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5章,因為貪心被滅口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5章,因為貪心被滅口

    林辛言低眸,看到他掌心躺著一張內存卡,眉心蹙起,“這是什么”

    于豆豆的臉色鄭重了幾分,“我哥不是自殺,是被謀殺。”

    又是這句話,林辛言沒興趣。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情,要走了。”她付了錢拿著卡朝著進口處走去。

    情急之下,于豆豆跑上前拽住她的手臂,“六年前,我哥收了一筆錢,那筆錢是個女人給他的,要他去撞死一個女人。”

    轟

    好似有道驚雷從林辛言的頭上劈下來。

    六年前,有人要害她

    “你就是我哥要撞死的那個女人,結果你幸運并沒有死對嗎”于豆豆說出自己的猜測。

    也是發現了那個錄音之后,于yitaofan豆豆才想明白,林辛言見到他時的那種反感與厭惡從何而來。

    林辛言抓過他手里的內存卡,仔細看了一下,應該是手機內存卡,以前的老式手機才能用到,現在的智能機,自帶內存就已經很高,幾乎用不到這種東西,她將內存卡放回他手里,“這里面有證據”

    “如果你有時間,我們可以找個地方談談。”于豆豆知道林辛言會答應。

    果然,林辛言答應了,她也想知道當年是誰想要害她。

    要知道,那場車禍差點讓她失去了孩子。

    “我知道這附近有家咖啡廳,我去哪里吧。”林辛言走到前面帶路。

    于豆豆跟著她。

    咖啡廳在在小區附近,是昨晚她看到的。

    很快到了咖啡廳,林辛言找了個安靜的角落,落座。

    “你要喝點東西嗎”雖然林辛言也想快點知道真相,但是看于豆豆的樣子,似乎很渴。

    “我要水。”他確實口渴了。

    林辛言將點單給服務員,“先給我兩杯白水,有需要會再叫你。”

    “好的。”

    白水送上來,等到服務員走遠后,于豆豆灌了一杯水之后,林辛言說道,“說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先聽聽。”于豆豆掏出一款可以放內存卡的手機,摳開,將內存卡放進去,然后開機,找出內存卡的里的錄音播放。

    只有一段,應該是從中間錄的。

    “如果我按照你說的,開車撞死那個女人,我豈不是會坐牢”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吃官司,更不會讓你坐牢,我們提前把車子的剎車做手腳,到時候偽裝成是車子剎車失靈了,造成的車禍,你是不需要承擔多少責任的,而且你有病,我也會幫你,你要知道,事成了你可以得到很大筆錢的,這筆錢是你這一輩子也賺不到的,這是個很劃算的買賣。”

    “你放心,就算坐牢,我也會把你撈出來的。”女人似乎很迫切要說服他。

    何瑞琳當時何止是想讓林辛言嘗嘗車禍的疼痛,更加的想要她的命。

    在宗景灝和她離婚之時,讓她徹底離開這個世界,這樣就沒有人能威脅她,宗景灝也會屬于她。

    只是她沒算到,有人會救她。

    而且還把她帶離b市,一離開便是六年,還生下了孩子。

    “根據這點錄音,我猜測應該是這個女人知道我哥需要錢,又知道他是貨車司機,所以才找上他,策劃的車禍。”于豆豆收起手機說。

    林辛言托著腮,回想錄音里的女音,很清晰,也很熟悉,她幾乎是一下就認出了那個聲音屬于誰。

    以前的白竹微,現在的何瑞琳。

    她把莊子衿害的得了精神病,后來是何瑞澤給控制住的,現在和平常人無亦,她便不想再去追究。

    不追究的原因,也因為她是何瑞澤的妹妹。

    現在

    她一直以為那就是一場剎車失靈的意外,卻不想。

    “你知道錄音里的女人是誰對嗎”于豆豆試探性的問。

    林辛言抬起頭,手指沒有規律的轉動水杯,沒有回答他,而是問道,“我倒是好奇,你怎么得到的這份錄音。”

    于豆豆的臉色一梗,隨即低下頭。

    “不想說”林辛言松開手,站了起來,“很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于豆豆猛然抬起頭,看著她,不可思議的問,“你不想追究嗎有人想要害你。”

    林辛言淡淡的看著他急切的樣子,“追不追究,是我的事情。”

    “可,你不覺得我們兩個合作,成功率更高嗎”兩人合作,他可以讓害死他哥的人懲治于法,她也可以報了當年害她的仇,這不是兩全其美的事情嗎

    她為什么聽到這些之后還能這么平淡

    “可你對我有保留,不是嗎”這件taojie事情的確讓她震驚,但是不至于讓她失去理智,這里面還有他沒坦白的事情。

    于豆豆低著頭,緊張的雙手相互揉搓著。

    “等你坦白了,我再考慮要不要和你合作。”林辛言望著窗外,語氣飄忽了幾分,“那個人,不是你有證據,就能抓住的。”

    若是以前還好說。

    現在她是何家人。

    有錢有勢。

    想要讓她伏法談何容易。

    “等等”林辛言走到門口時,于豆豆站了起來,看著她的背影,“你坐下。”

    林辛言回頭,看著他,“想清楚說了”

    于豆豆緊緊的抿著唇,點頭。

    林辛言重新坐回位置上。

    “想要合作,請你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說給我聽。”

    于豆豆深深的吸了口氣,看著林辛言道,“我一直在查我哥的事情,但是一直都沒有任何線索,直到我接到那個電話。”

    “什么電話”

    “我哥生前在平安保險存放了東西,到期了沒人去取,工作人員打了我的電話。”于豆豆如實的說,“我是備用人號碼,我哥的聯系不到,才會聯系我。”

    林辛言沒接話,靜靜的聽他繼續說。

    “我,我哥好像故意存放的。”于豆豆低著頭。

    “他為什么這么做”林辛言看著他問。

    死者為大,他不想揭發他一母同胞的哥哥生前不堪的行為。

    低頭不語。

    林辛言等了他幾分鐘,他依舊沒說話。

    “你不和我說實話,我不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怎么合作既然你不信我,又何必叫住我”

    “我沒有不信任你。”于豆豆立刻否決。

    “這個錄音可能是我哥趁著和那個女人說話時,故意錄下來的,事成之后,我哥拿到錢可能又拿這個錄音找她要錢,威脅她,才會被滅口。”

    說來說去,他哥會死,是因為貪心。

    林辛言也擼清了所有的事情,他哥是那個司機,被何瑞琳收買,試圖撞死她,車禍發生后,她出國,而他哥太貪心,拿了錢之后,又去勒索何瑞林才被滅口。

    “你想怎么辦,你一定不會放過害你的人對嗎”于豆豆有些迫切的問。

    “事情雖然清楚了,但是想要翻案,這樁陳年舊事并不容易。”林辛言站了起來,“我今天還有事情。”

    “我送你。”于豆豆跟著站起來,“我有車。”

    林辛言看著他點了點頭。

    上了車之后,于豆豆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寫給了她,“這是我的手機號碼,你隨時可以聯系我,我再介紹一次,我叫于豆豆。”

    林辛言接了過來,“我會記下,你叫我林辛言就行。”

    “嗯。”于豆豆專心的開車,很快車子停在正在裝修的店門口。

    秦雅焦急的等在門口,看到林辛言跑了過來,“你怎么才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