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7章,清一色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7章,清一色的男人

    林辛言,“”

    想到等會于豆豆也要過來,她也沒多言,反正這幾天她也沒有事情做。

    店里的事情有秦雅在打理。

    她很久沒這么清閑過了。

    生下林曦晨和林蕊曦,她要準備考試的事情,后來工作,這幾年她沒放松過,趁著這幾天休息一下也好。

    她靠在椅背上,放松了身體,抽出被宗景灝攥住的手,“你好好開車。”

    掌心忽然空了,像是少了很多東西一樣,宗景灝握回方向盤,那種空虛的感覺也沒消失。

    心口像是缺了什么,只有靠近這個女人,那種空虛感才會減少。

    前面十字路口亮著紅燈。

    他像是無意的舉動,手隨意的搭在了9f林辛言的大腿上。

    林辛言,“”

    這人。

    他的手指隔著布料輕輕地摩挲她的肌膚,趁著林辛言沒拒絕,說道,“我們是夫妻。”

    你不讓我碰,總得給點甜頭不是。

    他是正常男人,不能把他當和尚對待。

    大腿對女人來說,很隱私的部位了,而且他的手還不老實,總是在她的腿上廝磨,磨得的人口干舌燥。

    她的手抓緊衣擺,側著頭,不敢去看他。

    心臟,咚咚的跳個不停。

    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不受自己控制。

    這顆心,總會因為這個男人,不理智的加速跳動。

    林辛言沒拒絕,宗景灝的心情很好。

    掌心握著她的腿,沒再動,駕駛著車子在車水馬龍的市中心穿梭,到高樓林立的商業區。

    很快車子開到萬越集團大廈下的地下停車場,因為這輛車是宗景灝給林辛言新買的,這里沒記錄,停車場的工作人員,并未上升欄桿,示意道,“這里是萬越集團的地下停車場,不給外人停放,請到別處去。”

    宗景灝降下車窗,工作人員看到是他,連忙把桿子升上來,賠著笑臉,“是宗總啊,我沒看見。”

    老板的車都攔,他可不想丟工作。

    目光觸及到旁邊坐著的女人,愣了一下。

    他來工作有四五年了,從來沒看見他車里做過女人,這是頭一次。

    不由得多瞅了兩眼。

    宗景灝瞟了他一眼,將車窗升起。

    隔絕了外面的目光。

    車子停下,宗景灝將車鑰匙遞給了林辛言。

    她伸手接了過來。

    “謝謝。”雖然他一直在強調他們是夫妻關系,但是林辛言知道,這段婚姻,并不是你情我愿,相互喜歡的成果。

    而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不得已,才完成的婚姻。

    這車她了解過,得一百多萬。

    他不要錢,她覺得挺不好意思的。

    總要表達一下謝意。

    “真想感謝我”

    宗景灝的唇角噙著一絲笑。

    林辛言正色道,“那是自然。”

    他附身臉靠了過來,“有誠心的話,親我一下,就算表達了你的誠意,如何”

    林辛言,“”

    這人,怎么沒完沒了了

    不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

    他的公司

    讓人看見了,他要不要臉了

    林辛言推他,“別鬧了。”

    “那先欠著。”他拿著林辛言的手,纏進他的臂彎內,朝著電梯走去。

    林辛言挺別扭的,她咬著唇,問,“讓公司里的人看到會不會不好”

    她這身份挺尷尬的。

    況且他才剛退婚,別人會不會因為她是讓宗景灝退婚的第三者

    “我不想被人誤會我是第三者,我不喜歡。”

    她不喜歡第三者這種生物。

    說什么是愛情遇到的太晚了。

    是錯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

    在她看來,那些都是借口。

    就像林國安,變心了,可以不顧發妻的死活,只圖自己快樂。

    “等以后,如果有機會我們再這樣。”

    如果,以后他真的喜歡她,不是現在一時的新鮮感。

    她愿意挽著他的手,站在世人的面前。

    宗景灝的心思微沉,臉部線條忽然變得冷硬。

    他也不喜歡第三者。

    因為他家里面就有一個。

    他放開了林辛言的手。

    這時電梯停下來,有人進來,看到宗景灝打招呼道,“宗總。”

    宗景灝微微頷首,表示回應。

    電梯里異常的安靜。

    宗景灝悄悄地伸手去碰林辛言的手。

    林辛言如觸了電一般,趕緊將手背在身后,挪了一步離他遠一點。

    站前電梯門前的那個萬越的職員,聽到動靜,回頭看一眼林辛言,“你也是萬越的職工嗎怎么沒見過你”

    林辛言六年前來萬越上過幾天的班,給宗景灝當翻譯,不過沒幾天,過去了這么久,根本有沒人會認識她。

    林辛言的大腦快速的運轉著,找不到好的解釋,于是扯了個謊,“我新來的。”

    “哦,那個部門的”這位男同事挺熱心,而且善談。

    林辛言,“”

    她蹉跎搓著手。

    宗景灝站的筆直,挺拔的身軀站在電梯里,占了不少的空間,籠罩一片暗影。

    他的唇角微微勾著,似乎要看看林辛言接下來怎么圓謊。

    叮的一聲。

    就在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回答時,電梯停了下來。

    那個同事走了下去。

    林辛言松了一口氣,肩膀微墜。

    “我還缺個秘書。”

    宗景灝仰著下顎。

    林辛言看他一眼,拒絕道,“不可能,我有我自己的工作。”

    她才不要來這里伺候他。

    除非她瘋了才會放棄自己喜歡的設計,來給他做什么秘書。

    “要不我給威廉夫人說一聲,這里的分店不用開了”

    林辛言瞬間認慫。

    “不要。”

    “不要什么”

    “不要和威廉夫人說。”

    “也行。”

    “你親我,我就不說。”

    “”

    林辛言快被他的無賴逼瘋了。

    “你是土匪無賴嗎”

    “我本來就是。”

    “”

    忽然林辛言的腰被他扣住,她還來不及反應,濕熱的呼吸便已經逼近將她籠罩。

    柔軟的唇瓣,印在她的額頭。

    很快宗景灝又放開她,整個過程很快,快到林辛言以為剛剛是幻覺。

    但她知道不是,她還能清楚的感覺到,額頭的溫熱,他氣息的殘留。

    他站在一旁,唇角帶笑,像是得到了心愛玩具的孩子。

    電梯停下來,宗景灝走下電梯,朝著辦公室走去,說道,“我渴了。”

    林辛言左右環顧,身邊也沒人,他在和她說話嗎

    很明顯,就是和她說話呢。

    這周圍沒有人。

    這真把她當秘書使喚了

    林辛言嘆了口氣,好在她在這里呆過幾天,知道茶水間在什么地方。

    她輕車熟路的找到茶水間,到了一杯開水。

    這里有些變化,以前的人幾乎都沒了,而且之前還有幾個女人,現在都變成了清一色的男人。

    她有幾分感慨,時間果然是能改變很多事物的。

    財務部經理韓芷瑩,拿著這個月的報表上來給宗景灝簽字。

    剛好在總裁辦公室門口和林辛言撞上。

    林辛言手里端著水,不小心濺到她身上一些。

    她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