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2章,我是不是要死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2章,我是不是要死了

    林蕊曦咧著小嘴,露出一排潔白的小牙齒。

    “真的。”

    何瑞澤瞅了一眼一直沒開口說過話的林曦晨,問道,“小曦,怎么不說話”

    林曦晨一副苦惱的樣子,“心情不好。”

    “你一個小孩子,有什么心情不好的”這話是莊子衿說的,“你的電話手表和平板,你媽咪不是給你了嗎還有什么不開心的你拉著我的衣服干什么”

    林曦晨想要阻止莊子衿的話,可是沒來得及。

    “你,你別說了,讓舅舅看我笑話了。”林曦晨快速的組織了語言,但是說到舅舅兩個字時,可把他惡心壞了。

    這樣人面獸心的東西,不配他叫舅舅。

    “小曦,你的手表給我看看,我都忘記你的手表電話是什么樣的了。”

    莊子衿的手機來的時候,何瑞澤故意茶杯打翻,被水浸濕關機了,她就沒帶。

    他特意看了一眼林曦晨的手腕,并沒帶東西。

    他不允許林曦晨可以聯系林辛言。

    林曦晨的眼神閃爍了一下,“那個,我忘了帶了。”

    何瑞澤知道這孩子聰明,剛剛明明是心虛的表現。

    他在心虛什么

    何瑞澤瞇著眼眸,莊子衿的反應很正常,也沒提防他,就說明林辛言沒把事情告訴她。

    不告訴莊子衿,林辛言更不會把那樣的事情告訴兩個五歲的孩子。

    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機,撥了林曦晨的電話。

    很快車廂內響起一串鈴聲。

    這聲音何瑞澤認的清楚。

    是林曦晨的電話手表發出來的。

    林曦晨失措的去朝口袋掏手表,可是早已經晚了。

    “小曦,為什么要騙舅舅你忘記了,這手表電話還是我給你買的,我的號碼,和你媽咪的號碼,我都設置了特別關心,所以就算你把手表電話關了聲音,我們打電話還是會特別提醒的。”

    林曦晨也是在手表響了以后,才記起來這件事情。

    他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情給忘了呢

    林曦晨懊惱的垂著腦袋,“我我只是不想給你看。”

    他低著頭,何瑞澤看不出他的表情。

    “我記得這款手表電話也帶定位的,那個時候,怕你跑丟。”

    “是有。”林曦晨感覺到了不妙,他試圖給宗景灝打電話。

    忽然何瑞澤將車子停在路邊,轉83962身看著林曦晨,“你想給誰打電話”

    “我沒打電話。”他一慌,電話手表掉了下來,上面顯示著負心漢三個字。

    這是林曦晨給宗景灝的稱呼。

    在他看來,他拋棄了媽咪和他們,他就是負心漢。

    就算現在他們是合作關系,并不代表他原諒了。

    何瑞澤彎身撿起來,盯著上面的名字問,“這是誰”

    林曦晨緊張的額頭出了一層汗,“我老師,喜歡管我,所以我給他取了個外號。”

    之前林曦晨在ac上學,知道他有個老師便沒懷疑。

    “這個手表用的太久了,該換了。”說著他扣掉了里面的方形的電板。

    手表的屏幕一下暗了下去。

    “不要,我不要換。”林曦晨伸手去搶,何瑞澤很輕松就躲了過去。

    莊子衿察覺到何瑞澤的舉動很奇怪,“那手表還能用呢。”

    何瑞澤將手表丟進不遠出的小河里,他的車子早就開出了市里,到了郊外。

    莊子衿問他,怎么偏僻

    何瑞澤說他訂的地方是農家樂,地方有些偏。

    才解除莊子衿的疑問。

    “吃完飯,回市里時,我再給你買個新的,這個永久了很多東西都不靈了。”

    “我看著挺好的,而且剛剛你打電話也是響的,是能用的。”莊子衿隱隱約約察覺到了何瑞澤的異樣。

    “我再給他買一個。”何瑞澤啟動車子,重新駛入公路。

    忽然林曦晨抓住何瑞澤的衣擺,“我想回家。”

    “馬上就到了,回家干什么”何瑞澤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

    “我,我”林曦晨的大腦快速的運轉著,他需要找個理由,電光石火間他的大腦閃過一束光,他靈機一動,捂住肚子,“我肚子疼,我要上廁所。”

    “這里沒廁所,你忍一下。”

    “不行,我受不了了。”林曦晨卷縮在后座椅上,很痛苦的樣子。

    “何醫生,你還是停一下吧,小曦不舒服。”莊子衿將林蕊曦放在座位上,去抱林曦晨,摸摸他的肚子。

    “是不是吃涼的,拉肚子了”

    莊子衿心疼的不得了。

    “可能是。”林曦晨疼的發抖,樣子痛苦極了,“我快痛死了,我要上廁所。”

    另一邊,林辛言坐上宗景灝的車子,還是覺得他的舉動很奇怪,問道,“你到底要帶我去哪里”

    “剛剛我在辦公室接到你兒子的電話”

    嗡嗡

    忽然他的手機震動起來,打斷了他的話,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關勁,便接了起來。

    關勁的聲音立刻傳了過來,“定位信息忽然中斷了。”

    宗景灝的神經一緊,怎么會這樣

    那小子被發現了

    “位置在什么地方不見的”

    “丁橋附近。”

    “你們現在在什么地方。”

    “正在往那邊趕。”

    宗景灝冷靜的思考兩秒,讓關勁分幾個人,去調查那附近的環境。

    丁橋已經遠離市區了,那地方比較偏,他推測何瑞澤要去的地方應該不會很遠,可能就在那附近。

    “查看一下有沒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掛了電話林辛言立刻問道,“小曦給你打電話了”

    宗景灝本來要告訴她的,現在出現差錯,怕她擔心便沒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

    “他怎么會有你的電話號碼”林辛言皺著眉,那孩子是很討厭他的,怎么會主動聯系他

    這里面到底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她的心情莫名的慌了起來。

    “上次吃飯到時候我給他的,我們現在是朋友,我們又不是仇人,他對我的成見已經沒了。”宗景灝耐心的解釋。

    林辛言還是感覺到了不安。

    “真的”

    “真的。”

    而這邊莊子衿已經急了,“你快點停車,小曦不舒服”

    何瑞澤看了一眼定位,離他要去的地方已經不遠,這里停一下也不會耽擱太多時間,而且他已經把林曦晨的聯系工具毀掉,他不能聯系外界人,于是把車子停了下來。

    他推開車門下來,走到后座對莊子衿說,“我帶小曦去,你在車里帶著小蕊,這里偏僻,別遇到壞人。”

    “好。”莊子衿應道。

    “舅舅你抱我,我肚子痛的走不了路了。”林曦晨抱住何瑞澤的腰,有氣無力的樣子。

    何瑞澤看著他,“你真痛啊”

    “真的,我為什么要騙你”林曦晨趴在他的懷里,把他樓的很緊,好像他是什么很親的人一樣。

    現在生病了,人都變得軟弱了。

    這孩子何瑞澤從小看著長大的,有感情。

    看到他如此痛苦,心軟了些,“我抱你去。”

    林曦晨趴在他懷的時候,手悄悄的伸進他的衣兜里,面上故意和他說話,“舅舅,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胡說什么,不會的,就是肚子痛而已,又不是絕癥。”何瑞澤安慰道。

    “那我什么我會這么痛,真的好痛,我快要痛死了。”他故意在他懷里亂動,用來掩飾他掏他手機的動作。

    “哪里這么容易死,你要死,你媽咪也會活不下去”

    說到林辛言,他的眼神變的晦暗起來。

    林曦晨成功的拿到何瑞澤的手機,他偷偷的裝進自己的口袋里。

    “就在這吧。”何瑞澤將他放到一片林子里。

    林曦晨雙腳沾地,立刻扒了褲子。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