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2章,發生關系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2章,發生關系

    想到他出賣自己,何瑞琳就恨。

    他對她的疼愛都是假的嗎

    為什么,要出賣她

    何瑞琳站在門口,瑟瑟晃晃的,“哥”

    何瑞澤走過來,才看到她膝蓋上有傷,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你和別人打架了”

    不然怎么能弄成這個樣子

    何瑞琳搖頭,她看著何瑞澤,“哥,你對我的疼愛是假的嗎”

    “怎么會。”何瑞澤真的是疼愛她,當年她走失,和他有關系,這些年他一直活在自責中,好不容易找回她。

    對她的愧疚,對她的心疼。

    不曾摻假。

    “呵呵”何瑞琳大笑,然而下一秒笑容收的干凈,只剩下歇斯底gu里,“如果你疼我,愛我,怎么會出賣我,為了個女人出賣我”

    “你在什么說”何瑞澤聽的一頭霧水,“趕緊進屋。”

    他拉著近乎失控的妹妹,因為她被退婚的事情,何文懷不怎么高興,家里的氣氛尤其的沉悶壓抑。

    若是被何文懷聽到她吵鬧,少不了生氣。

    何瑞琳幾乎是被何瑞澤硬推著進屋的。

    “你先坐著,我去給你拿藥來,膝蓋上得消炎,不然會感染。”

    何瑞琳像是聽不懂,坐著不動,雙眼沒有聚焦的盯著某處。

    她以為,她成為了何家的女兒,就可以和宗景灝在一起,擁有高貴的身份,令人羨慕的愛人,疼愛她的哥哥。

    她的人生便沒有遺憾了。

    可是,完全不是。

    全部都變了,她是有了高貴的身份,卻沒有擁有宗景灝,就連何瑞澤對她的疼愛,都要被那個女人瓜分。

    她的愛情,親情,都被林辛言破壞。

    她的手陷進被褥,一點一點的收緊,手背青筋暴起,可見她多生氣。

    何瑞澤提著藥箱進來,蹲在她跟前給她清理膝蓋上的傷,怕她會疼,很輕,很溫柔。

    “哥。”何瑞琳低著眼眸,“你對林辛言是不是也這么溫柔”

    今天的何瑞琳出奇的反常。

    “你到底想說什么”何瑞澤放下手里的消炎水,決定得gdzqr和她好好的談一談,

    “琳琳,這世上不是就宗景灝一個男人,你沒有必要,在一顆樹上吊死,以你的條件,可以找很好的”

    “這世上也不是只有林辛言一個女人,那你為什么要喜歡她”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何瑞琳打斷。

    何瑞澤竟還找不到反駁的借口。

    是啊,他勸說妹妹時,卻忘了自己的執著。

    “哥,你可以為了喜歡的女人,出賣自己的妹妹,你的愛,真的很偉大。”

    這句話,何瑞琳一再提起,他不得不重視起來,“琳琳,你見她了”

    “是的。”何瑞琳不否認。

    何瑞澤皺著眉頭,“你剛剛說我出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難道和林辛言有關

    “你問我”何瑞琳嘲諷至極的笑,“你自己做的事情,自己不清楚”

    “我不清楚,對你,我不曾有半點傷害。”他對這個妹妹問心無愧。

    當初查到宗景灝是那晚的男人,他自私的不想林辛言知道,后來知道她是自己的妹妹,喜歡宗景灝,他就更加的把這個秘密深深的藏在心底。

    哪怕看著林辛言的兩個孩子沒有爸爸,他都沒說。

    如今她指責他,出賣她。

    何瑞澤感到失望,傷心。

    何瑞琳的話太傷他的心了。

    “不曾有半點傷害,你告訴林辛言怎么會知道,六年前的那場車禍是我干的”何瑞琳不相信他。

    “她,她知道六年前的那場車禍是你做的了”何瑞澤不敢置信,林辛言知道了這個他不想讓她知道的事情。

    畢竟害她的那個人是他的妹妹。

    她若知道了肯定會影響他和她的關系。

    何瑞琳冷笑,“不要裝作不敢相信的樣子,這件事情,六年了,當年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死了,就只有你和我知道,難不成是我自己去告訴她的”

    何瑞澤僵硬了片刻,喃喃的道,“我確實沒告訴她。”

    他慌亂的是林辛言知道了。

    會不會生他的氣

    他跌坐到沙發上。

    她剛表明要接受他,卻在這個節骨眼上知道車禍的事情。

    他不敢繼續往下想。

    何瑞琳看著他頹廢的樣子,微微的蹙起眉心,“真不是你說的”

    何瑞澤苦笑了一聲,“我為什么要騙你”

    “那她怎么會知道”何瑞琳想不明白,畢竟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不多,唯一的知情者也死了。

    現在知道的人就她和何瑞澤,不是何瑞澤,她自己也沒說,那林辛言是怎么知道車禍的事情的呢

    “你好好休息吧。”何瑞澤站了起來,他需要靜靜,要是見到林辛言他要怎么辦。

    怎么去解釋這件事情。

    “哥。”何瑞琳從后面抱住他,臉貼著他的后背,“哥,你老大不小了,我也不是十七八歲的小女孩,我們都不年輕了,你幫幫我,為了我們”

    她喜歡宗景灝,而他喜歡林辛言,只要他和林辛言結婚,她就可以和宗景灝在一起。

    “我怎么幫你”何瑞澤苦笑,他自身都難保了。怎么幫她

    “我上次說的,你好好考慮一下。”

    怕他拒絕,何瑞琳連忙說道,“你別急著拒絕我,好好的想一想,你想要林辛言純粹的愛上你根本不可能,想必你自己也清楚,唯一的辦法就是你和她發生關系,讓她不得不和你在一起,女人都是感性的動物,當身體屬于你,心里上對你肯定有感情,到時候你和她結婚,我和就能和宗景灝在一起,我和宗景灝結婚,就等于兩家聯姻,爸爸也會高興。我們是一箭三雕,何樂而不為”

    何瑞澤不松口,他是真喜歡林辛言的。

    認識她,不是一年兩年,是近十年的情分,怎么能用這么骯臟的手段去玷污她,玷污這段經歷歲月的情感。

    “家里的情況你看到了,你和哥哥都不是很會做生意,爸爸年紀大了,這次爸爸那么想我和宗景灝結婚,不就是為何家的以后著想嗎你真想看著何家慢慢的凋零”何瑞琳繼續勸說。

    “那也不行。”他依舊不答應。

    雖然他比林辛言大些,但是林辛言是他喜歡的第一個女人。

    他不想去摧毀這段美好的回憶。

    何瑞琳松開了他,往后退了一步,是對他失望的表現。

    “我的幸福,家族的前途,不如那個女人對你重要嗎”她的語氣帶著濃濃的質問,“你享受了家族帶來的榮譽,但是你什么也沒做過,這么多年,你一直生活在國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爸爸媽媽都由著你,而你為他們做過什么”

    何瑞澤的身體僵硬住,她說的都對,他什么都沒做過。

    “哥”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