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8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8章,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今天何瑞琳穿著藕色的連衣裙,踩著白色的高跟鞋,臉上畫著精致的妝容,燙著大波浪的頭發,斜在一側,垂在胸前。

    似乎是老早就看到了林辛言,雙手環胸,站在門口看著她。

    林辛言并不想與她有沖突,不是怕她,只是不想糾纏,拉著秦雅從側面走。

    但是何瑞林可不想就這樣放過她。

    不是她,宗景灝怎么會和她解除訂婚

    林辛言走那,她就擋在那兒。

    “你有病吧”被攔了幾次,秦雅火了。

    “你才有病”何瑞林瞪著她,精致的臉孔,因為生氣而變得有幾分扭曲。

    “你沒病,你擋著我們去路”秦雅也瞪著她。

    瞪眼誰不會啊

    “那邊好像是何小姐,還有林小姐。”關勁開車從這里路過,看到站在酒店門口爭執的人,停下了車,對后座的男人說道。

    宗景灝正在看文件,大腿上還放著幾本沒看的文件,他穿著白色的襯衫,西服敞著,襯衫松松垮垮,領口的扣子解了兩粒,露著修長的脖頸,和若隱若現的鎖骨,看樣子有些忙,不然在車里,還在看文件。

    聽到關勁的聲音,他降下車窗,朝著那邊看過去。

    果然,是她們兩個。

    宗景灝撇了一眼何瑞琳眸色微深,他合上手中的文件,沒有下車的意思,也沒有繼續看文件的渴望。

    關勁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句,“不下去看看”

    宗景灝投來一記冷眼,關勁撇撇嘴,不甘心還是閉了嘴。

    林辛言拉了一把秦雅,“我們換別家吧。”

    “想走,沒門”何瑞琳張開手臂擋在林辛言前面,被宗景灝退了訂婚,心里窩著火呢。

    這遇見了罪魁禍首,她怎么可能輕易放過

    林辛言徹底冷下臉色,“讓開”

    何瑞琳冷笑了兩聲,“讓開”她話鋒一轉,猙獰無比,“林辛言你休想,你毀了我的幸福,毀了我的未來,我怎么能放過你我恨不得將你碎尸萬段,扔了喂狗。”

    “恐怕你扔了喂狗,狗都不吃。”秦雅看不得她這般張狂。

    啪

    何瑞林甩手就是一巴掌,打在秦雅的臉上,指著她的鼻子,“你是個什么東西,也配和我說話”

    秦雅被打懵了。

    臉火辣辣的疼。

    林辛言攥緊手,渾身的血液逆流,力量聚集在了右手,她朝著何瑞琳的左臉就扇了下去。

    啪,的一聲。

    這聲比剛剛那聲響的多。

    她不想糾纏,不代表她是軟柿子。

    她打秦雅,就是打她

    何瑞琳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敢相信林辛言竟然敢打她,“你敢打我”

    林辛言攥了攥手,剛剛她用了十足的力氣,別說手,就連手臂都是麻的,她面上鎮靜無比,“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你先惹的我,你是何家千金就很了不起嗎大家都是人,誰也不比誰高貴,你打了人,自然要承受報應。”

    報應

    “你才會得到報應”何瑞琳瘋了一樣的朝著她撲來,“林辛言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何瑞琳憋在心里的怨恨,都在林辛言身上找到突破口,一發不可收拾。

    像是瘋了一樣。

    “你確定你一個人能打我們兩個”林辛言非常的鎮定,站著沒動。

    秦雅不知道什么時候找了一根棍,拿在手里,虎視眈眈的的盯著何瑞琳,只要她敢動,就會砸她腦袋上。

    何瑞琳停住腳步,自從進了何家,誰還敢惹她

    被恭維,被討好,什么時候吃過這種虧

    她氣極了。

    身體因為太過生氣而發抖。

    “你瞪什么,不怕眼珠子掉出來”秦雅晃了晃棍子,故意做出要砸下去的姿勢。

    何瑞琳嚇的雙手抱頭。

    她只是本能的反應。

    可是樣子,卻極其滑稽。

    “哈哈。”秦雅嘲笑她。

    “林辛言我不會放過你”何瑞琳被氣狠了,幾乎是歇斯底里吼出來的。

    呵。

    林辛言冷笑一聲。

    放過

    她何時放過

    “何瑞琳,你當初害我媽換上精神病,害我出車禍,差點要了我的命,你手軟,要放過嗎”她本在猶豫,何瑞琳是何瑞澤的妹妹,真要對付她,還覺得對不起何瑞澤。

    畢竟何瑞澤很在乎這個妹妹。

    可是看她的樣子對她的恨意已經很深,根本不會放手,她能害自己一次,就能有pvckouban第二次,第三次。

    現在她和以前又不一樣了,兩個孩子更是她的軟肋。

    誰知道何瑞琳瘋起來,會不會傷害到她的孩子

    這一刻,林辛言堅定了聯合于豆豆翻案當年的車禍和他哥自殺案。

    恐怕只有把何瑞琳懲治于法,她的世界才能徹底安靜。

    何瑞琳愣了一下,瞇著眼睛,“你知道當年的車禍是我做的”

    過去那么多年了,根本沒人知道當年的事情。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林辛言一字一句。

    “我哥告訴你的”這件事情,她只和何瑞澤說過。

    她感覺被全世界都背叛了,宗景灝不要她了,就連很疼愛她的哥哥,也會因為這個女人,而對她說出自己的秘密。

    林辛言的心猛地一顫,何,何瑞澤知道當年的車禍是她做的

    可是他明明說,是意外啊。

    他為了妹妹故意那么說的嗎

    忽然間林辛言想到那天何瑞澤的反常,他說,如果,以后你發現,我并不是那么好,你會討厭我嗎

    難道他那指的就是這件事

    林辛言的沉默,落到何瑞琳的眼里成了默認。

    “呵呵,呵呵呵”何瑞琳瘋狂的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虛情假意,全部都是虛情假意。”

    她以為何瑞澤是真心對她好的。

    不曾想,她的分量不及這個女人。

    她到底有什么好

    為什么都喜歡她

    秦雅被何瑞琳的樣子嚇到,小聲道,“林姐,她不會是得了失心瘋了吧”

    林辛言搖頭。

    “林辛言。”

    忽然何瑞琳收了聲,盯著林辛言,眼里像是淬了毒,只是看著她,也能毒死她的毒,“林辛言我們走著瞧”

    她現在是何家千金,還怕沒機會弄死她嗎

    以前有。

    以后更會有。

    “我等著。”林辛言脊背挺的筆直,氣勢上勝過何瑞琳。

    何瑞琳知道繼續耗下去,她也沒機會賺到便宜,只能先走,另做打算。

    是她大意,低估了林辛言。

    才讓自己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

    走下臺階,她正要去開車子時,看見了朝這邊走來的男人,她的眼神立刻放光,朝著他跑過去,“啊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