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0章,首次合作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0章,首次合作

    他心虛。

    莊子衿猶豫起來,若是以前她不會猶豫,一口就會答應。

    現在她答應了林辛言不給她壓力,更不會撮合她和何瑞澤在一起,她不敢輕易答應。

    “這事,我得打電話問問言言。”莊子衿說著就去拿電話,何瑞澤按住電話,“就吃頓飯而已,不用問了,我車子都開來了。”

    莊子衿依舊沒松口,怕自己私自做主林辛言不高興。

    林辛言一個人支撐著整個家,不容易,她不想女兒不高興。

    “走吧,我又不是虎狼,認識這么久了,還信不過我嗎”何瑞澤站起來。

    莊子衿看了一眼時間,現在也不過10點,也不到吃中午飯的時間,“現在吃中午飯,還有點早吧”

    “我定的餐廳地方遠,等到了,也就中午了,不早。”何瑞澤盡力去說服莊子衿。

    何瑞澤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再拒絕顯得不大好,只能答應下來,“你坐在沙發上等一下,我去給兩個孩子收拾一下。”

    她解了身上的圍裙進臥室。

    林曦晨坐在飄窗上,懷里坐著妹妹,他正在教妹妹用平板畫畫。

    林辛言把平板和手機電話給他,他又能給老師打電話了,也能玩游戲了。

    莊子衿抱起林蕊曦,她身上還穿著居家服,要換一件。

    林曦晨靠著柔軟的靠枕,腿上放著平板,手指在屏幕上劃來劃去,懶洋洋的問,“外婆,你給妹妹換衣服是要出去嗎”

    “嗯,你舅舅說要帶我們出去吃飯。”說道舅舅兩個字的時候,莊子衿想到了自己的兒子。

    林曦晨驚的坐直了身子,眨了眨眼睛,看著莊子衿,“外婆,剛剛你說什么”

    莊子衿耐心的把剛剛的話又說了一遍。

    林曦晨放下平板,滑下飄窗跑到門口,輕輕的打開房門透過門縫往外看,果然看到了何瑞澤,他坐在沙發上,頭上還纏著紗布。

    他仔細回想了一下,那天他從宗景灝手機里看的那個視頻,他的追媽咪的樣子。

    他從來沒看見過,媽咪那么驚慌失措,那么無助過。

    林曦晨的小手緊緊的攥著,“道貌岸然,比負心漢還垃圾。”

    表面上一副好人的樣子,背地里卻害他媽咪。

    “你在說什么”莊子衿扭頭看了一眼在門口自言自語的林曦晨,“你身上的衣服要不要也換一下”

    “不換。”林曦晨冷冷的道,去吃飯

    哼

    他才不要去吃什么飯。

    誰知道這個道貌岸然的家伙,會不會把他們抓起來,威脅媽咪

    一想,林曦晨打了個冷顫,渾身一個激靈。

    “我要尿尿。”說完,林曦晨就跑進了洗手間,他關上門并且反鎖住。

    怎么辦

    怎么樣才能阻止莊子衿不跟何瑞澤走,又會讓他發現端倪呢

    林曦晨坐在馬桶蓋上,一副苦惱的樣子。忽然他想起來自己有宗景灝的號碼,于是撥了一通過去

    萬越。

    宗景灝的辦公室里,又來了一位臉生onghupan的男人。

    這男人和宗景灝是哥們。

    上次去ks會所,就是他組的場子,約了宗景灝。

    結果宗景灝遇到了差點被強暴的林辛言就沒去。

    這家伙記在心里呢。

    蘇湛一進門就嘲諷道,“嘖嘖,我一個被放鴿子的人,也有被人用到的一天,真是稀奇稀奇。”

    接到電話的時候,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宗景灝懶得和他扯,“東西和人在那兒。”

    打官司這事,律師必須要知道整個事件的過程。

    證據,也要他看過可用度高不高。

    蘇湛撇撇嘴,“太過分了啊,所里的幾個最好的律師,都被你拎來做你公司的法務了,這會兒還要我這個當老板的,親自給你打官司”

    咦

    蘇湛這才發現坐在沙發里,身上套著西裝的不是男人,而是個女人。

    他斜著身子朝著沙發這邊走,盯著林辛言看,“這位就是你前妻了吧”

    宗景灝和林辛言結婚時,他正在國外進修,當時沒在國內。

    后來林辛言又走了。

    所以沒見過。

    最近還是從關勁嘴里知道,他結婚一個月就離婚的前妻回來了。

    “上次沒機會,這次我得看一眼,長啥樣。”讓宗景灝吃回頭草。

    真是世界奇觀。

    蘇湛往林辛言跟前湊,忽地,被人拽住后ntcic衣領,“干正事。”

    “哎,不帶這樣的,人家是過河拆橋,你是不過河就把橋拆了,還要不要我為你做事了”蘇湛被宗景灝扯的往后退了兩步。

    被人看著林辛言別扭的撩了一下頭發,掩飾尷尬。

    于豆豆在一旁,瞠目結舌,媽呀,這位堂堂萬越集團老總是林辛言前夫

    “景灝,人不是這樣做的,我得和你說道說道,人吧他不能太”

    “我聽說,你奶奶在到處找你,要不,我把你現在在我這,告訴她”宗景灝丟開他的衣領,不咸不淡地道。

    蘇湛,“”

    威脅。

    chio裸的威脅。

    “嗯”

    “我去,我去還不行嗎”蘇湛特別想抽自己兩巴掌,怎么交了他做朋友

    蘇湛朝著于豆豆喊,“喂你叫什么”

    “于豆豆。”于豆豆局促的笑笑。

    “噗哈哈”

    蘇湛哈哈大笑起來,“你一個大男人,叫什么豆豆”

    于豆豆,“”

    爹媽給的名字,他能怎么辦

    “走吧,走吧,和我好好說說。”蘇湛這人自來熟,性格活泛。

    和宗景灝簡直天差地別。

    這樣的兩個人怎么是朋友

    于豆豆微微的蹙著眉頭。

    蘇湛走后,辦公室里瞬間安靜了下來。

    “那個你朋友”林辛言先打破的靜默。

    “嗯。”

    “他是律師”林辛言完全不覺得他像律師。

    因為她看到的律師,都很嚴謹,不茍言笑,非常嚴肅的人。

    而蘇湛比一般人還要活潑。

    這樣一個人,是律師

    “你們怎么成為朋友的”林辛言也好奇。

    宗景灝走過來,剛想和她說話時,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接個電話。”他走到辦公桌前,拿起在響的手機,顯示的名字,臭小子。

    這小子,一共見他也就三次,卻給了他兩次驚喜

    他印象相當深刻。

    特意給他備注的名字。

    他的瞳孔慢慢收縮,凝聚到正中,他接起電話,目光卻看向林辛言。

    “喂”

    “是我,那個壞蛋來我家了,說要請我們出去吃飯,我覺得他是想抓住我們,威脅我媽咪。”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