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7章,對一個女人如此上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7章,對一個女人如此上心

    林辛言低著頭沉默不語,對于毓秀的話很是震驚。

    上次他說他退婚了,她都沒當真,只是隨便聽聽,沒想到他真的退婚了。

    “他去了一趟a國之后,回來要退的婚,他爸很生氣,兩人關系很不好,為此也鬧的很不愉快。”

    想到和宗景灝的關系,毓秀也很無奈。

    林辛言兩只手握緊,“您,您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知道宗景灝是見過她之后,才要退婚的

    “他忽然要退婚,他爸很生氣,就讓家里的馮叔去調查的,不然我也不會找上你。”毓秀坦白的道。

    林辛言壓著內心的翻騰,鎮靜的道,“您今天來”

    “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要看看你,起初讓馮叔去調查這件事情,的確是想阻止景灝取消訂婚,但是他已經以自傷的方式,退了這門婚事,誰拿他也沒辦法,跟了他許久的女人,他都可以不顧,想來是鐵了心了,他爸拿他也沒轍,只能這樣。”毓秀看著林辛言。

    “我來看你,是我自己的意思,沒人知道。”

    在她看來,宗景灝能這么堅決的取消訂婚,肯定是因為林辛言。

    知道宗景灝退婚是因為他的前妻,她就好奇想看看宗景灝的前妻是個什么樣的女人。

    結婚時沒見到,現在馮叔剛好查到了資料,便過來找了她。

    林辛言有些反應不過來,本以為她是來找自己離開宗景灝的,讓他繼續和何瑞琳訂婚,才來找她。

    誰知,并不是。

    毓秀看出林辛言的迷惑,笑了笑,“你和景灝結婚的時間不長,可能不了解他的性子,他要做的事情,沒人攔得住,這次退婚老宗是不同意的,但是最后也只能妥協。”

    林辛言半瞌著眼皮,唇角若有似無的勾著一抹無奈的淺笑,她是和宗景灝結婚的時間不長,相處的時間也不長,但是他的行事作風,倒還真有體會。

    就拿這次她回國的事情。

    如果不是宗景灝從中作梗,她不一定會回來。

    很明顯,他想做的事情,不管是用什么手段,都會達到目的。

    “今天打擾了。”毓秀站了來,“我出來很久了,該回去了。”

    林辛言也跟著站起來,“我送您出去。”

    毓秀笑笑并沒有拒絕。

    “您小心點。”走出辦公室,外面的地上丟著裝修材料,容易絆倒,林辛言出言提醒道。

    毓秀看向林辛言,溫柔一笑,對林辛言的第一印象很好,“我希望,我們見面的事情,你不要和別人說。”

    她和宗景灝的關系不好。

    要是讓他知道自己見過林辛言,怕引起沒必要的誤會。

    “我知道了,我不會和別人說。”林辛言答應。

    走出店里,司機看見她出來,趕緊拉開車門,“夫人。”

    毓秀彎身坐進去,司機關上車門,車窗降下,她看著林辛言,“我沒見過景灝對那個女人如此上過心。”

    心頭像是被灌了混了醋的苦丁茶,酸苦,令她矛盾的很。

    知道宗景灝真的退婚了,還是因為她,說沒感覺是騙人的。

    但是她對宗景灝的情感,她自己又不確定。

    毓秀還想說什么,但是話到嘴邊又轉了個彎,“他母親去世的早,心里對我如果可以,麻煩你多照顧照顧他。”

    林辛言抿著唇,不敢輕易答應。

    照顧他

    即使他退婚了,他們也不可能。

    他們之間隔了太多的人和事。

    “他有人照顧,我就算了。”林辛言拒絕。

    毓秀嘆了口氣,兩人畢竟已經離婚,要復合總要有個過程,于是岔開了這個話題,笑說,“好吧,對了,你店什么時候開業,別忘了給我遞上一份請柬。”

    “好。”林辛言也笑著。

    “走吧。”毓秀淡淡的吩咐了一聲。

    “是,夫人。”司機很快將車子開走。

    林辛言站在路邊,看著遠去的車子,有些看不明白毓秀這個人了。

    在于媽的口里,知道宗景灝和她的關系并不好。

    她以為,宗景灝的后媽會和沈秀情是一樣的女人,都有張漂亮的臉蛋,但是,心腸歹毒。

    可是接觸下來,完全不是一樣的。

    她給人的感覺溫文爾雅,很有氣質,和xyneenergy那些妖艷的三兒不一樣。

    完全不一樣。

    幾乎是顛覆了她對第三者的認知。

    “林姐。”秦雅從店里走出來,站在林辛言身邊,好奇的問,“她找你干什么”

    如果不是宗景灝有手段,婚沒退下來,這次見面應該是讓她和宗景灝分開。

    可笑的是,她就沒和宗景灝在一起過。

    但是在別人的眼里,她卻是讓宗景灝退婚的始作俑者。

    她冤不冤枉

    她說是瞞著所有人,應該就只是想見她一下吧。

    “也沒什么。”林辛言扭頭看著秦雅,“姐請你吃飯”

    “好呀。”秦雅一把摟住林辛言,“我都快累死了,裝修都要我來盯,你可不得犒勞犒勞我,你不但要請我,還要請我吃大餐,才算犒勞我。”

    她雖然嘴上在抱怨,但是臉上沒有抱怨的痕跡,而是一副很開心的樣子。

    午飯有著落了,可不得開心嘛。

    “好,地方你選。”林辛言滿口答應,知道她開玩笑,但是她是真的累。

    店里幾乎都是她一個人盯著。

    “真的,地方我選”秦雅笑問。

    “真的。”林辛言也笑,肯定的回答,“請你吃頓飯,我還能騙你。”

    “好嘞。”秦雅小手一伸,指著對面不遠的康庭大酒店,“我要去哪里吃。”

    “”

    “怎么不舍得了”秦雅摟著林辛言,下巴抵在她的肩上撒嬌,“林姐,你不可以這么摳門的,你答應我了的。”

    “嗯,我答應的,就一定會做到,走吧。”她賺的錢不少,但是有兩個孩子,為了孩子,她很節約不亂花錢。

    除非是在孩子身上,才會毫不吝嗇,慷慨解囊。

    她對自己很摳門。

    “真去啊”秦雅其實就開個玩笑,她知道林辛言賺的錢,除了開銷,剩下的幾乎都要存起來的。

    “當然,姐都答應你了。”趁著綠燈,林辛言拉著秦雅過馬路。

    “林姐,我就是開個玩笑,現在小曦和小蕊都慢慢長大了,有很多地方需要錢,不能隨便浪費。”秦雅拉著林辛言要往回走。

    “一頓飯還能把我吃窮了”走林辛言抓住秦雅,朝著她的耳朵靠過來,“其實我也沒獨自上過這樣的地方消費,今天就放肆一回,看看國內的五星級和國外的是不是一樣。”

    五星級酒店餐廳,她出入不少,但是都不是她自己去消費,她也是有名的設計師了,參加活動,應酬什么的會出入這樣的地方。

    “那我可以點澳洲大龍蝦嗎”秦雅朝著林辛言撒嬌。

    “行”林辛言笑著,不經意的抬頭發現酒店的大門口,雙手環胸站著一個女人,此刻正目光陰惻惻的盯著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