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3章,腰間被堅硬抵住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3章,腰間被堅硬抵住

    進入房間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

    然后,到浴室浸濕一塊毛巾給她擦臉,越看她的樣子,越惱火,扔下毛巾,站在她跟前,壓抑著開口,“發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弄成這個樣子”

    想到何瑞澤對自己的行為,林辛言就渾身發抖。

    她不知道怎么說,能說什么。

    “說話。”忽然他扣住林辛言的雙肩,盯著她的眼睛,“告訴我,你失身了沒有”

    有颶風在他瞳孔凝聚。

    林辛言搖頭。

    如果她不醒來,她不敢往下想。

    她怎么都沒想到,何瑞澤會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

    宗景灝眼里凝聚的那股颶風,沒有散去,依舊盤旋在他的眼底,“誰對你做的”

    林辛言抿著嘴唇,不說話。

    只是抱著身子瑟瑟發抖。

    “我問你話呢”他咬著后牙槽,抑制不住的憤怒。

    林辛言睜著眼,眼淚毫無征兆的涌了出來。

    她依舊沒吭聲,眼淚無聲無息的往下落,一顆,一顆,順著她的臉頰往下淌。

    宗景灝在床邊來回晃蕩。

    他從未這般不冷靜過。

    林辛言閉著眼睛,很快的他到動作,戛然而止,屋子里靜的只能聽到他的呼吸聲,和她的抽泣聲。

    濃重的一團黑影輕扎下來,抱住她因為不安而瑟瑟發抖的身子,他細膩灼熱的手心輕輕的撫摸她的臉,憐愛而疼惜,最后吻在她的鼻尖。

    在這個過程里,林辛言是無措的,震撼的,驚愕的,也是透軟的,她感覺到了,宗景灝從未表達過的情意。

    “去洗洗。”宗景灝抱起她,走進浴室。

    放了一池子的溫水,冒著裊裊的霧氣。

    林辛言愣愣的看著他。

    她從未想過,這樣一個驕傲如神一樣的男人,會為她做這樣的事情。

    宗景灝轉身看她,“要我給你洗嗎”

    什么

    林辛言連忙搖頭,拒絕的快,“不用,不用。”

    “我在外面等你,需要什么叫我。”他交代。

    “好。”

    浴室的門關上,林辛言從里面反鎖住,確定打不開之后才敢脫掉身上臟亂的衣服。

    何瑞澤的行為,讓她現在還心有余悸。

    她下入水中,溫度剛好,她沉沒到底,頭發如海藻一般漂浮在水面,依稀可以看見下水沉著一副姣好的身軀。

    她揉著身上的每一寸肌膚,她不敢去想,她昏迷時何瑞澤對她做了多少事情。

    她用力的洗,想要洗干凈,被觸碰過的皮膚。

    浴室外,宗景灝明顯感覺到林辛言沒說實話,她怎么會不知道是誰

    她不說,肯定是不想說。

    宗景灝拿起床頭的座機,給關勁打了一通電話,“你去查一下,林辛言今晚和誰一起去的ks私人會所。”

    “好。”關勁應聲。

    宗景灝撂下電話,坐在床邊揉著眉心。

    過了許久,林辛言一直沒出來,他去敲門,“還沒好嗎”

    “好了。”林辛言正在裹浴巾,這里面沒有衣服她可以穿。

    泡了一個多小時,她很清醒了,也冷靜了下來。

    她打開門,宗景灝站在門口,上身襯衫,領口微敞著,黑色的西褲包裹著一雙修長筆直的大長腿,一瞬不瞬看著她。

    她的頭發還是濕的,肩上還有水珠,在她白皙的肌膚上,顯得晶瑩剔透。

    林辛言雙手抓著浴巾,害怕浴巾會脫落一樣,“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嗎”

    “嗯。”宗景灝收回目光淡淡的應聲。

    “你能出去給我弄一套衣服嗎,能穿就行。”

    宗景灝看了她兩秒,“知道幾點了嗎”

    她搖了搖頭。

    “都一點多了,大半夜你要我去哪里給你弄衣服”就算是商場這個時間也關門了。

    宗景灝找了一件自己的襯衫給她,“你先湊合一下,明badajg天早上我再給你去買。”

    林辛言拿著沒穿,蹉跎著,“我想回家。”

    宗景灝的臉漸漸的冷了下來,“不記得自己的身份”

    上次她可是答應了的,怎么想賴賬

    宗景灝長臂一身,扣住她的腰,兩具身子緊緊的貼在一起,她剛想反抗,就被宗景灝抓住手,看著她的眼睛,“你得習慣我這樣碰你。”

    林辛言低下眼眸,安靜的靠在他的懷里。

    “我困了。”

    “我抱你睡。”他將人抱起來,放進被窩里,緊跟著他也鉆進來,從后面摟住她。

    林辛言不適應被抱著。

    扭動著身子,想要從他的懷里掙脫。

    宗景灝皺著眉,警告道,“別動。”

    林辛言瞬間僵硬,她似乎感覺到他堅硬的身軀,愈發的滾燙,腰間被堅硬的東西抵住。

    她不是沒經過人事的小女孩,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她不敢在動,連呼吸都放的很緩,就怕刺激到身后的男人。

    雖然她同意和他保持夫妻關系,但是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和他有夫妻之實。

    “放松,你這么僵硬,我像是抱著一塊石頭一樣。”宗景灝閉著眼睛,將那股燥熱盡數掩蓋。

    林辛言的身體不受控制。

    根本無法放松下來。

    她沒穿衣服,被他這樣抱著,她怎么能放心他會老實。

    而且,他已經有了反應。

    似乎還很強烈。

    “乖。”他在后面吻她的頭發。

    林辛言咽了一口口水,“我雖然答應你,但是,但是,你必須得經過我的同意,才可以”

    “可以什么”他忽然睜開眼睛,唇角挑著一抹逗弄的笑意。

    林辛言的臉埋在枕頭里,“你知道。”

    “我不知道。”

    他唇角的笑意愈發的濃厚。

    林辛言裝睡著,不在吭聲。

    很明顯宗景灝是故意的,明知道,還故意問。

    讓她難堪。

    宗景灝躺平身子,仰望著天花板,問,“什么時候你才能同意”

    心甘情愿的和他做夫妻之實

    林辛言眨了眨眼睛,她不知道,至少現在她是排斥的。

    她不想這么就把自己交出去。

    第一次是不得已。

    這一次,她一定要自己做主。

    “等我能接受異性時。”

    宗景灝:“”

    她一輩子不接受,他還一輩子不能碰她了

    簡直扯淡

    難不成要他做和尚去

    林辛言再次閉上眼睛,不在說任何話,偽裝出已經睡著的樣子。

    她身體是僵硬的,并沒有睡著時的放松。

    宗景灝扭頭看著她,而后笑了,翻身過來摟住她睡覺。

    林辛言睡的很熟,早上六點多才醒。

    旁邊的男人睡的還很熟,林辛言掀開被子輕手輕腳的下床,怕把他吵醒,沒注意到她睡覺時裹著的浴巾早已經松了,被宗景灝壓著,她起身,身上猛的一涼,這發現浴巾已經散落。

    她伸手想要拉回來時,宗景灝動了動。

    林辛言怕他醒了看見自己光著,又鉆進被窩。

    宗景灝翻了個身,腿壓在了她的身上,摟著她,繼續睡。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