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4章,錄音里的女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4章,錄音里的女人

    她把一模一樣咬的很重。

    “所以你想說什么呢”

    宗景灝如墨的瞳孔幾不可見地重重收縮了下,眸色漸深。

    于媽捏著照片的手,不自覺的用力。

    “你,有沒有在外面會不會是私生子”

    “沒有。”于媽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宗景灝否定。

    他只碰過一個女人。

    不可能有女人會懷上他的孩子。

    私生子怎么可能。

    “于媽,晚上我們不吃飯了嗎”看著空蕩蕩的廚房,餐桌被擦的猶如鏡子,能倒影出人影,什么也沒有。

    放在平時,于媽現在應該在廚房里準備晚餐,bjjsy或者已經將晚飯準備好,今天有些不對勁。

    吃

    于媽的嘴角抽了抽,“還有心情吃”

    “”

    “雞飛蛋打,開心了”說著于媽將照片放回原位,并沒有就此略過,她打算要一探究竟。

    宗景灝皺眉,今天這是受什么刺激了

    “看看這個家,哪里像個家的樣子,房子是大,可是有人嗎一個只會干活的老媽子,一個三十多歲的光棍,有錢有什么用”于媽關上抽屜,心里生氣,真的不想給他吃了。

    但是,她做不到。

    還是到廚房去準備晚飯。

    宗景灝看了一眼于媽不甘心的背影,拉開抽屜,szsc拿出那張照片,因為他不愛拍照,就連這張他也沒怎么見過,不是于媽今天拿出來,他都忘記了。

    他捏著照片仔細端詳,這眼睛,這臉

    嗡嗡

    他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他腦海里似乎閃過某長臉,剛要和照片上的重合,被忽然響起的手機打斷了思緒。

    他放下照片,關上抽屜,掏出手機接電話,是關勁給他打電話關于工作上的事情。

    他邊和關勁講話,邊解著襯衫的扣在朝著臥室走去。

    金色港灣。

    莊子衿做好了晚飯,準備去叫林曦晨出來吃飯時,林辛言攔住她,“讓他閉門思過,不認錯,不準他吃飯。”

    “他是個孩子,嚇嚇就行了,還真不讓吃啊。”莊子衿可不認同,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讓吃飯怎么行。

    “不認錯,不準他吃。”林辛言沒解釋,但是態度堅決。

    有些可以不計較,但是這件事情,絕對不能就這么算了。

    他還是個孩子,就看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長大了還得了

    “言言”莊子衿還想勸說。

    林辛言態度堅決,不接受勸說,現在不給他立規矩,以后會更加的難管教。

    她抱著林蕊曦,“走,我們去吃飯。”

    莊子衿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考林辛言的話,有沒有緩和的余地。

    林辛言回頭看了一眼莊子衿,給了她答案,“這次我是認真的,你不用想著求情。”

    莊子衿走過來,小聲問,“小曦,到底犯了什么錯,讓你這么生氣”

    在莊子衿心里不大相信林曦晨會犯什么大錯,那孩子聰明又懂事。

    這次林辛言生這么大的氣,她挺意外的。

    想到兒子看的東西,做的事情,林辛言說不出來,“媽你不要問了,趕緊吃飯。”

    林辛言坐在餐桌前,懷里抱著女兒,給她喂飯。

    很明顯林辛言是不想說,莊子衿沒再追問。

    吃過飯莊子衿收拾碗筷,林辛言帶女兒到小區里玩。

    剛住進來,總要了解一下這里的環境。

    看到女兒出去,莊子衿盛了米飯,剝了蝦,放進碗里,端進臥室給林曦晨。

    平板被林辛言收走了,他沒得玩,電話也被收走,也不能打電話給老師聊天,他無聊極了,一個人卷縮在床頭,像是個可憐蟲。

    莊子衿將飯放在桌上,“快下來吃,趁你媽出去。”

    林曦晨沒動。

    莊子衿將他拉下來,“真不吃啊晚上會餓的,反正我不說,你媽也不知道你吃了。”

    林曦晨站在桌前,看著米飯,咽了一口水。

    他其實餓了。

    “你最愛吃的蝦,我給你剝好了,快點吃,我去給你倒水來。”莊子衿怕他不好意思,故意找借口出去。

    林曦晨舔了舔嘴唇,餓死了,怎么有命報復那個負心漢

    他得吃。

    他坐到椅子上,端起碗就往嘴里扒飯。

    他吃的快,怕被林辛言發現。

    莊子衿端水進來,看到林曦晨扒飯的模樣,哭笑不得,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餓了多久沒吃飯呢。

    “慢點,別噎著。”莊子衿遞水給他,讓他喝口水沖沖。

    林曦晨嘿嘿的笑,露出一嘴的白米飯,嗚嗚噥噥的,“謝謝外婆。”

    “慢點吃,你媽不會這么快回來。”莊子衿站在門口,“我給你看著人。”

    林曦晨晚飯吃的像做賊一樣。

    小區的環境很不錯,處于繁華區,還能做到大面積的綠化,實屬難得,周圍設施也很齊全,幼兒園,小學,生活商場,地鐵站。

    林辛言逛小區時,林蕊曦趴在她的懷里睡著了,她抱著女兒回去,莊子衿已經收拾好廚房,在浴室放熱水。

    她走過去推開林曦晨房間的門,林曦晨還坐在床頭,卷縮著小小的身軀,像是被拋棄的孤兒,樣子可憐極了。

    “知道錯了嗎”林辛言看著他問。

    林曦晨抱著雙腿,耷拉著腦袋,“我沒錯。”

    “行,沒錯是吧,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時候。”林辛言生氣的關上門,抱著女兒去另一個房間睡覺。

    林蕊曦睡覺有個習慣,就是要摸著林辛言的xiong,不然的話睡不安穩。

    女兒就這習慣,林辛言也習慣了女兒的這個習慣。

    因為是雙胞胎,她的母乳根本不夠喂兩個孩子的,只能喂一個,林蕊曦是后面出生的,出生時又瘦小,所以喂了她母乳,小時候她吃奶時,就喜歡另一只手去摸。

    時間久了就養成了這個習慣。

    林辛言拍著女兒,自己卻睡不著,平時林曦晨也是和她一起睡的。

    誰知道,這個小子,這次這么犟,也不知道隨誰。

    第二天,林辛言很晚才出門,店里沒裝修好她也沒事做。

    趁有時間她想在家多陪陪兩個孩子的,但是秦雅打電話說是要有人找她,她才出的門。

    她弄清楚這里的環境后,知道這里的有地鐵可以坐到店里,于是到售票口去買票。

    “林小姐。”于豆豆看到她,穿過人群朝天跑來。

    那天他聽關勁這么稱呼她,便也稱林小姐。

    他一大早就來了這里等她,希望可以和她談談,誰知道她一直不出門。

    出門了,也不坐出租而是來坐地鐵。

    幸虧他動作快,不然真要錯過她了。

    林辛言聽到聲音,回頭,看到是他時,皺著眉,不明白他為什么要跟著自己。

    于豆豆小跑過來的,跑到林辛言跟前時,累的氣喘吁吁,他掐著腰彎著身子,“我可以和你談談嗎”

    “不可以。”林辛言拒絕,不打算去追究以前的事情。

    于豆豆卻是肯定的語氣,“你看了這樣東西之后,你肯定會愿意和我談談的。”

    說著他從口袋里掏出一樣東西遞給林辛言。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