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0章,人情債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0章,人情債

    宗景灝的身軀靠了過來,她不由自主的往后撤,后面是椅背沒有太多的空間給她。

    很快他結實的胸口壓在了她的身上,幾乎是嚴絲密縫,她能清楚的感覺到他體溫,渾身僵硬的不敢動。

    宗景灝撩過她耳邊的一縷發絲,唇瓣靠在她的臉頰,語氣低沉,拖腔帶調地道,“利用完我,就想走,不用給報酬的嗎”

    “”

    這一刻,林辛言有些后悔,利用他去報復何瑞琳。

    宗景灝稍稍撤開些身子,將安全帶給她扣上,整個過程,林辛言不敢再反抗。

    因為的確是她利用了他。

    宗景灝撤回身體,啟動車子,將車子開離這里。

    林辛言靠著車窗,在心里醞釀了好一會兒,才開口道,“剛剛,沒經過你同意,就利用你,是我唐突,你要多少錢”oranae

    “”

    宗景灝很想吼她一聲,他缺錢嗎

    “我不需要錢。”

    林辛言不淡定了,“那你要什么報酬”

    他側頭盯著她,直勾勾的,黑色的眸子帶著溫柔的色澤,還多了幾分玩味,“要不,人情債,肉償”

    “”

    林辛言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快點逃離他。

    以前她怎么沒發現,他這么不要臉。

    是iuang嗎

    宗景灝笑,目光略過她的眼角,“是不是在心里罵我”

    林辛言的臉色瞬間一繃,剛剛她將心里的想法說出來了

    他聽見了

    她結結巴巴的開口解釋,“沒,沒罵你。”

    宗景灝挑著唇角,不曾搭腔。

    林辛言心虛,小心翼翼的想要岔開這個話題,“我們去哪里”

    “我餓。”他目不斜視。

    “”

    林辛言出了一身的汗,也不敢再開口說話。

    總覺得自己說什么,都會被他扭曲。

    “想什么呢”宗景灝側頭看她一眼。

    總覺得她的臉色不大對勁,而后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輕笑了一聲,“不吃你,吃飯。”

    “”

    林辛言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剛剛她竟然想歪了。

    想歪了也就算了。

    還被人看出來了。

    這人丟的,都丟到太平洋了。

    她低著頭,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宗景灝的目光落在她泛著粉紅色的臉頰,唇角翹了起來。

    很快他將車子停在一家餐廳門口。

    林辛言透過車窗往外瞅了一眼,一家中餐廳。

    她解開保險帶,推開車門下來,宗景灝站在車頭等她,“這家的中餐不錯。”

    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目光也不敢在往他身上落。

    似乎又想到什么,她猛的抬起頭,“這頓,我請。”

    宗景灝走過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學著她的姿勢,曖昧道,“一頓飯就像打發我”

    他說話的氣息,吹拂著xdh她耳邊的頭發。

    似是調戲。

    林辛言微微側著臉,心里那個悔恨。

    如果早知道結果,她絕對不會因為想要報復何瑞琳就招惹他。

    她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是把何瑞琳氣的不輕。

    但是她自己呢

    淪落到被他調戲。

    “借了你的名義而已,一頓飯夠了。”林辛言肩膀一壓,沒有支撐,宗景灝的手臂不得不放下來。

    “走吧。”

    林辛言先邁步走進去。

    她發現自己在宗景灝面前,總是被動的那一方。

    她不能一直這樣。

    不然被他拿捏著這件事情,就沒完沒了。

    她必須把主動權搶過來。

    “”

    宗景灝盯著那抹纖瘦的背影,摸了一下唇角,笑了。

    進入餐廳,林辛言挑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來。

    宗景灝不徐不緩的才走進來,坐在林辛言的對面。

    服務員拿著菜單走過來,遞上。

    林辛言接了過來遞給宗景灝,“我沒來過這里,不知道有什么特色菜,你點吧。”

    宗景灝看了她一眼,知道她打的什么注意,沒戳穿,將菜單接了過來,點了幾道這里的特色菜,便合上菜單,“就這些。”

    服務員接過菜單,“好的,請少等,會盡快為您上菜。”

    服務員退了下去。

    接下來等待上菜的時間,宗景灝單手撐著額頭,目光在林辛言的臉上來回巡視。

    林辛言被看的不自在,伸手摸了摸臉,“我臉上有東西嗎”

    “沒有。”

    “那你看什么”

    “好看。”

    “”

    林辛言錯開他的目光,“無聊。”

    沒過多大一會兒,服務員端菜上來。

    確實是特色菜,林辛言沒吃過的菜色,看著很有食欲,不知道味道如何。

    宗景灝給她盛了一碗湯,“嘗嘗這個。”

    沒看到湯里有什么材料,只是濃濃的白稠,聞著有股清香。

    本來是要和秦雅去吃飯的,結果遇見了何瑞琳,耽擱了不少時間,這會兒她的肚子真的餓了。

    特別是聞到湯的清香,很有食欲。

    她舀了一勺子放進嘴里,很鮮,口感潤滑。

    “好喝嗎”宗景灝看著她的表情。

    林辛言點了點頭,“好喝。”

    味道確實不錯。

    “還有這個。”宗景灝夾了一塊蝦糕,放進她的餐盤里。

    林辛言垂下眼眸,喝著湯。

    她不適應宗景灝的好與關心。

    她失去了食欲。

    內心彷徨。

    “為什么要退婚”

    真的如毓秀所說,是因為她嗎

    宗景灝喝了口水,“怎么忽然問這個”

    林辛言抬頭看著他,“我想知道。”

    宗景灝慢條斯理的放下水杯,看她一眼,“不合適,就退了,哪有那么多的理由”

    有期待就會有失望。

    果然。

    怎么可能是因為她呢

    她自嘲的一笑。

    笑自己癡心妄想。

    笑,明知道不可能,還要去期待。

    “何小姐跟宗先生這么久,說拋棄就拋棄,當真無情呢。”

    宗景灝嘴里嚼著蝦糕,一下一下,他放下筷子,像是在思考什么。

    過了片刻,他才緩慢地開口問道,“你剛剛叫我什么”

    “宗先生啊。”林辛言幾乎是下意識的回答。

    他一本正經的評價道,“我不喜歡這個稱呼。”

    “那,宗總”林辛言換了一個。

    “也不好。”

    “”

    他又夾了一塊如白玉一般的蝦糕放進嘴里,慢慢的嚼,嘴唇微動,“我覺得,還是老公這個稱呼,比較順耳。”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