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6章,內心的弦被觸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6章,內心的弦被觸動

    到了醫院,林曦晨被送進了檢查室。

    因為林辛言的情緒太過不穩,醫生沒有讓她進去。

    她靠著走廊的墻,如果沒有墻的支撐,她可能會站不住。

    宗景灝坐在一旁的排椅上,并沒有去勸說,或者去安慰她。

    她看到林曦晨一臉的血,人早就處于崩潰的邊緣,現在隨便一件小事,可能就會讓她徹底崩潰。

    忽然檢查室的門打開,醫生走出來,他摘掉口罩,問道,“誰是家屬”

    “我是。”

    林辛言快速的走過來,焦急的問道,“他沒有事吧”

    “皮外傷,頭磕破了才導致的流血,現在已經清理過,臉上回去冰敷一下,我開了藥,等下你到一樓去取一下就行,現在人在里面,你可以把他抱走了。”

    “謝謝,謝謝。”林辛言連連說了兩句謝謝,感謝醫生,感謝老天爺,小曦沒事,她跑進檢查室,林曦晨還躺在檢查室的床上,臉上的血被清理干凈了,臉還是腫著的,上面清清晰晰的印著五個手指印,額頭上貼著紗布他已經醒了。

    看到林辛言,喊道,“媽咪。”

    “小曦。”林辛言撲過來握住他的手,還好,還好他沒事。

    她的眼里含著淚,伸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大拇指心疼的摩擦著他的臉頰,“還好,你沒事。”

    “我不會有事的。”林曦晨伸手去擦林辛言眼里掉下的眼淚,“媽咪不哭,小曦沒事。”

    林辛言低著頭,臉埋進了他的懷里,肩膀輕輕的聳動著。

    悶悶的嗚咽聲。

    宗景灝站在檢查室的門口,看著他們。

    他沒見過林辛言哭,這樣飲泣吞聲的哭。

    眼淚只能往肚里流,不敢哭出聲來,怕影響到林曦晨。

    他內心里的某根弦忽然被觸動了。

    看著他們的眼神,瞳眸深邃。

    林曦晨朝著站在門口的宗景灝比了一個ok的手勢。

    他笑著。

    宗景灝也笑了朝他比了一個ok的手勢。

    他走進來,“我們可以回去了。”

    林辛言低著頭擦了一下臉,抱起林曦晨,“媽咪帶你回家。”

    林曦晨抱住她的脖子,媽咪的懷抱好溫暖。

    到一樓時,宗景灝去取藥,忽然口袋里的手機響了,是沈培川發過來的信息。

    他點開短信;你看看新聞吧。

    然后是一條新聞鏈接。

    他點開。

    醒目大圖是在那個村子里救林曦晨的場面,上面配著標題;b市珠寶大亨,何家兄妹兄妹仗勢欺人,出手對付五歲兒童

    現在這個時代網絡發達,只要有一點風吹草動,只要被傳到網上,很快就會被傳開。

    特別是有錢有勢的人,欺負平頭百姓。

    這樣的新聞更是會很容易引起關注,而且被欺負的還是一個五歲的孩子。

    照片里的林曦晨臉上都是血,這更引起很多人的憐憫之心。

    加上關勁安排的人,現在評論是一面倒。

    何家仗勢欺人竟然欺負一個小孩,良知被狗吃了。

    現在這個是社會有錢有勢就是大爺仗著有幾個臭錢,連個小孩也欺負,怎么不去死,這種人出門就要被車撞死。

    必須嚴懲,不能因為他們有錢就從輕處理,兩個大人欺負一個孩子,應該槍斃,等等言語激烈。

    有人故意引導,他們忽略了何家人為什么會去欺負一個孩子,只看到他們欺負孩子了。

    孩子是弱者,人心自然就偏向弱者的。

    他的唇角輕輕揚起,現在何家想必也看到了吧

    何家。

    呯呯呯

    客廳里除了砸東西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

    整個客廳,個個噤若寒蟬。

    何文懷砸了客廳里所有的東西。

    滿地的狼藉。

    何瑞澤和何瑞琳站在門口瑟瑟發抖。

    他們從未見過何文懷如此生氣。

    他氣的渾身顫動,手指站在門旁的兄妹兩個,“你,你,你們一個個的真是有本事,成事不足惹事倒是有本事”

    旁邊何瑞行拉著夏珍渝,不讓她上前,現在明顯何文懷在氣頭上,誰往前,誰當炮灰。

    這對弟弟妹妹,他也是失望的。

    不能為家族分擔任何,只會惹事。

    這次是要把何家的名聲敗壞啊。

    何文懷不生氣才怪

    “你們都給我滾我們何家沒有你們這樣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東西”何文懷氣的胸口快速的起伏著。

    “我們也是為家里好才會”

    “嘭”

    何文懷抓起桌子上的電話,朝著開口說話的何瑞琳身上砸了過去。

    “你給我閉嘴”

    “為家里好”何文懷的氣的渾身顫抖,“本來可以和宗家聯姻,因為你沒本事,被人家退了訂婚,現在又因為你們,何家被所有人罵,你竟然還有臉說,你是為家里好”

    何瑞琳沒躲開,電話砸在了她的手臂,她疼的捂著右手臂,“我們確實是為了家里好。”

    “好,好,好,你倒是說說怎么為家里好的。”何文懷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發了好大一通火,他也累了。

    “我們綁架那個孩子,是因為那個孩子的媽媽是宗景灝喜歡的女人,如果抓住那個孩子威脅那個女人和哥哥結婚,那么我就還可以和宗景灝在一起,聯姻依舊,這不是對我們何家好嗎”

    “好”這話是何瑞行說的,他的臉色通紅,聲音猶如12月的個女人嫁人了,就會回來娶你”

    他真想掰開她的腦子,看看她的腦子里裝的什么。

    “你到現在還不清醒嗎就算這世上的女人死絕了,他也不會娶你,那天他在這里退訂婚的決絕你沒看出來嗎拿著刀往自己心窩子捅,但凡他有一點點的喜歡你,也不會這么決絕。”

    “不是的,不是的”何瑞琳不愿意承認,“只要那個女人嫁人,宗景灝肯定還會愿意和我訂婚的。”

    “你醒醒吧,別在吃人說夢了,還看不出來嗎你們惹怒了他。”何瑞行在商場混跡,對宗景灝有些熟悉。

    他這人,不是好惹的。

    對他身邊的人下手

    那不是找死

    “你是說這新聞是因為他”一直沒說話的何瑞澤像是明白了哥哥的意有所指。

    在村子里沈培川也是很好說話放他們回來。

    原來是留著后手。

    何瑞行冷哼了一聲,“你以為呢,不然輿論怎么會在短短的兩三個小時里就鋪天蓋地,而且一面倒,你覺得沒人在暗地里操作,事情會發現到這一步嗎”

    他指著新聞上的標題,“看看,字字句句都是直指何家。”

    何文懷這會兒氣消了一點,他早就知道這是有人操作的,不然這新聞不會這么快傳開。

    現在他得去一趟宗家。

    看到這一對不省心的兒女,他就一肚子的氣,“我生你們干什么你們有瑞行十分之一,我也算省心了,天天給我惹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