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7章,給我也生一個孩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7章,給我也生一個孩子

    她的話沒有說完,忽然被人扣住后腦勺,強橫的抵住嘴唇不留一絲縫隙,她的嘴唇在他的力道下變了形,他柔韌有力的舌,長驅直入,不給她一點緩和的余地,勾住她后退的舌頭,一寸寸的往內,吞噬她的所有。

    欲念橫生,帶著鋪天蓋地的侵占性。

    像是要把她吃進肚子里。

    “唔”

    林辛言的心臟撞著心口,不受控制的跳動,因為這個男人而強烈的跳動。

    僅存的理智,告訴她他在干什么。

    明知道不可能,為什么要去糾纏

    他只用了一兩成的力道便把她禁錮的動彈不得。

    林辛言覺得嘴巴都有些發疼,用力的咬了一下他作亂的舌頭。

    宗景灝的動作停了下來,以為她是在和自己調情,也咬了一下她的下唇瓣。

    林辛言趁著空擋推奮力推開他。

    她不喜歡這樣。

    “明知道我和你不可能,為什么不能痛快點”她的眼里閃動著一層薄薄的水霧,聲音變了腔,“別再這樣,對誰都不好。”

    她扭頭擦了一下眼角。

    宗景灝還保持著被她推開的姿勢,沒動,靜靜的看著她,過了幾秒,他才坐回位置,仰著身軀。

    他降下車窗,竄進來的新鮮空氣沖淡了剛剛的曖昧。

    他的手臂搭在車窗,目光盯著路邊的一個梧桐樹,樹葉隨風輕輕的搖擺著。

    他斂下眼眸,他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對林辛言為什么如此在意。

    “我是接受不了你的孩子,我沒那么大度,沒那么寬闊的胸懷,去養你和別的男人所生下的孩子,看著他們整天在我眼前晃,恐怕會把我自己逼瘋。”他拿過中控臺放著的一瓶光泉水,擰開灌了一口,他仰著頭,脖頸抻出修長的弧線,連帶著性感的喉結也凸起,說不出的剛毅倨傲。

    “但是,我也不想放開你,看著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

    林辛言用力的擦臉,感覺到了絕望。

    宗景灝拉過她,捧著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四目相對,林辛言在他的眼里看到狼狽的自己。

    而宗景灝在她眼里看見的自己,卻是瘋狂的,從未有過的瘋狂。

    他想要這個女人。

    “我們做有名有實的夫妻,你的孩子,我出錢找人幫你照顧。”

    “不可能”林辛言拒絕的快。

    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我們也可以生,生一個屬于我們的孩子”

    “荒唐”林辛言掙開他,“你沒為人父母過,不知道孩子對一個母親的重要性,他們于我而言,就是我的命,你要我放棄我的生命,不覺hongibbcp2pen得很可笑嗎”

    宗景灝的眼里掀起浪潮,“他們對你就那么重要”

    “是的。”

    林辛言毫不猶豫。

    他扯了扯領口,笑的邪肆,狂妄,“你說的沒錯,我沒當過父親,你給我也生一個,讓我做一回父親,讓我感受一下,那是什么感覺。”

    林辛言已經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語去形容他,摳開保險帶,推開車門下來。

    這個人,根本無法溝通,她下車才走了幾步,忽然被人攔腰扛在了肩頭,她的嚇的大叫,拍打著他的背,“你干什么,快點放開我。”

    宗景灝拉開后車門,將她放了下去,跟著欺身壓下來,將她不安分的手,固定在頭頂,另一只手捏著她的下巴,“你不愿意,可是你想過嗎,若是我把你的孩子都藏起來,不讓你見呢你知道我有沒有這個能力。”

    “你無恥”林辛言狠狠的瞪著他。

    宗景灝不生氣,反而笑了,“我不介意更無恥一點。”

    說著他捏著她的下巴的手,順著她的下顎撫觸下來略過她的脖頸,撫過她的精致的鎖骨,順著她的領口摸進去

    林辛言搖頭,“不要”

    他的手指一點一點的將她的圓潤包裹住握在大掌內,不得不說手感極好。

    “怎么保養的,嗯”他低頭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咬了一下,輕挑的道。

    紅暈從林辛言的臉蔓延到耳根,她羞愧的。

    她渾身都在發抖。

    惱怒的。

    “想清楚沒有”他附下來,唇一下一下的吻著她的脖子,在她耳畔道。

    “你出車禍是何瑞琳做的,若是我不想她去坐牢,你沒辦法。”他咬著她的耳朵,繼續蠱惑道,“只要你答應,我幫你,如何”

    林辛言絕望的閉上眼睛,眼淚從她的眼角滑下來,隱沒在鬢發里。

    “我可以答應和你在一起,不在提離婚的事情,但是我必須要和我的孩子們在一起,還有,你讓我給你生孩子,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傷了身體,以后不能再懷孕了,你答應,我就答應你,你不答應”

    “不答應,你怎么樣”宗景灝的眼里蒙上一層猩紅,她不能生了

    他的手指用力。

    林辛言疼的皺眉,卻緊緊的抿著唇,不曾發出半點聲響。

    qiaopu9“世界之大,我不信,沒有我的容身之地,如果真逃不過你的掌心,我放棄這條命,又如何”

    宗景灝看了她兩秒,最終松了口。

    不敢把她逼的太緊,他要的不過是這個女人,真把她逼死,他去哪里再找個林辛言。

    他攏好她的衣服,“以后不準和別的男人靠的太近,我想見你,你必須第一時間出現在我的視線里。”

    “嗯。”

    “我送你回去。”宗景灝起身,整理好她有些亂的衣衫。

    林辛言沒動。

    宗景灝啟動車子離開。

    外面的風景快速的后退。

    “你真的會幫我嗎”林辛言問,怕他不知道自己說的什么,補充道,“幫我翻案。”

    畢竟他和何瑞琳有那么一段。

    林辛言不確定。

    “會。”簡單明了沒有多余的解釋。

    他說會,就會。

    林辛言靠著車窗,就這樣吧。

    這個男人太過強勢,她抵抗不過他。

    現在他答應幫自己,又不用和孩子們分開,沒有什么不好。

    在國內有他的庇佑,對她有好處。

    宗景灝一手握著方向盤,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裹在掌心。

    “你的手真軟。”他勾著唇角。

    她手指纖細,柔弱無骨,和她的身體一樣的軟,抱在懷里,就會有男人該有的沖動。

    林辛言裝沒聽見。

    不一會兒車子開到了小區。

    路邊莊子衿帶著兩個孩子,正被人攔住去路,男人在和她說什么。

    莊子衿很不愿意和他說。

    但是他挺執著的。

    男人的臉面朝過來時,林辛言看清了他的長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