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1章,為什么心會痛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1章,為什么心會痛

    “你放開我。”林辛言瞪大了眼睛,雙手抵住他欺壓下來的身軀。

    “放開”宗景灝拖腔帶調的嚼著這兩個字,覺得可笑。

    本來他就生氣她一來就是要和他劃清界限,現在只相信他兒子是清白的,卻懷疑他。

    他真的很生氣。

    林辛言側著頭不敢去看他,她能感覺到他堅硬的皮膚,比她身上的溫度還滾燙幾分,以及他那忽然就近在咫尺的氣息,熟悉又凌冽,她閉著眼睛,“我兒子只有五歲”

    他一定做不出這樣的事。

    她側著頭,修長的脖頸,抻出的青筋微微的跳動,她因為緊張,起起伏伏的急促呼吸,像是誘人的音符,宗景灝本來只是想要嚇她一下,可是看到她此刻的樣子,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沸騰。

    他低頭唇瓣落在她的脖子上。

    他的唇瓣很軟,有些涼。

    林辛言用力的推他,驚慌失措,“你放開我,你還要不要臉了”

    “臉我的臉都被你兒子給我丟盡了,我還要什么臉”說話時他的頭依舊埋在他的頸窩,含含糊糊的。

    他喜歡她身上味道,那種氣息,另他熟悉又迷戀。

    他恨不得將這個女人,融進他的身體里。

    “你說你,是個妖精嗎”如果不是,怎么會讓他在她的面前自己變得不像自己

    林辛言不吭聲,眼淚悄悄的從她的眼角滑落,淹沒在耳鬢的發絲里。

    宗景灝感覺到她輕微的哽咽,抬起頭,掰正她的臉,“就親你一下,這么委屈”

    她的睫毛微顫,輕輕的睜開,眼里還有沒有隱去的水痕,聲音沙啞,“在你眼里,我是不是,是一個可以隨便和男人上床的女人”

    宗景灝一愣,“沒有。”

    “你有,你從來不尊重我。”她忍著的眼淚,不爭氣的落了下來,“你覺得我18歲就有男人,懷孕,是個不檢點,不自愛的女人,我不是,我不是你想的那種女人,我只是不得已。”

    宗景灝莫名的心慌了,去擦她眼角的眼淚,他承認,有那樣想過。

    林辛言扭頭,不愿意他的碰觸。

    他的手停留在她的耳畔,緩緩的落下來,將她亂了的發絲別在耳后,“你以前的事情,我不提,我以前的事情,你也忘記。”

    “你想怎么樣”林辛言壓抑著。

    “我說過,讓你回到原來的位置上”

    “我的孩子呢,你準備給他們當后爸嗎”林辛言打斷他。

    她知道宗景灝是個驕傲的男人。

    如果接受她不是清白之身,那么,已經是他的底線。

    他絕對接受不了她的孩子。

    “你這么驕傲的人,能接受別人的孩子叫你爸爸你能替別人養孩子嗎你不能”

    “別說了”他倏的起身。

    是的,宗景灝只想著讓林辛言回來,根本沒想過她的孩子怎么安排。

    林辛言說的對,他克服林辛言不是純潔之身,已經是他的底線。

    讓他當后爸,給別人養孩子,他真的沒想過。

    也做不到

    林辛言坐起來,整理好凌亂的衣服,抬頭看著站在那兒,背對著她的男人,“我們,離婚,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才是正確的。”

    “你知道什么是正確”他的語氣陰沉沉的。

    心情非常的不好。

    林辛言站起來,“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我不喜歡你,你也接受不了我的孩子們,結束牽扯,是最好的選擇。”

    宗景灝腦海里回蕩的都是她那句,我清楚自己的心,我不喜歡你。

    我不喜歡你

    呵。

    我不喜歡你

    他轉身,一把抓住她的衣領,“你把剛剛的話再給我說一遍”

    痛。

    她的脖子好痛。

    雙腳被宗景灝提的離了地,面對他赤紅的眸子,也沒退縮,幾乎是從嗓子眼里擠出的來的聲音,“我不喜歡你,你難道要讓我說假話,欺騙你嗎你肯定不會容忍這樣的事情,對嗎”

    和這個男人相處的不久,但是林辛言真的很了解他。

    他多驕傲的一個人,怎么能墮落到,讓人說假話來取悅他

    可是他心里就是不高興,很不高興。

    快瘋了

    林辛言很安靜,不掙扎,也不刺激他。

    哪怕脖子很痛也極力忍耐著。

    她的臉憋的通紅,宗景灝將她的衣領抓的太緊,她已經無法呼吸。

    宗景灝憤怒的甩開她,“自作聰明。”

    林辛言跌落到地上,捂著胸口大口的呼吸,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她從地上爬起來,“等你想明白了,隨時可以叫關助理找我。”

    說完她轉身朝著大門走去,看到落地窗前的鋼琴,停下腳步,但是沒有回頭,“我留下的東西,你沒有丟棄,很感謝,我會盡快搬走。”

    說完她從新邁起腳步。

    走出別墅的大門,她一直偽裝出來的堅強,幾乎是頃刻間崩塌。

    她單手撐住墻,捂著胸口。

    她不知道ydiandiantea為什么,心竟然會痛。

    “林小姐你沒事吧”關勁靠在車旁玩手機,看到林辛言出來,立刻走了過來。

    林辛言搖搖頭,“沒事。”

    “沒事就好,上車吧,我送你回去。”關勁走到前面把車門拉開。

    林辛言說了聲謝謝便上了車。

    關勁從后視鏡中去看林辛言,“我看你的臉色不好,是和宗總發生沖突了”

    林辛言抬頭看著他,想到宗景灝給她看的新聞,掏出手機,從頭條新聞找到社會板塊,竟然真的找到了那個新聞,她蹙起眉心,遞給關勁看,“當時,你在嗎”

    關勁抽空看了一眼,這個新聞,他剛剛玩手機時也看到了。

    也是直到這一刻,他才知道宗景灝當時為什么不讓他制止哪個拍照的助理。

    就算拍了,如果宗景灝不想看到,也不會出現在新聞上。

    現在出現了,只能說明宗景灝是故意的。

    至于為什么,恐怕和林辛言有關系吧

    關勁點了點頭,“當時宗總正在和盛大的李總談事情,你兒子闖進來,拿著那個玩意兒,說是宗總掉的。”

    林辛言攥緊手里的手機,“宗景灝有帶這個的習慣嗎”

    這句話她問的都心虛,誰神經病,沒事身上帶著這玩意兒

    就算會用,也不會隨身攜帶啊。

    根本不符正常人的行為。

    很明顯宗景灝是正常人。

    “沒有。”現在仔細想想,根本不是宗景灝的作風啊。

    當時宗總承認的時候,他差點驚掉下巴。

    林辛言收回手機,這件事情,她一定要弄清楚。

    林曦晨他才五歲,如果真他

    她扶著額,很是苦惱。

    很快車子停在了她住的地方,她推開車門下來,因為急著弄清楚事實,也沒和關勁打招呼。

    她打開門,莊子衿正在收拾帶來的東西。

    “小曦呢”

    “在臥室里。”莊子衿看她臉的不好,“你不舒服嗎”

    “沒有。”她現在只想弄清楚是怎么一會事,走到臥室門口,她推開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