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2章,又不是處裝什么清純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2章,又不是處裝什么清純

    就在這時她口袋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何瑞澤快速的掏她口袋里響著的手機,屏幕顯示著小曦。

    是林曦晨打過來的。

    他盯著屏幕,手指有力的握著機身,猶豫幾秒按下接聽鍵。

    不接電話他怕引起沒必要的懷疑。

    “喂媽咪,你怎么還不回來”

    林曦晨的聲音傳了過來。

    他緩了緩語氣,讓自己的聲音聽著平靜,“你媽咪去洗手間了,過一會兒就回去了。”

    “哦,是舅舅啊,你告訴她讓她早點回來,妹妹找她,不愿意睡覺。”

    “我知道了。”一說完,何瑞澤就立刻掛斷電話。

    躺在沙發上的林辛言睫毛動了動,她似乎聽到有人說話,可是眼皮好重,抬不起來。

    何瑞澤將手機放到桌子上,手猛的收回,好像手機是什么燙手的山芋一樣。

    他好不容易準備好,也下了決定,被林曦晨打斷后,又有些不知從何做起了。

    他的目光重新落到林辛言的身上,看著那誘人的身姿,很快他的內心再次蠢蠢欲動。

    他喜歡這個女人,喜歡很多年了。

    “哥哥一定好好對你。”他攥緊雙手,反反復復,才恢復平靜伸手去脫她的褲子。

    他的手很冷,觸碰到她的肌膚時,她有了感覺。

    身上也感覺到了涼意。

    “唔”

    她抬起沉重的眼皮。

    聽到響動,何瑞澤慌亂的給她攏衣服。

    林辛言醒了過來。

    “你在干什么”

    她的話還是說完,就發現自己身上衣服的扣子已經被解掉。

    轟

    大腦被什么炸開。

    她慌亂的爬起來。抱住自己的身子,瞳孔聚攏,不可思議,震驚的盯著何瑞澤,“你”

    “我”何瑞澤想要解釋,但是找不到詞匯。

    林辛言冷靜了兩秒,幾乎已經能理清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不愿意相信何瑞澤能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但是事實就擺在面前。

    她敬重,帶有愧疚,特別不想傷害的一個人,卻對她

    “滾”

    林辛言歇斯底里的吼。

    心痛,屈辱,失望,填滿她整個心口,悶疼的不能呼吸。

    “你聽我說”

    何fg668瑞澤試圖解釋。

    林辛言冷笑,“事實擺在面前,你解釋什么”

    “我”何瑞澤盯著她失望的神情,唇角緊抿解釋的話沒在說,而是說道,“我守護了你那么多年,我只是要一次你而已。”

    “你,你在說什么”

    她的心像是栓了巨石一樣,不斷的往下沉。

    “你早已經不是chunv,連孩子都生了,何必裝清純。”何瑞澤附身靠過來,一把抱住他,“我會娶你,小曦,小蕊我也會把他們當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樣”

    “走開。”林辛言用力的推他,“你放開我。”

    “來不及了。”已經到這個地步,就算他不做,她也會恨他的。

    既然如此,不如做了。

    “放開我,放開我。”林辛言瘋狂的推搡,試圖掙開他的懷抱。

    男女力氣懸殊大,哪怕何瑞澤不是體力型,但是力氣也比林辛言大很多。

    她根本推不開他。

    何瑞澤將人壓在了沙發上,胡亂的吻著她的臉,頭發,脖子。

    林辛言扭著頭,看到桌子上的酒瓶,伸手抓了過來,朝著何瑞澤的頭砸了下去

    嘭的一聲

    鮮紅的液體瞬間順著他的頭發滴落下來,她身上也是,帶著濃濃的紅酒氣。

    何瑞澤似乎不敢相信,她會砸自己。

    頭皮一陣陣的刺痛,如果沒有紅酒掩蓋,此刻一定會有鮮血流下來。

    甚至有血腥氣。

    趁著何瑞澤松懈,林辛言奮力的推開他,何瑞澤被推的猝不及防,摔在了地上。

    林辛言只有一個念頭,逃走,根本沒去看他如何,她拉上褲子的拉鏈,雙手緊緊的攏著衣服,跑出包間。

    一路跌跌撞撞,時不時往后看一眼,看何瑞澤有沒有追上來。

    何瑞澤忍著痛,追出來,“言言”

    林辛言聽到他的聲音,緊繃的那根弦,頃刻間崩斷,她跑的更加的快了,根本沒注意前面的路,和門口的人撞了個正著。

    她抱著自己,“對不起,對不起,麻煩讓一下。”

    對方并沒有讓開路,而是伸手抬起她的下巴。

    四目相對之時,都是震驚。

    林辛言張著嘴,“怎么是你”

    宗景灝沒有回答,而是盯著她的樣子,上衣的扣子全部被解開,不是她雙手緊緊的攏著,里面的內衣都會暴露出來,白色的布料,染滿了血一樣的紅色,頭發凌亂,臉上有眼淚,有酒嘖。

    褲子完好,再往下,一雙光著的腳。

    她穿的高跟鞋,高跟鞋不適合跑路,所以在她得到空隙逃跑時,脫了鞋子。

    宗景灝看著她,眼底翻起驚濤駭浪。

    什么話也沒說,脫了身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攔腰將人抱了起來,放進車里。

    林辛言縮著身子,窩在座位上。

    像是收到了極大的驚嚇。

    宗景灝啟動車子開走,車速放的很快。

    他臉部線條格外的冷硬,唇線緊抿如一條鋒利的劍。

    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他拿了起來看也沒有看,直接掛斷。

    他剛放下又響了起來,大有他不接,就不罷休的樣子。

    他按下接聽鍵,立刻傳過來一道男音,“過來沒有大家都等著你呢。”

    “我不去了。”

    “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你怎么能不過來”

    對方的話還沒說完,宗景灝就把通話掛斷,手機往中控臺一丟。

    他的手指用力的搓著,剛想開口問林辛言發生了什么事情,手機再次響起來。

    隱忍的暴戾,終于在這一刻爆發,他拿起手機,按下接聽鍵,“我說我不去了,你是聾子還是聽不懂人話”

    關勁被嚇的一個激靈,這是怎么了

    他沒招惹他吧

    “我,我就是想問問,那個車我已經買好了,要不要把鑰匙給你送過去”關勁小心翼翼的問。

    上次聽到于豆豆說林辛言想買車。

    他就讓關勁去打聽她看上是那款,然后買回來。

    “先放你哪里。”宗景灝掛了電話,為了不被人打擾,他直接gongshaohua將手機關機扔到一旁。

    這時,車子也開到了他的住處。

    不是別墅,而是離公司很近的一家酒店,他長期包下來的房間。

    這里離公司近,太忙他會在這邊休息。

    家里有于媽,要是帶著林辛言回去,她肯定要說很多話。

    現在他只想安靜。

    不想被任何人打擾。

    車子停好他將林辛言抱下來。

    進入酒店,坐上電梯。

    林辛言埋著頭,很安靜,像是還沒從驚魂中回過神來。

    進入房間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