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4章,露出本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4章,露出本性

    林曦晨的臉腫了,像是氣的鼓起來,和左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現在他想不了太多,只想讓外婆帶著妹妹先逃走。

    他一個人被控制,總比一家人都被他控制住好。

    這會兒的時yj010間莊子衿已經跑的很遠了。

    何瑞琳又打電話過來催,“你怎么回事那么久還不過來,剛剛出了什么事情”

    電話里何瑞澤也說不清楚,說了一句我馬上就到,便掛了電話。

    他不打算去追莊子衿了,耽擱的時間太久,有一個在手里也能威脅住林辛言。

    他擔心林曦晨又出什么幺蛾子,揪著他的頭發往車門上撞,林曦晨覺得痛好痛。

    額頭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來。

    他的眼前泛黑,意識被漸漸的抽空,他昏了過去沒了知覺。

    何瑞澤將他丟在后座,坐上駕駛位開啟車子。

    何瑞澤剛走不一會兒,另一輛車子開了過來,剛剛關勁給他調查的結果,丁橋附近有個村子,他把目標鎖在了這個村子。

    除此之外沒有地方可以藏人。

    關勁帶人隨后。

    “別太擔心,你兒子那么聰明不會有事。”

    關勁打電話來的時候,林辛言把通話按成了免提,知道了何瑞澤要綁架莊子衿和兩個孩子。

    從知道后,她一直緊繃著,一句話也不和宗景灝說。

    “聰明”林辛言紅著眼睛,“他只是個五歲的孩子,怎么能對付一個大人”

    她知道她這是遷怒了,但是她忍不住。

    萬一要出了什么事情怎么辦

    “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不在家的,不應該把他們丟在家里不聞不問,才會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滿腔自責。

    她沒想過,何瑞澤忽然變成這樣。

    她認識何瑞澤十年了。

    他怎么會去綁架她的孩子

    人心真的可以這么善變嗎

    她的心好痛,像是被人拿著鋸子撕扯她的心臟。

    宗景灝知道她擔心,伸手去握她的手,把她的手扣在掌心緊緊攥著。

    沒有用言語去安慰她,現在她恐怕也聽不進去安慰的話。

    莊子衿沒一直跑,她抱著林蕊曦藏了起來。

    看到有車子路過,她跑出來伸手攔。

    關勁開著車子,遠遠就看到有人,等到距離近了他看清楚了站在路邊的是誰,他加快了速度,開到莊子衿身邊停下來。

    “請你幫個忙,我遇到壞人了,能不能”莊子衿的求救的話還沒說完,就看清了他的模樣。

    雖然沒見過幾次,但是莊子衿認識他,宗家那位少爺身邊的人。

    關勁下來,打開后車門,“趕快上來吧。”

    “謝謝。”莊子衿抱著林蕊曦上了車。

    她很乖,莊子衿告訴她有壞人要抓她們,不能說話。

    所以躲起來的時候抿著嘴巴什么也不說,很乖巧。

    “小曦被人帶走了,能幫我報警嗎”莊子衿確定自己是安全的,朝著關勁問道。

    “放心,已經帶人來了。”

    關勁示意她往后看,她太緊張了,沒注意看后面,這會兒這輛車子的后面停了好幾輛車子,還有警車。

    莊子衿已經顧不得去想,關勁怎么知道他haocha100們會有危險,只想讓他趕緊去救林曦晨。

    那才是一個五歲的孩子,還很小。

    雖然有時候有些小聰明。

    但是在他的眼里,那就是個孩子。

    “放心,宗總和林小姐已經前行一步,一定會救出小曦的,我現在先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關勁調轉了車頭,車子開到沈隊的車旁停下,降下車窗玻璃,對著另一輛車子坐在副駕駛位,正在看地圖的沈隊長說道,“你們先去,我有點事情。”

    沈隊長看了他一眼,“你去吧,這里交給我。”

    他已經鎖定了地點。

    “嗯。”關勁開動車子,又給宗景灝去了一通電話,目的是告訴林辛言,她媽媽和女兒已經安全了,讓她心里好受點,不要那么擔心。

    “那小曦呢”他們逃出來,小曦呢

    “他被何瑞澤帶走了,你媽大概是發現了何瑞澤的意圖,當時應該無法帶著兩個孩子。”這是關勁的猜測,畢竟兩個五歲的孩子跑不快,何瑞澤年輕力壯的大男人,輕而易舉的就能抓住她們吧

    莊子衿能跑出來,都已經讓他覺得不可思議了。

    莊子衿雖說不到老年,但是身體素質肯定比不上何瑞澤的,她還抱著個孩子。

    能逃出來,實屬不易。

    “麻煩你,幫我照顧好她們。”林辛言握著電話,心情一點也沒放松。

    “讓她們去別墅吧。”這話是宗景灝說的。

    她住的地方太不安全了。

    他的別墅,沒人敢擅闖。

    而且安全系統防盜系統,都是頂級的,到時候他可以安排人,在別墅保護她們的安全。

    林辛言想了想,現在是徹底和何瑞澤撕破臉了,何家也不是平常人家,現在回原來的住處她不放心。

    “把她們送別墅去吧。”林辛言道。

    “好。”關勁應道。

    這個時候他們的車子已經開進了村子,林辛言掛了電話,卻沒放下,而是緊緊的攥在手里。

    好像只有手里抓著點什么,心里才不那么緊張。

    車子橫穿過村子,路很不平坑坑洼洼很是顛簸。

    忽然林辛言看到一輛眼熟的車子,她激動的道,“那是何瑞澤的車子。”

    催促著,“快點。”

    “嗯。”宗景灝特別有耐心。

    知道她著急,其實已經是最快了,但是依舊應著。

    何瑞澤的車子是停在一家院子里。

    平房門前yjjy126用青磚磊的墻頭很矮,常年沒人打理的緣故,顯得破舊。

    院子里。

    何瑞澤只帶了一個人過來,何瑞琳很生氣,“你和他們的關系不是很好嗎為什么只有一個”

    “被他們發現了。”

    “怎么會被發現”何瑞琳吼,“我不允許有意外,可是你三番兩次的失手,如果你上次得手,我們還用得著這樣嗎”

    她快崩潰了,“哥,你是真的失誤,還是對他們下不去手”

    現在何瑞琳嚴重懷疑他的意志根本不堅定。

    “我盡力了”何瑞澤第一次對妹妹大聲說話,“因為這事,我和言言徹底完了。”

    就算用孩子威脅她和自己結了婚,她也不會對他像一前一樣了,以前哪怕她不愛他。

    至少愿意和他親近,把他當親人。

    現在恐怕只成了仇人。

    “你別覺得你犧牲了,你骨子里就是自私的,別忘了,沒認我是你妹妹之前,你就對她隱瞞了你查到的真相”何瑞琳看的透,其實何瑞澤就是和她一樣的人。

    他只是善于偽裝。

    現在他不過露出他的本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