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8章,這女人是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8章,這女人是誰

    書房的門打開,馮叔站在門口,“人我已經安排在客廳了。”

    宗啟封點了點頭。

    “別擔憂,事情已經解決了,他也說不出什么。”宗啟封發現毓秀擔憂的眼神,安慰道。

    毓秀低下眉眼,“我沒擔心。”

    “嘴硬。”宗啟封握住她的手,“走吧。”

    客廳里何文懷坐在紅木的沙發上,前面已經倒了茶水,何瑞行站在他的身后。

    看到宗啟封過來,何文懷站了起來,“老宗啊,這毀,我可求到你頭上了。”

    “求我”宗啟封朗聲一笑,“你可別和我開玩笑,你有什么地方能求到我”

    “哎。”何文懷嘆了一口氣,“還不是我那兩個不成器的孩子,惹得事情。”

    “什么事”宗啟封拉著毓秀,和自己一起坐在對面的沙發上。

    傭人又上了兩杯水。

    “今天你沒看新聞吧”何文懷問。

    “沒有。”

    宗啟封不管事以后,他不愛看新聞,寫寫毛筆字,毓秀陪他散散步,下下國際象棋,一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你先看看吧。”何文懷示意兒子把新聞給宗啟封看。

    何瑞行將手機遞上來,“宗伯父。”

    宗啟封看了一眼,有些詫異,不是驚訝這新聞多離譜,是驚訝他家出了這事,為什么來找他

    因為以何家的人脈,要蓋住這事應該不難。

    “老何,這是”宗啟封抬起頭,看著對面的何文懷,“難不成和我有關系”

    不然怎么會來找他

    “哎。”何文懷又嘆了口氣,“我是沒你福氣好,生了個好兒子,提前退休,安享晚年,我都要被我那些不省心的孩子給活活氣死了。”

    “老何,你這話是從何說起啊”

    “這不。”何文懷指著新聞里一臉血的孩子,“這孩子,聽說是你們家景灝喜歡的一個女人生的,我家琳琳就覺得是那個女人破壞了她和景灝之間的訂婚,才去哎,說起來丟人,他哥哥寵愛這個妹妹,一時腦熱,就去綁架人家孩子,想要用孩子威脅女人離開景灝。”

    何文懷避重就輕。

    沒說女兒是想嫁進宗家,為何家爭取聯姻的事情,也沒說兒子是想娶那個女人。

    那些傷他的顏面。

    宗啟封和毓秀對視。

    這女人又是誰

    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上次退訂婚不是因為林辛言嗎

    上面沒有林辛言的照片,他們不知道這個女人就是林辛言。

    宗景灝吩咐的,不許照片里有林辛言的身影。

    他不想把她扯進這樣的新聞里。

    “這事可能惹到了景灝,我這才來找你啊。”何文懷又是一聲嘆息,都這把年紀了還要因為孩子的事情,來向和自己同輩的人面前,低聲下氣,心里不是滋味。

    “我們都是有頭有臉,在社會上也是有些地位的人,傳出去我這老臉都沒地方放了,我可以不來找你,但是我們兩家起沖突,只會兩敗俱傷,你說是不是”

    何文懷很懂得談判,現在他不是來求手下留情,而是不想兩方對上,傷了和氣。

    “你也知道我兒子的脾氣,若是我能管住他,當初的訂婚也不會退。”宗啟封也不是傻蛋,現在他不能只聽他的一面之詞,就答應,或者承諾什么。

    何文懷的臉色有些崩不住了,他這是不管了

    “老宗,我們雖然沒成為親家,但是我們可是老相識了,你真想看著我們兩家因為這點小事,傷了和氣嗎”

    “我家景灝不是無理取鬧的人,畢竟是有人先惹的他,當然這事我們也不會不管,你也知道,這些年他們父子兩個一直不和,但是我們會盡力,晚上我們就會把他叫回dianxian來,了解清楚這件事情,并且勸說一二。”毓秀出聲道,軟硬兼施,前一句是指責是他們先招惹的宗景灝,錯在他們,后一句也表明了不是hnjstzzcx不管,但是管不管的住就另說了。

    這話把何文懷堵的啞口無言了。

    “你們知道就好,如果能不傷和氣最好。”何文懷站了起來。

    “自然,我們也不想傷了和氣。”毓秀又道。

    何文懷勉強扯出笑臉,“我該走了。”

    “留下來吃晚飯吧。”毓秀笑的端莊又得體。

    “不了,家里等我們呢。”何文懷婉拒。

    “馮叔,你送送。”毓秀并未親自去送,這個事情,不管之后如何,現在他們都必須站在宗景灝這一邊。

    很明顯這事是他們有錯在先。

    她進退拿捏的得宜,讓何文懷知道這事如果宗景灝不松手,那也是他們有錯在先,事是他們惹出來的。

    真的傷了和氣,那也是他們自己找的。

    “不用送了。”走到宗家的大門口,何瑞行對馮叔說道。

    馮叔笑著還是替何文懷拉開車門,“夫人讓我送客,我怎么敢怠慢,何老爺,請。”

    何文懷看了他一眼,彎身上了車。

    何瑞行坐上駕駛位。

    很快車子開出去。

    何文懷從后視鏡中看著越來越小的別墅,感嘆道,“這宗景灝生的聰明,不是沒原因,爹媽的智商都高,兒子怎么會笨。”

    宗啟封的手段與智商他領教過。

    剛剛毓秀的表現,讓他意外。

    “爸,你說什么呢宗景灝的生母是宗啟封前妻。”

    “是啊,你瞧我,真的老了。”何文懷扶額。

    “爸,如果宗啟封并不能說服宗景灝怎么辦”何瑞行擔憂道。

    何文懷思量良久,左右權衡,分清利弊,還是覺得不能和宗家撕破臉。

    畢竟人家現在家大業大,不得不承認,惹不起。

    真要對上,吃虧的是他們。

    “誰惹的事,誰負責。”何文懷緩緩的閉上眼睛。

    不是他無情,只是現在這個情況由不得他念親情。

    若是宗景灝不松,那么這件事情勢必會發酵。

    到時候何家名聲壞了,會影響到公司,他們是珠寶生意,若是被抵制,這個后果他承擔不起。

    宗家的客廳里。

    宗啟封靠著沙發里的軟墊,拿著毓秀的手握在手里,大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摩挲,半瞇著眼睛,像是在沉思什么。

    “是不是在想,那個女人是誰那個孩又是怎么一回事”毓秀問。

    其實她也奇怪,之前她覺得宗景灝喜歡林辛言,但是現在又冒出一個有孩子的女人。

    這讓她不由的擔心起來。

    宗啟封伸手拂過她耳畔的一縷發絲,別在她的耳后,溫柔的道,“別擔心,我去別墅看看他。”

    順便和他談談這件事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