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7章,窩里斗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7章,窩里斗

    “爸,我和您一塊去。”何瑞行上前。

    何文懷點了點頭,“你跟我去也好。”

    對于自己的三個孩子,他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大兒子,雖然做生意沒天賦,但是穩重,沒給家里舔過麻煩,現在家里的企業也是他在打理。

    再看看另外兩個,一看他就來氣。

    “這事沒解決完,你們兩個不準出去,給我在家里閉門思過”何文懷冷冷的道。

    “爸”

    何瑞琳想要解釋,她雖然有私心,但是想要為家里好,也是真的,事情沒成,也不至于這么對他們。

    她才一開口,就被身旁的何瑞澤拉住,“別說了。”

    “我為什haoshengyu么不能說”何瑞琳不服氣,“我的初心是想要ooocare為家里做點事的,只是沒成功,但是不至于罪無可恕,這樣對待我們不公平”

    何文懷捂著胸口,氣的。

    現在不但不承認錯誤,連他的話也不愿聽是嗎

    “好了,你別說了,看不到爸都生氣了嗎”何瑞行呵斥。

    “你別在爸跟前裝好人,你不就是怕我和二哥分了家里的財產,搶了你在集團的位置,才這么處處討好爸爸”

    “夠了”何文懷一拍桌子,似乎是因為氣的太狠了,咳嗽了起來,他咳的太急,臉色憋的漲紅,何瑞行給他順背。

    “本來就是,大哥在外面會拍別人馬屁,在家里會拍爸爸拍馬屁。”

    家族企業由何瑞行一個人掌管,她都回何家這么多年了,每次她一說要去公司上班,何瑞行都故意找各種借口,不讓她去。

    還不是怕她分家里的財產

    “好了,你們就給我滾回屋去”夏珍渝聽不下去,都是自己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

    “讓她說”何文懷張著嘴,大口的呼吸著,好似隨時會喘不過來氣,而昏厥。

    “爸,公司就交給哥哥一個人,這公平嗎”何瑞琳早就感到不滿了,現在說,不過是想趁著這個機會說出來而已。

    何瑞行看著她,一言不發。

    何文懷抬起眼眸,“你和我說公平”

    他不是老糊涂,只重用大兒子,因為他看得透徹。

    何瑞澤在他不同意的情況下,跑去學什么心理學,去當心理醫生,現在回來,對于商場的上的事情一點不懂,更何況在這個充滿競爭的時代,更是不易。

    他現在學,來的及嗎再說做生意是學得來的嗎

    那是要有能力,有魄力,有眼光。

    何瑞澤都沒有。

    再說何瑞琳,她一個女孩,當初能跟在宗景灝身邊,不是因為她有能力,只不過是因為小時候的淵源,憐憫或者是可憐她,才把她留在身邊做秘書。

    平時端茶倒水,安排安排每日行程。

    還有一樣最重要的,她是女孩子,將來是要嫁人的。

    給她股份,讓她帶到別人家去

    那是不可能的。

    再來說何瑞行,他上的商學,畢業后就跟在他身邊學習,后來接手公司。

    他雖不出眾,但是在商場混跡多年,沒有壯大家族的能力,但是有經驗積累,能維持住集團現狀。

    所以,大兒子有攥權的表現,他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老何你消消氣,都是孩子,不懂事。”夏珍渝過來給他順背,安撫。

    “哼。”何文懷冷笑,“都三十幾了,還是孩子”

    何文懷看了一眼妻子,“沒我的允許,都不準出去。”

    “好。”夏珍渝小心翼翼的應聲,生怕又惹到他。

    何瑞行扶著他起來,“爸,我們先走吧,我怕事情發展的越來越不可收拾。”

    現在勢頭一面倒,但是時間短,知道的人還不多,如果真過上個一天兩天,讓這樣的新聞繼續蔓延,那就真的無法收拾了。

    何文懷也知道的事情的嚴重性,順著兒子的力道站了起來,“叫司機備車。”

    “我開吧。”何瑞行道。

    “也好。”

    何瑞行扶著父親出門。

    何瑞琳看向夏珍渝,“媽,你看看爸爸多偏心,只相信大哥,把什么都交給他。”

    丈夫的心思,她怎么會不知道

    如果是二兒子有能力,他不會不重用,而何瑞琳是個女孩,而且小時候丟失不在身邊,感情不深。

    相對何瑞行的努力與體貼,他自然要偏向倚重他。

    “你們闖了這么大的禍,現在不反省,還窩里斗,你爸怎么會高興”夏珍渝看著女兒,“你是個女孩子,以后是要嫁人的,進不進公司都無所謂。”

    “我是女孩子,就不是何家人嗎”何瑞琳沒想到她能說出這種話。

    這都什么年代了

    還重男輕女。

    “當初你們嫌棄我是個女孩,為什么不生下來時就掐死我,嫌我是女孩,為什么還要承認我,不要認我不就好了嗎”何瑞琳哭著,說完跑上了樓。

    夏珍渝的身體晃了晃,差點沒站穩。

    何瑞澤過來扶著她,“媽,你別生氣,妹妹不是故意的。”

    夏珍渝擺手,“我再氣,就氣死了,扶我回房間。”

    “你爸說,不準你們出去,這幾他又生氣。”她交代著兒子。

    “恩。”何瑞澤抿了抿唇,開口道,“這次雖然闖出了禍,但是我們一開始,真的是想為家里做點事情,只是沒成功,我知道爸重用大哥是有道理的,我沒嫉妒過,也沒想過要奪權。”

    他不是沒有任何渴望,而是他的渴望不在權利上。

    如果真是他想要得到的東西,他也會不擇手段。

    就比如林辛言,他因為自己的私心,故意騙她當初的那晚是個a國人。

    就如何瑞琳所說,他其實是自私的。

    只是偽裝的好。

    宗家。

    宗啟封在書房練毛筆字,公司交給兒子以后,他就徹底不管事情了,寫毛筆字,是他的愛好。

    每天下午,他都會在書房待上三個小時,毓秀在一旁給他研墨。

    雖然他們都上了年紀,但是畫面看起來很唯美。

    “想什么呢”宗啟封看向望著窗外出神的毓秀。

    她啊了一聲回神,繼續研墨,“沒什么,就是想兒子了。”

    宗啟封握住她的肩膀,“后悔了嗎”

    毓秀剛想說話,書房的門被敲響,傳來馮叔的聲音,“何家來人了。”

    “這何家的事情,不是已經解決了嗎”毓秀研墨的手一頓,語氣有些冷,“他來干什么”

    毓秀以為又是因為上次退婚的事情。

    他們今天沒看新聞,所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宗啟封寫完最后靜的一筆,將毛筆放到筆架上,說道,“走,我們出去看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