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6章,達成協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6章,達成協議

    他現在還小,能力有限,只能暫時和這個負心漢合作。

    宗景灝低頭看著這個小家伙。

    這么小,就知道為林辛言著想了。

    懂得感恩。

    不得不說,林辛言教育的很好。

    母慈子孝。

    大概就是他們母子兩個的樣子。

    這時有服務員來收拾桌子,將上面兩位客人吃的碗筷收掉,用抹布擦掉殘渣,抹布不知道了擦了多少張桌子了,已經不干凈,擦過的桌面還有油光。

    林曦晨拉開椅子,“你坐吧。”

    他自己熟練的爬上椅子,等著林辛言拿吃的過來。

    “嫌棄這樣的地方”林曦晨看著他。

    宗景灝瞧了他一眼,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不是嫌棄,只是沒來過這樣的地方吃早飯,而且還有人時不時的偷看。

    搞得他像是動物園里,供人欣賞的玩意兒。

    這種感覺很不好。

    林辛言端著粥和蒸餃,還有小油餅zpizex和雞蛋餅過來。

    她從托盤里端出粥一碗放在林曦晨跟前,一碗cshc放在宗景灝跟前,還有一碗放在自己的位置上,端下吃的,她將托盤放回去,坐到位置上。

    林曦晨早已經開吃,一邊喝粥一邊啃蒸餃。

    吃的特別香,很好吃的樣子。

    “慢點吃。”林辛言拿紙給他擦嘴角的粥嘖。

    宗景灝看著他,這小家伙胃口倒是好。

    “你怎么不吃”林辛言不見宗景灝動筷子問道。

    宗景灝這才拿起勺子,舀了口南瓜粥,粥里的大米煮的很爛,南瓜也是熟透的很甜,帶著這南瓜獨有的香甜味,味道很好。

    林辛言看著他的表情問,“好喝嗎”

    “嗯。”宗景灝沒抬頭,又舀了一勺子放進嘴里。

    林辛言彎著眉眼,笑了。

    這家店離他們住的不遠,莊子衿發現的,帶他們來這里吃過,林曦晨第一次吃這里的南瓜粥就喜歡上。

    “這個也好吃。”林曦晨夾了一個蒸餃遞給宗景灝。

    他抬起頭看著他夾在筷子里的蒸餃,他吃過不少餃子,不管是于媽做的,還是餐廳里吃的,餃子的形狀都很別致,捏的很漂亮。

    但是這個不好看,看著還挺油膩。

    “很好吃的。”林曦晨睜著明亮澄澈的大眼睛,期待的看著他。

    宗景灝對上林曦晨的眼睛時,愣了一下,這雙眼睛很漂亮。

    和他小時候的一樣。

    他記得于媽看的那張照片里,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他附身下來,張口含著林曦晨夾給他的那顆蒸餃。

    三鮮餡的。

    他看著表皮油膩以為吃到嘴里會很膩,但不是,味道很鮮。

    “好吃吧”林曦晨問。

    他覺得味道好也想別人認可,所以此刻忘記對面的這個男人,是個負心漢,只是單純的想要去證明一下,他喜歡吃的餃子,味道很好。

    宗景灝察覺出他的小心思,給他潑了一盆冷水,“湊合。”

    林曦晨,“”

    “哼,你舌頭肯定有問題。”林曦晨不服氣。

    宗景灝,“”

    他很健康,舌頭也沒問題。

    吃完早餐,林辛言去付錢,宗景灝和林曦晨先走。

    坐進車里,林曦晨靠過來,“你打算怎么做需要我做什么”

    這是和他統一戰線了

    宗景灝對他勾手指,這次林曦晨很聽話的附耳過來。

    “報仇的事情交給我,你呢,一定要在我不在的時候保護好你媽咪,別再蠢的讓人算計了。”

    “我媽咪不蠢”林曦晨一下子炸鍋了。

    “還不蠢”差點讓壞人得逞了。

    “不蠢。”林曦晨搖頭,“是熟人,我媽咪掉以輕心了,不是蠢。”

    林曦晨堅決不認可宗景灝對林辛言的評價。

    “我媽咪蠢,你還喜歡她,你不是更蠢嗎”林曦晨寸步不讓。

    宗景灝,“”

    這話,好像有那么幾分道理。

    只能承認林辛言不蠢,不然這小家伙還得和他掙論。

    “我會保護好我媽咪。”林曦晨朝他伸手,“手機給我,我得有你的號碼,這樣我們好聯系。”

    林曦晨的心思,真的很細膩。

    宗景灝給了他手機,他撥了自己的號碼。通了之后把手機還給宗景灝,“給你,這上面是我的電話,我也有你的。”

    林曦晨正式的伸出手,“合作愉快。”

    他看著林曦晨伸到他眼前的小手,哭笑不得,搞得那么正式

    行吧。

    他伸出手,握住林曦晨的小手,小家伙的手肉球球的,很軟。

    “合作愉快。”

    “我們達成協議了哦”

    “達成什么協議”林辛言付好賬,上車就聽見林曦晨說的這句話。

    她看看兒子,又看看宗景灝,疑惑的問,“你們在說什么”

    “我們說話了嗎”

    半天林曦晨也沒找到說辭,只能死不承認。

    “難道是我聽錯了”林辛言皺著眉,她沒聽錯,明明林晨曦說話了。

    “你聽錯了。”林曦晨往她的懷里鉆,摟著她的脖子撒嬌,“媽咪,你還不老,怎么就會出現幻聽了呢”

    “臭小子。”林辛言揉兒子的頭發。

    宗景灝從后視鏡中看他們的互動,眸光微閃。

    回到住處林辛言送兒子回住處。

    宗景灝等了一會兒她。

    林辛言重新坐進車里,“你去公司嗎”

    “把你手里的證據給我。”他答非所問。

    林辛言愣了一下,“什么證據”說到一半她似乎又想起來,他說的是什么,

    “東西都在于豆豆哪里。”

    “讓他拿過來。”

    “你要”林辛言不大理解,他要那些證據干什么

    “你以為,有證據就可以然將她繩之于法嗎”何家的生意做的不好,但是何家的根基深。

    有人脈。

    到時候花點錢就能將案子摁下去。

    不但不能把對方扳倒,反而露出底牌給對方。

    “你要幫我”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問出這句話的。

    內心有期待,也有不敢置信。

    不敢置信,他會替她做這件事情。

    他目不斜視,淡淡的嗯了一聲。

    林辛言的雙手遽然一收。

    側頭看向窗外,不想被人發現她內心的震驚于喜悅。

    第一次期待沒落空。

    緩了一會兒,她給于豆豆打電話。

    那邊于豆豆相當的興奮,“我跟你說,我找到了b市大城律師事務所的律師了,我正想找你呢,什么時候我們商量一下,找個日子把訴訟提交上去。”

    “你有空嗎”林辛言問。

    “有啊。”

    “我們見一面吧,把你手里掌握的證據,一起帶過來。”林辛言說。

    “好。”

    “我去哪里找你”于豆豆問。

    “萬越。”這句話是宗景灝的,因為他現在要去公司,林辛言才發現他開的方向是市中心。

    掛了于豆豆的電話,林辛言抿了抿唇,“你去公司,我去干什么”

    他空出一只手,握住她的,手指摩挲著她的手心,“陪我。”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