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108章,得饒人處且饒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108章,得饒人處且饒人

    她身上的衣服是剛買的,花了她四萬多,專門為月底來送報表見宗總而穿的。

    每個月也就送報表才能見到宗總人。

    平時也只有大一會議時才能看到,大會議時有上百名的高管,她的位置又可后,都看不太清楚他。

    這是她唯一接觸總裁的機會。

    而且他退婚了,現在是黃金單身汗。

    有機會總要努力的把握一下。

    萬一要是被看上了,那就是總裁夫人。

    林辛言光顧著感慨了,確實沒看見門口有人,是她疏忽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句不是故意的話就想打發我嗎知道我身上這衣服多少錢嗎你賠的起嗎”韓芷瑩瞪著她,這么漂亮的衣服沾上了水澤,怎么去見宗總

    這臉沒見過,“新來的”

    林辛言怕她又會像那個職員一樣問她是那個部門的,便說道,“不是。”

    韓芷瑩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宗景灝身邊除了已經走了的白竹微,身邊沒有女人。

    這層也沒女人,她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難道也是聽說宗景灝退了訂婚,來獻殷勤的

    想到這里,韓芷瑩的臉色更加的陰沉了。

    “你是要進去吧,我幫你開門。”林辛言感覺到不好意思,因為自己把水弄到她身上去了,她剛想去推門,卻被人抓住手腕。

    然后用力的甩開。

    林辛言的身體往后一仰,腳下倉促了好幾步,手里的水因為她身體重心不穩,都撒了出來,潑到她胸口,連脖子上都是水。

    好在水不是很熱了,沒燙到,只是濕了衣服。

    她穿著是絲質的裙子,一被水浸濕,里面的內衣都透了出來,她趕緊捂住胸口。

    她雖人生養過,但是身材保持的很好,該有的地方一點不小,該沒肉的地方也足夠纖細。

    韓芷瑩看到她的胸部時,愣了一下,轉瞬冷笑道,“不要臉,穿成這樣是想gouy誰”

    韓芷瑩覺得她也來在宗景灝面前刷存在感的。

    想和她搶

    “臭不要臉”

    林辛言也火了,她都道歉了,為何還這么咄咄逼人

    “得饒人處且饒人,沒聽說過嗎還是大公司的員工,這點胸懷都沒有”

    “你,你說誰”韓芷瑩堵的半天沒說出話來。

    林辛言懶得理會她,轉身想要去茶水間再去倒一杯。

    手臂被人扯住,“想走,沒門。”

    “給我道歉”韓芷瑩氣勢凌人,怎么說她都是萬越集團的財務經理。

    而林辛言只是一個剛進公司的職員,她怕什么

    她有自信鬧開,吃虧的也不是她。

    林辛言詫異的看著她,“潑你身上水,我已經道歉了,現在言應該是你給我道歉。”

    “哼,你就憑你也配,我給你道歉”韓芷瑩冷笑道,“我看你是不想在公司里呆了,一個剛進公司的小職員,也敢這么放肆,是活的不耐煩了嗎信不信我玩死你”

    “”

    這時,辦公室的門從里面打開,很快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現在門口。

    他的目光環視一圈后,最后定格在林辛言身上,地上灑的都是水。

    她的身上也是。

    “總宗,我來給你送這個月的報表,沒想到這個新來的職員,潑我一身水,不道歉,還很囂張,我們公司不應該要這種人。”

    韓芷瑩趕緊先告狀。

    畢竟這事,誰先開口,就能站上風。

    她已經把責任劃分好,林辛言后來再說話,就成了辯解。

    說話時她撩了撩做的很漂亮的頭發,往宗景灝身邊靠了靠,低著頭一副她受了委屈,需要被做主的樣子。

    剛剛宗景灝在屋里聽的清楚,林辛言一開始就道歉了,是她咄咄逼人。

    “你說怎么處置。”宗景灝看著林辛言問。

    林辛言還沒來得及說話,韓芷瑩就驚喜的仰視著這個高大如神一樣的男人,他是再問,她要怎么處置這個女人嗎

    受寵若驚。

    韓芷瑩只覺得心臟都要跳出了胸腔。

    “這種人,自然是不能留izufe在公司了,人品有問題。”韓芷瑩義正言辭道,說話時目光來回的在宗景灝的身上巡視。

    西裝筆挺,身軀堅毅挺拔,渾身上下散發著不容人忽視的上位者氣場。

    越看,她心跳的越快。

    空氣安靜了兩秒。

    林辛言的目光定格在韓芷瑩身上,深深的吸了口氣,不想再與她計較,問宗景灝,“你還渴嗎”

    “嗯。”

    林辛言轉身去茶水間。

    韓芷瑩有那么兩秒反應不過來,這是什么意思

    像是反應過來什么似的,“宗總您要喝水呀,我去給您到。”

    說著她轉身,試圖跑到林辛言前面把水倒過來。

    宗景灝懶得看她,“從今天起,你不用來上班了。”

    韓芷瑩的臉色變了變,是在說她嗎

    應該不會啊。

    “那個宗總,不是我,是她人品不行”韓芷瑩試圖解釋。

    她慌亂極了,事情怎么是這樣的呢

    不是應該那個女人滾蛋嗎

    目光觸及到手里的文件,韓芷瑩找到理由,一把扯住宗景灝的西裝,“宗總,這是這個月的報表,剛才是那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女人,在這里放肆,我算是公司的老員工了,您怎么能說讓我不用來離上班呢該走的不是她嗎”

    宗景灝的臉色陰沉的盯著她抓著自己衣服的手。

    關勁辦事回來,正要去向宗景灝匯報,就看到韓芷瑩拉著宗景灝的畫面,神色一頓。

    什么情況

    宗景灝最討厭別人碰他了。

    這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不在的時候,發生了什么

    他錯過了什么

    “宗總。”關勁走過來。

    “這個人,不要讓我再在公司里看到。”宗景灝扯開韓芷瑩的手,甩開,像是碰了什么臟東西一樣。

    韓芷瑩不服氣啊,怎么是她被趕走

    “宗總”

    她還想解釋,抹黑林辛言,結果被關勁抓住,淡漠地道,“走吧,宗總的脾氣你應該知道,他說過的話什么時候改變過”

    “可不是我的錯啊。”韓芷瑩現在也不覺得自己有錯。

    林辛言一手端著水杯,一手捂著胸口,朝這邊走來。

    關勁看到她時,愣了一下,她怎么來了

    “林小姐。”關勁換上一副笑臉。

    林辛言微微點頭,“他渴了,我先進去。”

    “好。”

    關勁看著林辛言身上濕了的衣服,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兒。

    韓芷瑩懵了。

    她兩眼發直癡,癡呆呆地望著關勁,“你叫她林小姐,你認識她”

    “嗯。”關勁拿掉她手里的文件,“給我吧,收拾一下東西,今天就走吧。”

    “她是誰”韓芷瑩咽了一口口水,她已經感覺到了她和宗景灝的關系。

    剛剛她和關勁的樣子也很熟絡,像是認識很久的老友一般。

    “她是誰”

    關勁看了一眼關上的辦公室門,心想,大概是宗景灝心尖上的人吧。

    辦公室內,宗景灝脫掉了西裝外套,身上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

    袖口挽著,露著半截結實的小手臂。

    林辛言將水放到他跟前,“水。”

    宗景灝抬起眼眸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