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99章,感覺到了不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99章,感覺到了不安

    她握住把手,扭動,輕輕的推開房門,就看到莊子衿坐在床邊,輕聲的抽泣。

    林辛言走進來關上房門,聽到動靜,莊子衿趕緊擦了一下臉,“你不在外面看著他們兩個,進來做什么”

    “我來看看你。”林辛言伸手抱住她,“媽,以前的事情,我們不想了好嗎”

    她的臉枕在莊子衿的肩膀上,“你老了我養你,等我老了,就讓林曦晨養我”

    “說什么呢”莊子衿拍了一下林辛言的背,“你還年輕,何醫生真的挺好的。”

    林辛言抓了一下頭發,就怕pvckouban莊子衿說這樣的話。

    “言言”

    “媽。”

    林辛言知道莊子衿要說什么,本來她也打算接受何瑞澤,但是,現在恐怕不行了。

    她若是去追究當年的車禍,和何瑞澤就不可能了。

    “媽,何瑞澤的母親找過我。”

    “什么”莊子衿很驚訝,握著女兒的肩膀,看著她,“她找你做什么”

    林辛言抿了抿唇,想讓她打消念頭,就實話實說了,“還是六年前,他看見我和何瑞澤在一起,以為我們在談戀愛,專門找我,說我不適合他,以他的背景,得找個身份背景匹配的。”

    莊子衿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

    最后,眼淚又掉了下來。

    “媽,你怎么又哭。”林辛言伸手給她擦眼淚。

    好不容易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怎么又哭了。

    “能不難受嗎”莊子衿一想到女兒被人家找,心里就難受,“如果,當年你不是為了我”

    “媽,以前的事情,我們不說了好嗎”林辛言知道她擔心的是什么,耐心的和她解釋,“我不喜歡何瑞澤,就算和他在一起,我也不會幸福,媽”

    林辛言握著她的手,“你是希望我幸福的對嗎”

    “當然。”莊子衿做夢都想讓女兒幸福。

    她這么年輕,應該有個好男人來愛她。

    “你相信我嗎”

    “相信。”莊子衿看著女兒,“你在我心中,是最棒的。”

    她看著女兒,一點一點的走到現在,這里面她吃過苦,受過罪,現在有自己的事業。

    在她心中,她的女兒是最厲害的。

    “如果你相信我,就不要操心我的婚事,船到橋頭自然直。”林辛言趁機說服莊子衿。

    她不想讓莊子衿把自己的婚事當做心事,天天念著。

    她有壓力,莊子衿也有壓力。

    總覺得自己現在這樣是因為她。

    “媽,你看我才24歲,很年輕,以后的路還很長,或許我會遇上,不在乎我生過孩子的男人,愿意和我一起照顧小曦和小蕊。”

    莊子衿不確定,“真的會遇到嗎”

    以后的事情誰說的清楚

    “說不定有呢你總是念著,我心里也有壓力,我不可能隨便找個人,那個人必須是能接受小曦和小蕊的,不然,我不會考慮。”林辛言今天也想給莊子衿掏心窩子說心里話。

    莊子衿知道這兩個孩子對她的重要性,當初她不要自己的命,也要孩子,可見兩個孩子對她的重要性。

    “好,以后我不說了,緣分到了,也許自然會來。”莊子衿順順女兒的頭發,“我不給你壓力。”

    經過何瑞澤這事,她也bungke想明白了。

    林辛言這樣的情況,就算有男人喜歡她,但是對方家庭也是一個大關。

    誰愿意自己的兒子娶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女人

    她理解何瑞澤的母親為什么不同意,他們那種家庭,自然是要找個門當戶對的。

    只是她的女兒,何其無辜。

    莊子衿能答應,林辛言覺得輕松了不少,整天被莊子衿盯著那點事,她真的很壓抑,不敢她聊天,就怕她提這事。

    現在好了。

    這時門鈴響了,林辛言起身,“可能是我買的披薩到了。”

    房門打開,果然是穿著黃色衣服的外賣小哥。

    “是林辛言嗎”

    “是。”

    “請你簽收一下。”

    林辛言在簽收單上簽下名字,拿過兩盒披薩進屋,放到餐桌上,“小曦,小蕊你們去叫外婆出來吃飯,我給你們倒牛奶。”

    “好。”林曦晨應聲,牽著妹妹的手去莊子衿的房間。

    林辛言回頭看了一眼兒子,笑了。

    莊子衿今天心情不好,她去叫,莊子衿不一定出來吃飯,讓兩個去叫,她不會拒絕兩個孩子。

    林辛言倒好牛奶,端到餐桌上,把他們的餐盤擺放好。

    打開披薩盒子。

    林曦晨和林蕊曦,一人拉著莊子衿的一只手走出來。

    林辛言幫他們拉開椅子,她就知道讓兩個孩子去,莊子衿一定會出來吃飯。

    “今天小蕊要吃披薩,我沒煮飯。”

    莊子衿往桌子上看了一眼,兩個那么大的披薩足夠吃了,“我們家小蕊是個小吃貨。”

    林蕊曦也不知道這是好話還是壞話,眨了眨眼睛,問,“吃貨是什么”

    “就是你很會吃,很能吃,除了吃什么也不會。”林曦晨解釋給她聽。

    林蕊曦眨了眨眼睛,“那是夸我的話嗎”

    “是的。”

    林曦晨看了一眼妹妹,心里嘆氣。

    這家伙,整天就喜歡被別人夸贊。

    “哇。”林蕊曦興奮的叫了一聲,“那哥哥就是大吃貨,除了吃什么都不會。”

    林曦晨,“”

    莊子衿被兩個孩子逗笑了,郁悶的情緒也消散了些。

    “外婆說你是吃貨。”林曦晨給妹妹的盤子里拿一塊榴蓮味的披薩。

    “是啊,你也是吃貨,我在夸你。”林蕊曦拿過哥哥遞過來的披薩,張嘴就咬了一口,高興的道,“好吃。”

    林曦晨,無奈的看著妹妹,問林辛言,“媽咪,妹妹隨誰”

    空氣瞬間安靜三秒。

    “你們是我生的,當然隨我了。”林辛言將牛奶放到兒子跟前,“吃飯時不準說話。”

    林曦晨撇撇嘴。

    飯后林辛言收拾餐桌,林蕊曦纏著莊子衿帶她去散步,林曦晨偷摸的走進廚房,抱住林辛言的腿,撒嬌,“媽咪,你把平板和電話手表給我好嗎”

    “那你告訴我,你錯了嗎”林辛言低頭看兒子。

    林曦晨氣餒,“不給算了。”

    讓他放棄報復那個負心漢的想法不可能。

    再說相比他拋棄他們,他只是讓他丟了一下臉而已。

    吃虧的還是他們。

    林曦晨放開林辛言跑回了房間。

    這家伙的脾氣也不知道隨誰。

    林辛言嘆了口氣,放下手里的杯子,擦干凈手,想要找林曦晨談談,他對在宗景灝的心結太深了。

    讓她有些不安。

    她走到兒子房門口,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她掏出手機,看到上面顯示的名字,深深的吸了口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