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6章,她是有夫之婦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6章,她是有夫之婦

    于豆豆看了一眼站在窗邊的林辛言,才道,“我們有共同的敵人。”

    “”

    關勁更加覺得有趣了,彎著身子,靠近于豆豆,“說來聽聽。”

    把林辛言的手當玩具的宗景灝,依舊低著頭,只是聽到于豆豆說,他和林辛言有共同的敵人時,睫毛微微顫動了一下。

    大拇指一下一下地摩挲著她的手背。

    這事說不復雜也不復雜,說復雜也復雜,一句話兩句話也說不清

    于豆豆想了想,“我從頭說吧,和林小姐第一次見面,是我拉生意,她看到我的長相反應很大,似乎認識我,但是我并不認識她”

    于豆豆把他和林辛言相識的過程說了一遍,“我哥六年前死的,死之前被人用錢收買開貨車故意撞了人,撞過之后,還偽裝成意外事故”說到這里,他抬起都看向林辛言,“林小姐就是當時被撞的人,她命大,那個出租車司機死了,她受了重傷。”

    林辛言的手指微微卷縮,掌心滲出一層冷汗,于豆豆話的話,撕開了她當年所承受的痛苦。

    她的后背有碎片嵌進肉里,位置還在尾椎骨處,不手術可能會壓迫神經,導致癱瘓不能行走,但是手術就必須打麻針,她作為孕婦,又不能打麻醉。

    打了會影響肚子里的孩子。

    她想保住孩子,也不想下半生在輪椅上度過。

    再說,她也不能癱瘓,若是生下孩子,誰知照顧

    莊子衿老了誰照顧

    她也不能癱瘓。

    不要孩子她也做不到,本就舍不得,知道是一對雙胞胎,就更加的舍不得了。

    當他們在她的肚子里生根發芽他們便骨肉相連,血脈相連。

    她在,他們便在。

    絕不可能放棄。

    最后,只能選擇無麻醉手術。

    割肉的痛,現在她想起來還會渾身發麻,像是又在經歷那撕心裂肺都不足以形容的痛。

    她一度痛到昏厥,但是孕婦不能昏厥,還要保持清醒,不然對肚子的孩子會不利。

    剖腹產生過孩子的都知道,麻醉,也是半身麻醉,頭腦是清醒的。

    和她也要保持清醒是一個道理。

    她不愿意去想,要想忘記,可是那些痛苦就隱藏在她的記憶里,根本無法抹除。

    一旦有人提起,她就會清楚的記起來。

    就像此刻,明明已經過去了,而且過去了六年,但是那股絞心般的疼痛,還會一陣一陣的,猶如錢塘江的大潮朝她涌來,一波一波。

    她遽然攥緊雙手。

    宗景灝明顯感覺到她的不正常,抬起眼眸,就看到她耳鬢的發絲,被汗水浸濕,她在緊張,在害怕。

    像是被某種可怕的記憶纏繞,陷入恐懼。

    他伸手將她擁進懷里,寬厚的大掌撫著她的脊背,“別怕。”

    林辛言閉上眼睛,將臉埋進他的胸口。

    他的呼吸,他結實的胸膛好似是能安撫人心,林辛言慢慢的冷靜下來。

    第一次,她在他的面前露出如此柔弱的一面。

    宗景灝心思微動,把她抱的緊了些,唇貼著她頭頂的發絲。

    “因為害我哥和收買我哥撞林小姐的人,是同一個人,所以我們有共同點的敵人,今天我們達成合作,自然就是合作關系,我和林小姐林小姐也就見過三次面吧,這次是她需要買車,她剛回到國內不熟,就讓我帶她一下,就是這樣。”

    關勁摸了摸鼻子,偷偷的瞟一眼宗景灝。

    此刻他正在安撫林辛言,根本沒看他。

    他悄悄的松了口氣,問道,“你們知道那個人是誰”

    于豆豆誠實的點頭,“知道,是個女人,何家的,有些身份背景,我們想要翻案,不容易。”

    何家的

    關勁舔了舔嘴唇,“是先行集團何家嗎”

    于豆豆點了點頭,“何瑞琳。”

    聽到林辛言說是何家人,于豆豆就差不多知道是誰了。

    何家有兩個兒子,幾年前找回失蹤的女兒,當時挺轟動的。

    房間里忽然安靜了下來。

    只有輕淺的呼吸聲。

    于豆豆偷偷的瞄關勁,小聲問,“他為什么打我”

    關勁,“”

    這事還是因為他,不是他想看宗景灝的笑話,沒弄清楚就給他發照片,于豆豆就不會被打。

    只是這個于豆豆是傻子嗎

    還看不出來,因為吃醋唄。

    看不得別的男人離林辛言近。

    看關勁的表情,于豆豆似乎明白了。

    但是他多冤枉,就是帶林辛言去看車,就這么白白的被揍了一拳。

    心里委屈,小聲嘟囔了一句,“有錢就可以欺負人嗎”

    宗景灝看似悠閑,事不關己,但是于豆豆說的每句話他都聽得清楚。

    何瑞琳。

    “你想要什么補償。”宗景灝淡淡的道。

    他不是仗勢欺人,只是他不喜歡男人離林辛言太近。

    林辛言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倚在宗景灝的懷里,臉色微紅,趕緊從他的懷里撤出來。

    她故作鎮靜的看了一眼腕表,“時間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于豆豆也跟著站起來,“要不,賠我點錢”

    畢竟他挨揍了,賠償也是應該的。

    再說宗景灝也不缺錢。

    他總不能白挨怡拳吧

    宗景灝摟住林辛言的肩膀,“我送你。”

    林辛言想要拒絕,宗景灝把她的肩膀扣的更加緊了,“我的胸膛都借你了,怎么,想過河拆橋”

    林辛言發現自己就沒贏過他,嘆了口氣,任由他摟著自己。

    路過于豆豆身邊時,宗景灝目不斜視,卻警告意味十足,“她是有夫之婦,離她遠一點,要多少錢和關勁說。”

    說完便摟著林辛言離開。

    坐在車里,宗景灝給她扣安全帶。

    林辛言低著眼眸看著他,“你不覺得你已經影響到我的生活了嗎”

    “沒覺得。”他義正言辭,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什么錯。

    “我不是你的私有物品,我有我的生活圈子,你這樣很不好。”林辛言可不想再次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們是夫妻,你可不就是我的私有物品”

    “我們不是夫妻。”

    “有證。”

    “”

    林辛言頓時語塞。

    就因為她當初沒去辦證,現在就是他的把柄了,拿著這個來影響她的生活。

    “你和關勁說一聲的事兒,把證辦了”

    她的話沒有說完,忽然被人扣住后腦勺,強橫的抵住嘴唇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