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0章,更喜歡自己證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0章,更喜歡自己證明

    林辛言也沒奇怪關勁會出現在這里,是他逼著她回來的,肯定知道她的住處。

    剛好她也有話和他說。

    “走吧。”林辛言朝著關勁的車子走去。

    關勁沒立刻走,而是看了一眼于豆豆,“以后不準騷擾她,下次被我看見,我可就沒這么好說話了。”

    警告完騷擾林辛言的男人,關勁才上車。

    林辛言很安靜,什么也不問,目光淡淡的看著車窗外。

    關勁回頭看她一眼,專心的開自己的車子,路邊的風景越來越熟悉,六年了幾乎沒變,這是去別墅的路。

    林辛言的眉頭微微皺起。

    雖然生活的不久,這里的發生過的事情,她依然記得清晰。

    很快車子停下來,林辛言吁了一口氣,情緒平靜,才推開車門下來。

    關勁沒有要進去的意思,而是對她說道,“宗總就在里面等你,你自己進去吧。”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嗎”

    “老板的私事,我不太清楚。”

    林辛言笑了一下,這可是宗景灝的人,要是有對她不利的事情,怎么可能會先給她打招呼呢

    這句話問的很多余。

    她走到門口,深深的吸了口氣,推開大門。

    寬敞,簡潔,光線充足的大客廳一塵不染,落在zzxc于右側,還放著林國安當年送來的鋼琴,還在那個位置,似乎沒有被動過。

    當年她出車禍走的急,什么都沒帶,就連她的衣物都沒來得及拿,更別說鋼琴了。

    她邁步走進來。

    這里的一切幾乎都沒變,和她走時一樣的陳設。

    “還記得這里嗎”

    二樓,男人穿著黑色的襯衫,領口微敞袖口綰到小手臂,露出半截結實的手臂,他單手抄兜,一手捏著高腳杯,里面蕩漾著紅色的液體,它像是有生命一般,隨著他的動作在玻璃玻璃杯里搖曳生姿。

    林辛言抬起頭,淺笑,“宗先生。”

    宗景灝臉上的表情微微一頓,宗先生

    以前她是第一個這樣稱呼他的人,但是聽過他叫自己的名字以后,他已經不喜歡這個稱呼。

    顯得陌生,疏離。

    他更新歡她叫他的名字。

    “這里還熟悉嗎”他邁步走下來。

    “時間太久記不太清楚了。”林辛言嘴硬不承認。

    否定一切對他的記憶,以及情感。

    “你叫我來,應該是有事和我說吧”林辛言走到沙發前坐下,雙腿優雅的交疊,手肘搭在扶手,“剛好,我也有事情,想和宗先生說。”

    她有事和他說

    這點宗景灝倒是有點小小的意外。

    他將手里的那杯紅酒放在林辛言跟前,“為你準備的。”

    林辛言禮貌的說,“謝謝。”

    宗景灝挑眉,這語氣,這模樣,是真的要把他當陌生人

    他壓住不快,在她對面坐下來。

    “想和我說什么”

    林辛言雙手緊緊的握住,“六年前你說離婚,按照當時的約定,也應該要離的,但是因為我,導致離婚證并沒有辦下來,對你帶來不便,我感0872114到十分抱歉,我這次來,就是想把證辦下來”

    “這就是你想和我說的”宗景灝打斷她。

    他都說了,和何瑞琳的訂婚已經取消了,她竟然來和他說這個

    上次他說的不清楚嗎

    他的臉色沉了沉。

    “是的,宗先生的話我考慮了,就算你能接受,我也接受不了。所以,我想,還是按照宗先生的話,按照我們的約定,我們離婚。”

    將這番話說完,她的掌心已經滲出一層虛汗。

    總景灝冷笑了一聲。

    修長的身形往后一仰,靠在了沙發里,就這么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林辛言被他看的猶如芒刺在背。

    半天才找回正常的音調,“如果你有時間,今天就可以辦”

    似乎想到什么林辛言自嘲了笑了一聲,“我怎么忘記了,這樣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宗先生親自辦,你只要和關助理說一聲就行。”

    宗景灝皺著眉。

    “你的話說完了嗎”

    林辛言點頭,坐正了身子,準備聽他找自己來是要說什么。

    宗景灝沒開口說,而是將手機找到一個社會新聞,遞到她的面前。

    林辛言疑惑,帶著探究的目光看過去,當看到照片時,她的神經一緊,立刻伸手將手機拿過來,里面是她兒子,背景像是吃飯的包間內,林曦晨手里捧著的東西,也格外的醒目,宗景灝的側臉也非常的清晰。

    “這是什么”

    “我和盛大的李總談生意生的時候,你兒子闖進來,捧了幾個那玩意兒,說是我的,當著那些人的面,還被有心人拍了下來,發布到網上。”他伸手,修長骨節分明的手指,挑開領口的扣子,漫不經心的模樣,“這個新聞已經傳開了,你知道別人都怎么說我嗎”

    林辛言震驚的不是林曦晨找宗景灝麻煩,是他從哪里弄到的那些東西

    他還是個五歲的孩子。

    “對不起,我一定教育他”不對,林曦晨絕對弄不到這種東西,萬一真是他掉的呢

    “不是我的。”宗景灝沉聲。

    看出林辛言的想法,不是理智尚存,他都要直接抓著這個女人的衣領吼了,他沒有隨身攜帶那玩意的習慣

    林辛言冷笑一聲,“我兒子那么小,恐怕都不知道那是什么,而且他為什么不給別人,而是給你”

    林辛言心里還是相信自己的兒子。

    他是有些小聰明,但是絕對想不到用這種東西陷害他。

    呵呵。

    行。

    宗景灝站了起來,手指一顆一顆的挑開襯衫的扣子,居高臨下的目光,邪肆,狂絹。

    林辛言不由自主的往后坐,警惕的看著他,“你干什么”

    宗景灝笑,“我當然要向你證明,我有沒有用那玩意的習慣。”

    “”

    “我回去會問他,今天我們就先談到這里。”說著她站起身就想走。

    卻被宗景灝抓住手腕,“你說完就完”

    林辛言只感覺到心臟幾乎要撞出胸腔,緊張的要命,她甚至不敢去回頭看著他,“我一定會查清楚,若是我冤枉了宗先生,我一定道歉。”

    “相比你去查,我更喜歡自己證明。”他的手猛地一用力,林辛言的身體往后一仰,跌進了沙發里,隨之,宗景灝欺身壓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