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1章,以身涉險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1章,以身涉險

    宗景灝抬手看了一眼時間,距離事情發生,過了大概十四個小時,他的動作倒是快。

    這是知道在林辛言這里達不到目的,而把方向指向她最在乎的人。

    他握著手機的手,慢慢收攏。

    沒聽到宗景灝說話,林曦晨有些著急了,畢竟現在何瑞澤就在家里,他也不敢貿然和莊子衿說,萬一她存不住氣,打草驚蛇,讓何瑞澤知道了就不好了。

    “我要報警嗎”林曦晨問。

    宗景灝看著林辛言思量片刻,“報警,以什么名義”

    林曦晨語塞。

    現在沒證據,總不能公布那個視頻,而且那個視頻也只有一小段說明不了什么。

    “那怎么辦”林曦晨著急的問。

    宗景灝隨意的靠在辦公桌上,手指摩挲著桌沿,沉思片刻后問道,“想不想為你媽咪報仇”

    “想。”林曦晨不假思索的道。

    “你敢以身涉險嗎”

    林曦晨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宗景灝的意思,“你是讓我跟著何瑞澤走,等到他真的是挾持我們,我們就可以找到他犯法的證據,又不用牽扯到媽咪。”

    雖說是何瑞澤無恥,但是把這樣的事公布出去,林辛言的名譽也會受損。

    宗景灝的看著林辛言的眼神,越發的深邃了,這小子的腦袋真的是很敏銳。

    這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敢。”林晨曦勇敢的道,“但是”

    林曦晨的眼珠轉了轉,又閉了口。

    如果媽咪知道,宗景灝用他們做誘餌,肯定會生氣的吧

    “但是什么”宗景灝問。

    “沒什么。”林曦晨不決定說。

    “你要裝成什么都不知的樣子,還和平時一樣,不要讓他dianj懷疑,你的電話開啟定位,剩下的事情交給我。”

    “ok。”

    林曦晨知道該怎么做。

    掛了電話,宗景灝按下內線,讓關勁進來。

    很快他就敲響了辦公室的門。

    宗景灝說了一聲進來,他才推開門走到宗景灝跟前。

    宗景灝他低聲對他說了幾句話,聽完宗景灝的話,關勁的目光in168瞟向了林辛言,這事要讓她知道了,會不會不高興

    畢竟拿她的孩子在冒險。

    “我知道了。”

    “不要出現任何紕漏,你親自去。”

    “好。”

    林辛言拿了本財經雜志隨意的翻著,她并沒有興趣看,只是無聊打發時間。

    宗景灝好像在和關勁處理事情,她不好打擾。

    關勁出去,宗景灝問道,“要不要去看看他們談完了沒有”

    他指的是蘇湛和于豆豆。

    “行啊。”林辛言站起來,脫掉身上的西裝。

    她的裙子布料薄,辦公室里又開著空調,都吹干了。

    宗景灝的手,想要搭到她的肩膀上,林辛言躲開了,“你再這樣,我生氣了”

    林辛言真的拉下了臉。

    現在的關系不倫不類的,也沒明朗化。

    讓人看見了,不知道得怎么猜想。

    宗景灝沒勉強,他不急,時間有的是。

    蘇湛和于豆豆在會客室,離宗景灝的辦公室不遠,穿過辦公區就到了。

    推開會客室的門,林辛言被會客室寬闊的視野給震撼住,這里的裝修和宗景灝的辦公室截然不同,深色的辦公桌椅,顯得沉穩,右面鑿空了,一整面的玻璃墻,采光極好,每一處擺設都非常的張揚,哪怕是喝水的杯子也價值不菲。

    林辛言大概也明白,會客室,畢竟是接待客人用的,在這里談事情,是代表公司。

    看到林辛言于豆豆趕緊站了起來,他一直有些拘束。

    林辛言對他示意不要緊張。

    “說的怎么樣了”宗景灝拉開椅子坐了下來。

    蘇湛沒理會他,托著下巴正盯著林辛言呢。

    從頭看到腳。

    又從腳看到頭。

    他勾著唇,“原來你喜歡這樣的之前不是喜歡微微那樣的嗎口味變了”

    蘇湛認識白竹微,知道以前他和宗景灝的關系,也知道她現在是何家千金,知道她改了名字,但是他不喜歡換稱呼,就還用以前的稱呼,去稱呼她。

    “差別有點大。”很明顯林辛言和白竹微不是一個類型的。

    宗景灝不動聲色,冷眼瞧著他一個人在那自言自語。

    蘇湛也覺得挺無趣的,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正經的道,“這事,得你幫忙。”

    如果對方是平常人做起來自然也簡單,可是對方是有背景,有頭有臉的人物。

    所以也就不那么簡單了,要做成鐵案就得用些手段。

    宗景灝早就想好對策。

    他仰靠在椅子里,手指在桌面有節奏的輕輕的敲打著,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蘇湛知道他有思量,便不在多言,轉動了一下椅子站起來,笑瞇瞇走到林辛言跟前,自我介紹道,“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蘇湛,大城律師事務所的老板,你可叫我湛湛,也可以叫我小湛,或者蘇蘇,小蘇也行。”

    林辛言,“”

    于豆豆的嘴巴張成了o形。

    “你,你是大城律師事務所的老板”于豆豆和他說了半天的話,都不知道他竟然是大城律師事務所的,而且還是那個出了名的,從未敗過官司的蘇律師。

    他只聽說過,沒見過人。

    “今天見到真的了。”于豆豆激動的道。

    心想,這次能為哥哥報仇了。

    “你當我猴子呢還真的你見過假的”蘇湛懟他。

    于豆豆忙擺手,解釋道,“我,我是崇拜你。”

    蘇湛站直了身子,捏了捏脖頸的領口,并沒有褶皺的衣領,傲嬌的道,“這還差不多。”

    于豆豆嘿嘿的笑了一聲。

    林辛言悄悄的往后挪了一步,想要退出他們兩個沒營養的對話。

    蘇湛眼尖,往左一步攔住了她的去路,“那個我怎么稱呼你呢你要是沒和景灝離婚,我是要叫你一聲嫂子的。”

    他的手指摩擦著下巴,看了一眼宗景灝,意味深長道,“其實現在依舊這么稱呼,也是可以的”

    “叫我林辛言就可以。”林辛言打斷他。

    蘇湛笑了一下,“不大合適吧”

    “沒什么不合適。”林辛言道。

    她不想被冠上奇怪的身份。

    “那我叫你言言”

    啪,桌子上的黑色水筆掉了下來,摔在地面上,啪的一聲。

    那筆是蘇湛的,剛剛于豆豆說案情的時候,他做記錄用的。

    蘇湛,“”

    宗景灝走過來,他的腳步的邁的沉穩不徐不緩,路過蘇湛身邊時,云淡風輕的道,“不好意思,不小心把你的筆弄掉了。”

    蘇湛,“”

    那是他上一任女朋友送的,很珍貴的。

    宗景灝拉住林辛言的手,“我們該走了。”

    “去哪兒”林辛言莫名其妙。

    “到了你就知道了。”

    蘇湛在原地愣了好幾秒。

    反應過來后,朝著宗景灝的背影喊,“你是小孩子嗎做這么幼稚的事情”

    宗景灝完全不理會。

    言言

    他都沒這么叫過。

    蘇湛的嘴角抽了抽。

    “要去看媽咪嗎”林蕊曦坐在莊子衿的懷里,眼睛卻是不停的往車窗外瞅。

    好奇外面快速劃過的風景。

    開著車子的何瑞澤回頭,安撫她,“是的,你媽咪晚點也會過來,我給她打過電話了。”

    林曦晨撇了一眼何瑞澤,在心里冷哼,就會騙小孩。

    “真的嗎”林蕊曦因為要看見媽咪,可興奮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