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09章,別對我太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09章,別對我太好

    宗景灝抬起眼眸,視線落在她捂著胸口的手上,直勾勾地問,“燙到了”

    “”

    林辛言扭頭,受不了他太過直白的目光,“沒有。”

    說完便朝著洽談區走去,坐到沙發上,彎身抽出幾張紙,擦拭脖子上的水嘖。

    跟前的光線,忽然被籠罩,不知道宗景灝什么時候走了過來,林辛言輕咳了一聲,“你那么多事情要處理過來干什么”

    她送水進來的時候,他的辦公桌上放著需要簽署的文件,老高一摞。

    宗景灝像是沒聽見,拿掉她手里的紙巾,“我幫你擦。”

    “不用。”林辛言去抓他手里的紙,他的手一抬,她撲了個空。

    “聽話。”宗景灝蹲下,蹲在她的雙腿前,輕輕的扯開她的領口給她擦拭她肌膚上的水嘖。

    他低著眼眸,長長的睫毛在眼瞼下方遮出一片陰影,樣子極為認真,像是在擦拭什么珍貴的瓷器一樣溫柔,讓林辛言恍惚了好幾秒。

    她微微地側過頭,不敢把他看得太久。

    她怕。

    怕這一切不過是,一場瑰麗的夢幻。

    不是真實的。

    “別對我太好。”她不想陷進來。

    陷進他溫柔的陷阱。

    她不去刻意的想自己的身份,但是事實卻是存在的。

    那晚過后,她想這輩子她都不會擁有愛情了。

    她失去了擁有美好的資格。

    她也否認不了,宗景灝在她的歲月中,他的痕跡愈發深刻了,不至于不可磨滅,卻也無法忽視,她像是習慣了他的霸道,時而不正經的樣子,偶爾的溫柔,一點一點的將她從未開啟過的心田逐漸占據。

    他輕笑,“我想對你好。”

    林辛言的眼眶微微泛紅,他不想被宗景灝發現,故意冷聲道,“沒眼光。”

    “”

    第一次聽到有人自己損自己的。

    他挑著唇角,“是挺沒眼光的,長得也不要看。”

    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這么稀罕呢

    他仔細端詳眼前的女人,她的眉眼,鼻子,嘴唇,下巴,臉頰,都是不最出眾的,可是組合在一起,出奇的驚艷。

    六年前她給人的感覺是清純,像個天真的女孩。

    現在的她經歷了歲月的羽化,身上沉淀著溫和,知性,更加的有女人味。

    咚咚

    辦公室的大門被敲響,宗景灝的動作一頓,抬起眼眸和她對視兩秒,他站起來,將丟在沙發上的西裝拿給她,“穿上。”

    林辛言低頭看看自己的樣子,接過來,披在了身上。

    她弄好,宗景灝才低沉的開口,“進來。”

    關勁帶著于豆豆走進來。

    于豆豆第一次來這樣的地方,一路上沒少東瞅西望,進入宗景灝的辦公室后,更是發出了一聲感嘆,心想有錢人就是會享受。

    他的整個家,也沒有他辦公室一角大。

    “坐下吧。”關勁提醒了他一聲。

    于豆豆笑了下,挺不好意思的,剛剛好像有些失禮。

    他在林辛言對面坐下來,“你要的東西我帶來了,你想好要怎么做了是嗎”

    林辛言抬頭看了一眼宗景灝,點了點頭,“是的,你把東西給我吧。”

    于豆豆沒立刻拿出來,而是追根究底的問,“你打算怎么做我跟你說,你剛回來不知道國內的情況,b市的大城律師事務所在全國都是很有名氣的,里面的律師個個精英,如果我們能請到一位,給我我們做代理律師,贏的可能性很大。”

    說著他的神色暗淡了下來,“我本來找到一位,但是聽到對方是何家人后,又拒絕了。”

    林辛言在這一刻,才明白宗景灝的用意。

    如果只憑于豆豆手里的證據,恐怕并不能將何瑞琳怎么樣。

    到時候何家出面找找人,花點錢也就把事情摁下去了。

    “你怎么不說話”于豆豆盯著林辛言。

    “你把東西給我把,這件事情也交給我。”

    “你準備怎么做,你可以幫你啊。”于豆豆不是不相信林辛言,只是覺得這不是一個人的事情,他們兩個應該都努力,不能把事情推給她一個人去做。

    他知道這事不簡單。

    畢竟過去了六年了。

    林辛言攏了攏身上的西裝,溫聲道,“你應該也察覺了,這件事情做起來并不簡單,何家是有頭有臉的人家,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憑你我,做不到。”

    “那怎么辦”于豆豆一下坐不住了,整個人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你別急。”林辛言趕緊安撫他,“所以我才叫你把東西給我,這事有人幫我們。”

    “誰”

    于豆豆很快反應過來。

    他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很快他有趕緊閉住,緊緊的抿著。

    他小心翼翼的指向站在一旁,一直表情冷淡的男人,“他要幫我們嗎”

    林辛言點了點頭。

    他猛的收回手,握著自己剛剛伸出的手指頭。

    反應過來立刻把他帶來的東西都放到了桌子上。

    “需要我做什么,盡管開口。”于豆豆訕訕的笑笑。

    林辛言看了一眼,確定是他給自己看過的東西。

    同一時間。

    林辛言的住處的門被敲響了。

    莊子衿去開的門。

    何瑞澤頭上包著紗布,頭上的傷清理過,身上的衣服也換掉。

    莊子衿愣了一下,“你的頭,怎么弄的怎么受傷了”

    何瑞澤的神色一梗,而后笑著,“不小心碰到了。”

    “小心點。”莊子衿關心的道。

    畢竟認識那么久了,雖然知道女兒和他不可能,但是該有的禮貌還是不能少。

    “我會的,言言呢”他往屋里瞅,沒有看到林辛言的影子。

    “昨天一夜沒回來,早上回來一下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莊子衿道。

    “哦這樣啊,我是來找她,伯母怎么都不讓我進屋”何瑞澤笑問。

    “瞧我,忘了。”莊子衿連忙讓出空隙,讓他進來。

    何瑞澤往臥bbcp2p室里看,“兩個孩子呢”

    莊子衿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給他倒了一杯水,“小曦帶著小蕊在屋里玩。”

    “哦。”何瑞澤在沙發上坐下來,貌似無意的問,“言言回來沒說什么嗎”

    他端起水喝了一口,掩飾內心的慌亂。

    “沒有,回來就是看兩個孩子的,早飯都沒在家里吃。”莊子衿笑著。

    “昨天我不是和言言見面了嘛,我又提了一次我們兩個的事情,她好像生氣了,當時就走掉了,我怕她生氣,所以過來看看。”

    莊子衿臉上的笑意斂了斂,這不像女兒的作風啊。

    就算她拒絕,也不會當場走人的。

    她是恩怨分明的人。

    雖然不喜歡何瑞澤,但是他這幾年對她幫助不少,不會那般不懂事,直接和他撕破臉。

    “伯母,我想中午請你們吃飯,給言言道個歉。”何瑞澤眼神微閃,不敢去直視莊子衿。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