不過也不會很晚,大概下周都能到齊。”秦雅說道。

    林辛言點了點頭,“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這邊的事情基本都是秦雅做的。

    “不辛苦。”秦雅笑了笑。

    她當時被eo拒絕,是林辛言留下了她,她才有機會留在eo。

    現在雖說她是林辛言的助理,但是學到了很多東西。

    而且林辛言對她很好,從不吝嗇自己的經驗,對她幫助很多。

    “這里有我,你坐了那么久的飛機,肯定很累了吧,你回去休息吧,這里我盯著。”

    林辛言想了一下,“那行,我先回去,有事給我打電話。”

    兩個孩子剛來一個陌生的地方,也不知道習不習慣。

    林辛言走出店門,剛回來她還沒有車子,現在只能依靠打車代步,她站在路邊,等車子。

    跟蹤她到這里的于豆豆看到她一個人站在路邊,將車子開過來停在她跟前。

    “小姐,你是不是認識我哥”

    林辛言看到又是他時,臉色頓時一沉,這個人跟蹤她

    “你在說什么”林辛言的聲音很是不悅。

    剛回來,就好巧不巧的碰上這么一個讓她不開心的人,而且還跟蹤她。

    心情怎么能好

    于豆豆并沒有生氣林辛言的態度,很有耐心的解釋,“你剛剛的樣子好像是認識我,我確定我沒見過你,你說的肯定不是我,可能是我哥,我哥六年前就死了,說是自殺,但是我發現他并不是自殺。”

    林辛言往后退了一步,“你哥”

    她覺得很亂。

    死了

    當年撞她的那個司機死了

    于豆豆怕她不信,掏出錢包,里面有他和他哥的合照,他拿出來遞給林辛言,“你看,右邊的是我,左邊的是我哥。”

    林辛言伸手接了過來,她看看照片又看看于豆豆,還真的很像。

    他和他哥長的也很像,現在仔細想想,那個開卡車的和他哥哥更像一些。

    “你哥死了”林辛言有些不可思議的問。

    提到死去的哥哥,他神情不似剛剛bakg輕松,鄭重的點了點頭,“他得了尿毒癥,要治療得花不少錢,我們家并沒有那么多錢,所以根本沒希望,可是他忽然在朋友圈發了一條他有錢了的日常,還配一張我是富豪的圖,可是這樣的一個人,忽然自殺了,你覺得奇不奇怪”

    這是他心里的疙瘩,一直在調查,可是都沒找到很有力的證據。

    林辛言的反應讓他覺得找到了突破口。

    “發了有錢的圖,又自殺了確實奇怪。”按理說,有錢了治病就有希望了,就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怎么會選擇自殺呢

    這的確令人感到困惑。

    不過這和她沒關系,她將照片遞給于豆豆,“不好意思,這和我沒有什么關系。”

    于豆豆接過照片,將照片放進皮夾里,知道這事急不來,“你要坐車嗎我送你。”

    林辛言拒絕,“不用。”

    “你站在路邊不就是等車的嗎”

    林辛言站著沒動。

    “我不是壞人,也不會訛你車費。”于豆豆誠懇的說。

    林辛言猶豫了一下,看他并不像壞人,拉開車門坐了進來。

    于豆豆問,“去什么地方”

    “金色港灣。”林辛言回答。

    于豆豆沒再提起他哥哥的事情,而是自我介紹道,“我叫于豆豆,你叫我豆豆就行。”

    林辛言并沒搭腔,覺得他過于熱情了。

    “咳,我是不是唐突了”說過之后他也覺得才第一次見面,就說太多,不是很好,但是他想要給林辛言留個好印象,弄清楚她和他哥哥有什么恩怨,為什么她會那么生氣。

    兩個地方離的近,也就五六分鐘的車程。

    到地方林辛言付了錢下車。

    于豆豆叫住她,“可以和你交個朋友嗎”

    “我們不熟,我不喜歡和別人交朋友,不好意思。”林辛言拒絕的果斷。

    于豆豆不死心,推開車門下車,想要去追林辛言,忽然被人攔住,“干什么呢知道她什么人嗎”

    “你是誰”于豆豆盯著眼前攔著他的男人。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有非分只想,記住了”關勁警告道。

    林辛言聽到關勁的聲音,轉身,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林小姐。”關勁變臉的速度比翻書還快,笑著朝她走來,“宗總要見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