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5章,你給我磕頭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5章,你給我磕頭

    “你胡說什么”何瑞澤不愿意被人挑明。

    哪怕她說的對。

    “好吧,你就當我胡說。”何瑞琳也沒想和他爭執,現在不是爭論這些的時候。

    當務之急是想想怎么處理現在的事情,莊子衿逃了,林辛言很快就會知道。

    “莊子衿是在什么地方發現,并且逃走的。”何瑞琳問。

    “進村前的那個河邊。”

    那個地方離這里很近了,如果有她提供線索,林辛言應該很快就能找到這里,現在這里恐怕已經不安全了。

    不能把林曦晨藏在這里了。

    “我們得走,另找個地方把這小子藏起來。”何瑞琳瞇了瞇眼睛,“現在只能送的越遠越好,最好讓林辛言永遠找不到。”

    這是她兒子,知道她兒子丟了,死了,恐怕會瘋掉吧

    “我們計劃只是綁架他,等到言言答應和我結婚,就會放了他”

    “然后呢”何瑞琳打斷他,“林辛言就會老老實實的和你做夫妻你別做夢了,只有把這個小家伙永遠攥在你手里,她才能留在你身邊懂嗎”

    事到如今,他沒了退路。

    何瑞澤將昏過去的林曦晨重新放到后車座。

    “地方另找,現在我們先離開這里。”何瑞琳上自己的車,正當她要啟動時,發現正開過來的黑色越野,烏黑锃亮的漆包裹著強而有力的鐵皮,線條強悍,這是宗景灝的車子庫里斯。

    她見過。

    何瑞琳的臉色立刻變了,對何瑞澤喊道,“快走。”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宗景灝往下踩住油門方向盤一轉,在坑洼的泥地六十度漂移,穩穩的停在門口,將門口堵死。

    何瑞澤的車子出不來。

    林辛言快速的下車,去何瑞澤車上找兒子。

    何瑞澤也從中這忽然的變故中回神,他離林曦晨近轉身朝后把林曦晨拉過來抱進自己的懷里。

    林辛言晚了一步。

    “把小曦還給我”她去開駕駛位置上的車門,何瑞澤把車門鎖了起來,林辛言打不開,只能隔著黑色的玻璃看著兒子,她看不出來他有沒有受傷,只是看著臉好像腫了。

    她瘋狂的拍打著車窗玻璃,玻璃被她拍的震動,“何瑞澤你下來,把小曦給我”

    何瑞澤不敢面對她,扭過頭不看她。

    “何瑞澤你下來,我們好好說,把小曦還給我好嗎”林辛言懇求著。

    “想要你兒子可以啊。”這時何瑞林走了過來,“你給我磕個頭,我讓我哥把你兒子給你,怎么樣”

    林辛言渾身都在發抖。

    “忘了和你說,你兒子不太聽話,就對他實施了一點手段”

    啪

    她的話還沒說完,林辛言一個巴掌就扇了過來。

    何瑞琳畫的精致的妝容被林辛言這一把掌打的變了形

    假睫毛翹了起來,頭發亂了,臉上的粉也掉了。

    沒有了原來漂亮的樣子。

    “你敢打我”何瑞琳瞪著眼睛,滿眼不可思議。

    林辛言氣的渾身瑟瑟發抖,她恨不得掐死她,一把掌都是輕的。

    自從進入何家后,何瑞琳是很有優越感的,哪里受得了被人打臉。

    她抬手就要打回去。

    然而手剛抬到半空中,就被鉗制住。

    她抬頭,便看到宗景灝站在她身旁,他逆著光,臉部的輪廓被打上了一層陰影,映的越發的清晰分明了。

    他甩開她。

    何瑞琳被甩的一個倉促,后退好幾步。

    她抬手觸摸左臉頰,摸得顫顫巍巍,這一巴掌的狠,不及宗景灝無情甩開她的痛。

    這是她深愛的男人。

    用盡手段也想得到的男人。

    如今對她只有冷漠無情。

    “啊灝”

    宗景灝的目光本根不往她身上放。

    哪怕看一眼。

    他伸手扣住身體因為過于憤怒,而瑟瑟晃晃的女人。

    林辛言好似會隨時倒地。

    她望著車里的何瑞澤,哀求著,“把小曦給我,好嗎,求你,我求你,你知道他對我來說有多重要,你也是看著他長大的,怎么可以傷害他”

    她的心很痛。

    很痛。

    猶如當年林國安背叛莊子衿,把她們母女送走一樣。

    她一直tougang把何瑞澤當親人。

    哪怕他對她試圖做出那種事的時候,她也只是當他是一時的沖動。

    他不是壞人。

    而今天,她才發現自己可能錯了。

    她不了解這個男人,不了解他的內心。

    “先讓我走。”何瑞澤不曾松口,現在只能先把林曦晨帶走,別的事情再做商量。

    可是何瑞琳等不及了,她看不了宗景灝和林辛言在一起。

    特別是他溫柔的摟著林辛言的樣子。

    這份溫柔她曾經也擁有過。

    是被林辛言搶走的

    “要想救你兒子,可以,嫁給我哥。zgaipiren”何瑞琳笑,面色猙獰可怖,“最好現在就入洞房,把上次沒做完的事情,繼續做完。”

    宗景灝的臉色一沉,“你活膩了”

    “我是活膩了,從被你退了訂婚,讓整個b市的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被人拋棄的女人,我就活夠了”她癡癲的望著宗景灝,“你就是一個無情的人”

    她的目光轉向林辛言,“你也別得意,以為他會喜歡你,他會拋棄我,同樣也會拋棄你”

    “他骨子里就是無情的人,我跟了他那么多年”說到后面她哭了出來。

    哭的很大聲。

    就在他們對峙的時候,忽然,咣當一聲,何瑞澤車子的副駕駛位車門,被暴力的卸掉。

    何瑞澤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人搶走懷里的孩子。

    一切發生的都太突然。

    沒有人注意什么時候偷偷潛進來的人。

    并且暴力的卸掉了車門。

    “小曦。”

    林辛言快步的跑過去,看到臉上都是血的兒子,林辛言幾乎崩潰了,她的腳步遲疑了一下,繼而又快速的撲上去抱住兒子。

    “小曦,小曦。”林辛言伸手去摸他的頭發,他的臉頰,抱著他的頭,“你看看媽咪,小曦。”

    沈隊長剛剛自己親自上陣,自然是手到擒來。

    他和蘇湛還有宗景灝大學時代一個寢室。

    也是宗景灝唯一的兩個朋友。

    現在他們都有自己的事業。diyn

    事業都順利,蘇湛有名的大律師,沈培川也當上了市局刑警對長。

    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他們感情都不順。

    蘇湛是花花公子,前女友不少正經的沒幾個,沈培川根本就沒談過。

    沈培川朝宗景灝走來,“這里交給我,你先帶她回去。”

    這里面的情況關勁都和他說清楚了。

    具體要怎么做,也做了安排。

    現在是善后。

    “這里交給你了。”宗景灝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放心,都安排好了。”沈培川道。

    宗景灝走到林辛言跟前,想要替她抱著林曦晨,但是被林辛言給躲開了,“不用。”

    一開腔,才發現她的聲音都是顫抖的。

    她不需要別人來替她抱著她的兒子。

    她自己會抱。

    “我帶你們去醫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