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89章,會咬人的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89章,會咬人的狗

    看到宗景灝,何瑞琳幾乎是狂奔過去的,張著雙臂就想要去擁抱他。

    宗景灝側開身子,她的速度太快,撲了個空的情況下也沒能收住腳,倉促的往前跌了好幾步,腳踝一崴。

    “啊”的一聲驚叫,腿一軟,摔了下去。

    關勁站在一旁,是有機會扶住她的,但是沒伸手。

    以前沒成為何家人時,她對關勁還有點討好,畢竟關勁是宗景灝信任的人,她也愿意去花點心思在關勁身上。

    可是從進了何家以后,成為了何家千金,三番兩次在關勁面前擺架子。

    關勁心里也不舒服,對她沒有以前的喜歡。

    現在她是千金大小姐了。

    他只是個助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何瑞琳摔在了地上,膝蓋磕破了皮,精心做過的頭發也亂了,樣子好不狼狽。

    她抬頭看著宗景灝,“啊灝”

    她接受不了他的冷漠與無視。

    他疼愛過她。

    現在的他的態度,有種讓她從云端跌落下到地獄的挫敗感。

    她接受不了。

    顫顫巍巍的望著站在眼前的男人,“啊灝”

    眼淚在她的眼里打著轉,委屈,討好。

    宗景灝走到她跟前,蹲了下來,伸手拂開她凌亂擋住臉頰的發絲。

    仔細端詳她的臉,似乎要通過她的五官,去窺探她的心腸。

    “啊灝”

    “別叫我。”他打斷何瑞琳對他的稱呼。

    何瑞琳一驚,有些接受不了這樣的事實。

    “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兒”他的聲音極低,像是在壓抑著什么。

    何瑞琳的腦海里千回百轉,猶如一幀幀電影在回放,在思考宗景灝這句話的意思。

    忽然她的瞳孔猛縮,他聽見她和林辛言的對話了

    “我沒有。”她立刻否認。

    “沒有什么”宗景灝冷笑。

    以前她救過他,對她是有信任的,發現一些她的小心思也沒去深究過,很多事情他也不愿意去追究。

    多少有些情分在。

    可是她總是能刷新他對她的認知。

    自導自演的欺騙,就連林辛言當年的車禍,也是她的手筆。

    以前是他小瞧她了,以為她只是有些小心思,不成想原來心腸竟是如此歹毒。

    “我沒我沒害過林辛言,她,她胡說八道xdefang的。”何瑞琳眼淚流了一臉,伸手去抓宗景灝的手臂,“啊灝,你要相信我。”

    他只是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定格了幾秒,冰冷的唇線凝成了直線,沒有開口說話,而是掰開她的手。

    何瑞林不想松,但是宗景灝的力氣太大,她幾乎沒有掙扎的余地,輕易就被掰開。

    “啊灝。”何瑞林一把抱住他的腿,“我真沒有,相信我,如果有錯,也是因為我愛你,難道愛你是錯嗎”

    呵呵。

    宗景灝冷笑了一聲,似乎是在嘲笑他自己,聲音很輕,“你沒錯,錯的是我。”

    不該把責任當愛情。

    “不是的,不是的。”何瑞琳拼命的搖頭,“你沒錯,我也沒錯,錯的是她”

    她扭頭憤怒的指著站在臺階上的林辛言,“都是她,她就是個賤貨”

    “你才是”

    秦雅想要還嘴,被林辛言制止住,口舌之爭沒必要。

    她現在最怕的不過是怕失去宗景灝。

    打蛇打七寸,宗景灝就是她的七寸。

    林辛言踩著高跟鞋,邁步走下臺階,一步一步的朝著宗景灝走來,她伸手撩了一個耳畔的發絲,媚眼如絲,伸手搭在宗景灝的肩膀上,柔聲細語的喊了一聲,“老公。”

    林辛言覺得想吐,這個稱呼真不好聽。

    反正離婚證沒辦下來,她這么叫也不算是隨便亂叫。

    主要是能氣何瑞琳。

    瞧瞧,何瑞琳的臉蛋氣的漲紅,像是煮熟的蝦子。

    宗景灝微垂著眼眸,看著林辛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她的手臂纖細,肌膚白皙,離得太近他可以看清她手臂上的細軟的絨毛。

    第一次,林辛言主動靠近他。

    還這么親密的稱呼。

    他的心底竟涌出幾分愉悅。

    不排斥林辛言這么叫他。

    他知道,她是故意的,但是并沒有推開。

    任由她靠著自己。

    “你少往自己臉上貼金”何瑞琳被林辛言那句老公徹底激怒了。

    爬起來就要去打林辛言,“你這個賤女人,不準碰啊灝。”

    她的手剛要落下來,就被宗景灝攥住手腕。

    視線交匯,何瑞林被他眼里的冰冷,愣住。

    她從未在宗景灝的眼里,見過如此,沒溫度的情緒。

    “我”

    “關勁。”宗景灝甩開她的手。

    關勁會意,上前拉住她。

    何瑞琳哪里能甘心被關勁拉著,看著林辛言和宗景灝如此親近。

    “關勁,你放開我”何瑞琳什么都不顧,只想掙開關勁的手,去拉開林辛言。

    她不可以碰他

    宗景灝是她的。

    誰都不能碰

    “何小姐,這是不要臉面了嗎”關勁皺著眉。

    “關勁,你是老幾管得著我嗎”她低吼。

    宗景灝懶得去糾纏,淡淡的吩咐了一聲,“你處理。”便拉著林辛言走。

    “啊灝”見宗景灝要走,何瑞琳徹底慌了。

    對關勁拳打腳踢,“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關勁手上的力道絲毫不松,連動都沒動一下,“何小姐冷靜點,你和宗總已經取消訂婚”

    “我和啊灝的感情,你知道個屁,就算取消訂婚,他也是愛我的。”

    關勁覺得她可笑。

    愛她

    他一個局外人,都看得出來這些年宗景灝就沒愛過她。

    對她不過是那一夜的責任,和她小時候救他的情分。

    愛

    別扯淡了。

    “瘋子。”

    “你才是瘋子,你是狗,啊灝身邊養的一條會叫的看門狗”

    關勁的臉色沉下了下來,冷笑了一聲,“對,哪有你尊貴,何家千金”

    關勁將千金兩個字咬的極重。

    一個人,怎么能因為身份的轉換,就連性格也變了呢

    不對,她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只是以前把真實的自己隱藏了起來而已。

    現在不過是露出本性。

    俗話說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看到宗景灝拉著林辛言上車,關勁放開了何瑞琳。

    冷冷的撇她一眼。

    “宗總不會喜歡你這樣的女人。”

    何瑞琳氣得發抖,看到關勁要走,沖上來抓住關勁的手就咬了下去。

    關勁悶哼了一聲aqk。

    疼的。

    抬腳踹開這個瘋女人,“你才是會咬人的狗。”

    關勁看了一眼沒咬的出血的手背,啐了一口,被他踹到在地上的女人。

    轉身離開。

    何瑞琳趴在地上,雙手攥成拳頭,今天的侮辱,她勢必要討回來。

    “你放開我。”被拉走的林辛言慌了,剛剛她不過是故意想要刺激何瑞琳一下。

    宗景灝不回答,只是強硬的把她塞進車里。

    林辛言并不安分。

    宗景灝捉住她亂動的雙手,“安靜點。”

    林辛言扭動著身子,想要掙開他的桎梏,“你要帶我去哪里”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