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0章,算計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0章,算計

    然后按下接聽鍵。

    “是我。”

    “嗯。”

    林辛言低著眼眸,走回客廳,沒先開口,握著電話等他說話。

    “我在你家樓下,你現在有空嗎,我想見你。”

    兩人靜默了片刻,何瑞澤才開口。

    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掛了電話,解掉身上的圍裙,走到林曦晨的房門前敲了敲門,“小曦,我下樓有些事情,外婆很快就回來了,你不要出去。”

    林曦晨站在窗口,正看著樓下,何瑞澤在和莊子衿說話,聽到林辛言的聲音,應聲道,“我知道了。”

    林辛言換了鞋下樓,公園里,何瑞澤正在和莊子衿說話,何瑞澤要抱林蕊曦,莊子衿沒讓,“這孩子調皮。”

    以前莊子衿從不排斥他。

    這次何瑞澤明顯感覺到了莊子衿的疏離。

    知道何瑞澤母親找過林辛言,莊子衿知道他們不能后,對何瑞澤自然沒有那么親近了。

    畢竟以前她是把何瑞澤當未來女婿對待的。

    現在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樣熱情的撮合。

    更加沒有必要讓孩子和他那么親近。

    “伯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嗎”何瑞澤問。

    “沒有沒有。”莊子衿連忙擺手,試著解釋,“這孩子這幾天不老實,我怕他哭鬧。”

    “我從小看著她長大的,對我也熟悉,我抱一下她,她應該不會哭鬧的。”

    “哥。”

    林辛言快步走過來,“媽,現在天氣慢慢涼了,你帶小蕊回去吧。”

    “好。”莊子衿抱著林蕊曦和何瑞澤打了個招呼就匆匆的走了。

    “吃飯了嗎”林辛言問。

    何瑞澤淡淡的一笑,“我沒吃,你會給我做嗎”

    “會啊。”

    兩人相視一笑。

    “我們走走”

    “嗯。”

    兩人的關系,明顯有了變化。

    不似之前那么親近了。

    “你知道了。”何瑞澤看著前面的路,“我說,我也是剛知道不久,你會相信我嗎”

    “不知道。”林辛言給出了一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你還是不相信我。”何瑞澤苦笑。

    他就知道,林辛言知道真相后,對他的態度肯定會有變化,果不其然。

    “我和何瑞琳,同時遇到危險,你會救誰”忽然林辛言停住腳步,看著何瑞澤,“這個問題很可笑對嗎但是你一定會先想到何瑞琳,然后才會想到我。”

    “為什么這么肯定”何瑞澤看著她。

    “這世上有很多感情,血濃于水的親情,是最可貴的吧,她是你妹妹,如果你連自己的妹妹生死都可以不顧,得是何等的冷血,誰的愛情誰又敢要呢”

    何瑞澤不在言語,就這么靜靜的看著她。

    她說沒錯,在何瑞琳和她之間,他會先考慮何瑞琳。

    不是血濃于水的親情,而是對她有愧疚。

    當初她走丟,是因為他的疏忽。

    “這不代表,我對你的愛少了。”

    “可是我接受不了這樣的你,我想你的家庭也接受不了我,我們還是像以前一樣吧,你還愿意把我當妹妹的情況下。”

    何瑞澤皺著眉,他知道依林辛言的脾氣,肯定會對他有介懷,但xiaoiedu是沒想到她會這么決絕。

    他這么多年的陪伴付出都不值得她和他在一起嗎

    就算他有所隱瞞,但是對她的喜歡不是假的。

    她真的一點都不念嗎

    何瑞澤內心翻滾的厲害。

    忽然,他笑了起來。

    盯著林辛言,“你真的不念我對你的好嗎”

    “我沒有,我依舊把你當哥哥。”林辛言由衷的說道。

    她知道當初的車禍是何瑞琳做的時候,并沒有要去追究,就是因為何瑞澤。

    林辛現在要表明態度,也是為以后著想。

    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把何瑞琳送進去,何瑞澤對心里也會有芥蒂的。

    “哥哥做人好失敗。”何瑞澤笑。

    妹妹不理解。

    連林辛言也不信他。

    林辛言從新邁起腳步,漫著輕淺的步伐走在路邊。

    “或許是造化弄人呢”她也笑,“其實我打算接受你的,我們認識快十年了”

    因為莊子衿,因為他對自己的照顧。

    誰知道會白竹微成了他的妹妹何瑞琳了呢

    何瑞澤拉住她的手,將人拽進懷里,緊緊的抱著,“她是她,我是我,你不能因為她,而否定我,這對我不公平。”

    “可她是你親妹妹,你覺得沒關系嗎”他這樣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就因為她害過你,你就要否定我對你的好嗎”何瑞澤近乎是質問。

    林辛言沒解釋。

    她沒否定過。

    她只是清楚,這樣的關系里,她和何瑞澤不能。

    是他看不清楚。

    “如果,我不想和你做兄妹,只想做愛人呢”何瑞澤看著她的影子,被燈光照的和樹影糾纏在一起,讓他分不清楚,看到的是樹還是她。

    他的目光越來越深,像是下了什么決定,“我答應你,但是,今天你得陪哥哥喝點酒,哥哥心情很不好。”

    “很晚了。”林辛言試圖拒絕。

    “只是要你陪我喝一杯,也不行嗎你要和我這么疏離嗎”何瑞澤捧著她的臉。

    對著她的眼睛,讓她看著自己。

    如果他能釋然,她答應。

    “好。”

    “我知道有個地方,很安靜。”何瑞澤拉著她的手。

    林辛言幾乎是被他拉著走的。

    上了車以后,何瑞澤遞給了她一瓶水,“我看你嘴唇很干。”

    他啟動車子。

    林辛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還好,她不渴,水拿在手里并沒有喝。

    車子平穩的行駛在馬路上,何瑞澤側頭看了她一眼,“怎么,現在連我給你的水都不喝了,怕我下毒嗎”

    “你說什么呢我只是不渴。”林辛言擰開瓶蓋,喝了一口,就是普通礦泉水的味道,她擰回瓶蓋,“這樣可以了嗎”

    何瑞澤沒吭聲,只是樣子很專注的開著車。

    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太陽穴跳動的青筋。

    很快車子在一家私人會所停下來。

    何瑞澤先下來,然后過來給她開車門。

    “我自己下來就行。”

    何瑞澤牽住她的手,林辛言想要退縮,他抓的緊了些,“就這一次,再讓哥哥牽一次你的手,以女朋友的身份,過了今晚,你還愿意把我當哥哥話,當然好,不愿意”

    “說什么呢怎么搞得你要和我絕交了一樣”林辛言發現,今天的何瑞澤很奇怪。

    至于哪里奇怪她也說不清楚。

    何瑞澤笑。

    他真的強行霸占了她,依照她的個性,肯定會和他絕交。

    哪里會像何瑞琳所說的那樣,成為她的男人,就會對他有感情。

    如果要這樣算,那第一個要她的男人,她豈不是要一輩子都記在心里

    想到林辛言的第一個男人,他的心猛的一滯。

    抓緊了她的手,不要怪他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