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1章,給媽咪找個好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1章,給媽咪找個好男人

    “”

    吃過飯,兩人出了餐廳。

    “你去哪里,我送你。”

    林辛言想了一下,“回家。”

    店里沒有弄好,她現在手頭上的工作,還是在a國接的。

    她和那個定制婚紗的客人約好,看圖。

    然后按照她選擇的款式,和材質,再去做成衣。

    聽到林辛言說家,宗景灝側頭看她一眼,淡淡諷刺,“你孩子連爸爸都沒有,也算是家”

    林辛言很想反駁他一句,他還沒有呢,但是話到了嘴邊她又咽了下去。

    她要是反駁了,不知道他又要說出什么話,側頭瞪他一眼,彎身坐進車內。

    宗景灝淺笑。

    車廂內太安靜,不說話氣氛莫名的窘迫。

    林辛言靠著車窗,閉著眼睛裝睡。

    她的演技并不高明,宗景灝一眼就識破了,但是并沒有戳穿她。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林辛言才裝作剛睡醒的樣子睜開眼睛,她算著時間來的,剛好車子也到了小區。

    她揉了揉眼睛,推開車門,走下來,“謝謝。”

    謝謝他送她回來。

    宗景灝仰著身軀,手隨意的搭在方向盤上,“你的謝謝很沒誠意。”

    林辛言關車門的手一頓,“你什么意思”

    “要是想謝謝我,不應該請我上去喝杯茶”他的唇角噙著一絲笑意,似是逗弄。

    林辛言就是他逗弄的對象。

    林辛言呯的一聲關上車門,冷冷的道,“請你吃過飯,已經表達了我的誠意。”

    林曦晨對他敵意那么深,要是被莊子衿看到他,也會不高興。

    她瘋了,才會讓他去自己家里。

    林蕊曦咬著手指,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看著站在路邊的林辛言,“哪個是媽咪嗎”

    林曦晨正在想,怎么能從林辛言手里要回平板和手表電話,聽到妹妹的話,看著她,“哪里有媽咪”

    林蕊曦指著小區門口。

    林曦晨看了過去,就看到林辛言站在路邊在和人說話,那側臉

    怎么那么熟

    很快,他認了出來,那個和林辛言說話的男人,不是那個負心漢嗎

    媽咪為什么還和他在一起

    林曦晨拉著臉,沉沉的目光盯著。

    林蕊曦拉著他的手,“哥哥,你怎么了”

    林曦晨冷哼了一聲,“小蕊,看到車里的那個男人沒有”

    林蕊曦誠實的點了點頭,“看到了。”

    “他是我們的爸爸。”林曦晨攥著小手。

    他是媽咪的前夫,自然就是他們的爸爸。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她的世界從來沒出現爸爸這個稱呼,只是聽到別的小朋友叫爸爸,她沒叫過。

    忽然聽到哥哥說有爸爸,興奮的不得了,就要往那邊跑,“爸爸”

    林曦晨手快,拉住了她,捂住她的嘴,“噓”

    林蕊曦掙著,“我要找爸爸。”

    她沒有林曦晨那些深沉的心思。

    只是知道有個人是自己的爸爸,就想去看個究竟,她的爸爸是什么樣的。

    “他不是我們的爸爸。”林曦晨堅定的道。

    啊

    林蕊曦的思緒打了結,一會是,一會不是,到底是不是

    睜著懵懂的大眼看著哥哥。

    似是在詢問。

    “他是我們的爸爸,但是他拋棄了媽咪和我們,我們就不能認他做爸爸了。”

    林蕊曦聽不懂,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的,吶吶的地道,“是不是爸爸,我想要爸爸。”

    林曦晨抱抱妹妹,“我一定會給我們找個好爸爸,給媽咪找個好男人。”

    林蕊曦,“”

    她聽不懂。

    盯著不遠處,只能看到側臉的男人,心想,那就是爸爸嗎

    他長什么樣子

    “哥哥見過爸爸嗎”

    林曦晨點了點頭,“見過。”

    “長得好看嗎”林蕊曦問,好想跑過去看看。

    林曦晨不想承認,但是宗景灝確實長得好看,這也是他苦惱的地方。

    到哪里去找個比他還帥氣的男人呢

    “好看。”

    林蕊曦更加的期待了。

    “我拿來了。”莊子衿手里拿著折疊傘走過來,今天要帶他們兩個去海洋館,到了樓下才想起來,說是下午三點會有雨。

    她才上樓去拿傘。

    “外婆。”林蕊曦小小的委屈,哥哥都見過爸爸了,她還沒見過,心里委屈。

    好不容易有機會看見爸爸是什么樣的,哥哥還不讓她看。

    討厭。

    “怎么了”莊子衿將她抱起來。

    “哥哥”

    林蕊曦的話剛開口,就聽見林曦晨喊道,“媽咪。”

    然后將她的話打斷。

    林辛言走了過來,看到莊子衿身上背著包,問道,“要出去嗎”

    “我想帶他們去海洋館,總是在家呆著不好。”

    林辛言伸手去接女兒,“怎么去,坐地鐵嗎”

    坐地鐵的話帶著兩個孩子太不方便了。

    莊子衿說,“坐出租吧,地鐵帶他們兩個還要轉車不方便。”

    林辛言走到路邊,“我不能和你們一起去了,我還有點工作,等有時間,我去看看車,買一輛,這樣出行就方便了。”

    “你忙你的,我能照顧好他們兩個。”莊子衿伸手去抱林蕊曦。

    林蕊曦不讓莊子衿抱,也不知道怎么了,莫名的委屈了zhongguoork,摟著林辛言的脖子不放,軟軟的,糯糯的,“媽咪。”

    “怎么了”林辛言看著女兒,摸摸她的頭發,“是想讓媽咪帶你去嗎”

    林蕊曦搖著腦袋,“不是,哥哥說”

    “小蕊,你不是要看海豚表演嗎再不去,我們就看不到了,哥哥答應你,要用壓歲錢給你買海豚的毛絨抱枕,你還要不要了”林曦晨故意打斷妹妹的話。

    他不想林辛言知道,他知道他們的爸爸是誰。

    媽咪不說,肯定就是不想讓他們知道。

    林蕊曦盯著哥哥,“你真的給我買嗎”

    林蕊曦單純,一下就被林曦晨帶跑偏了。

    “給買。”林曦晨堅定的道。

    “那我還想要個棒棒糖。”林蕊曦笑瞇瞇的。

    林曦晨看向林辛言,“這個,你要問媽咪讓不讓你吃。”

    林蕊曦撅著小嘴,媽咪總是說吃糖牙齒不好,媽咪肯定不會讓他吃。

    小女孩又變得委屈巴巴。

    林辛言親親女兒的臉蛋,“今天準你吃一個。”

    林蕊曦立刻兩眼放光,“真的”

    “真的。”林辛言肯定的回答。

    “媽咪,我可以也吃一顆嗎”林曦晨仰著腦袋。

    “都可以。”林辛言蹲下來抱抱兒子。

    有糖吃兩個小家伙都很聽話,莊子衿帶他們去了海洋館,林辛言回到家里去工作。

    何瑞琳帶著滿腔的憤怒回到家里。

    何瑞澤已經不去醫院上班了,在跟何瑞行學習做生意。

    不是家族企業根深蒂固,恐怕都要落敗了。

    何家到了何瑞澤這一代,兄弟兩個都沒有經商頭腦,何瑞澤的愛好心里醫生,何瑞行好些,多年在商場摸爬滾打的,有些能力,但是想要讓何家再有曾經的輝煌已經有些困難。

    只能勉強維持。

    看到妹妹通紅的雙眼,何瑞澤放下哥哥給他的文件,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你,這是怎么弄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