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19章,你不會喜歡他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19章,你不會喜歡他吧

    而另一邊,回別墅的過程中,林曦晨趴在林辛言的懷里就睡著了。

    一邊的臉,還是紅腫的,林辛言很心疼想要去觸碰,又怕弄疼他。

    她很安靜一句話也不說,只是默默的擦眼淚。

    林曦晨長這么大沒受過傷,這是第一次。

    俗話說,傷在兒身痛在娘心。

    宗景灝從后視鏡中看她,想要出聲安慰,讓她不要太過難受,可是張了張嘴,不知道能說什么。

    他沒為人父母過,體會不了她的感受。

    沒過多久車子停在別墅前。

    宗景灝下來給她拉開車門,她抱著林曦晨下車不方便,他伸手去接,“我幫你抱吧。”

    “不用,我自己行。”從林曦晨被救出來,她幾乎是寸手不離。

    一直抱著,誰也不讓接手。

    宗景灝看了她兩秒,受不了她這樣的態度,這是她的孩子,她可以疼,可以愛,但是這樣一直自責,覺得都是自己的錯,讓他難以接受。

    “不是你的錯,不用懲罰你自己。”他強硬的將人抱過來,林辛言不愿放手,“你干什么”

    “你不想你兒子被吵醒,就安靜點。”

    林辛言禁了聲,低聲道,“他頭上有傷,你輕點。”

    她怕宗景灝把林曦晨抱疼了。

    他一個大男人,沒抱孩子的經驗。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

    林辛言在這里住過,對這里不至于陌生,這里基本沒變,和以前一樣。

    屋里,林蕊曦經歷了白天的事情,不知道是嚇到了還是累了,被關勁送到這里時,就睡著了,一直到現在都沒醒。

    于媽見過一次莊子衿和林蕊曦,所以關勁將她們送到這里時,她開始驚訝,后來很快就和莊子衿熟絡起來。

    關勁沒說為什么將她們安排在這里,于媽也沒問,關勁是宗景灝身邊的人,肯定是被宗景灝授意的。

    上次她見過兩個孩子以后,就覺得他們像宗景灝小時候,為了能再見到他們,她經常到那個超市去轉悠,希望能夠見到他們,打聽打聽這兩個孩子的母親父親。

    誰知道,天天去也沒等到人。

    沒想到他們自己送上門了。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于媽趁著這個機會,打探這兩個孩子的事情。

    莊子衿大概猜到這是那里,但是對于女兒的事情她不想多說,只說這兩個孩子是她女兒生的。

    別的都是閉口不提。

    于媽什么也打探不到。

    “你先坐著。”于媽起身,想要去拿宗景灝的照片給她看,這時別墅的大門被推開。

    宗景灝抱著林曦晨走了進來,林辛言跟在后面,像是下意識的習慣,她打開鞋柜,拿出拖鞋,宗景灝的她認識,拿著放到他跟前。

    宗景灝低著眼眸,看了她一眼,“還沒忘。”

    林辛言的動作一頓,她只在這里呆了不到一個月,竟然還記得他的鞋。

    她抬起頭,淡定的道,“我見過的東西,都記得。”

    莊子衿從沙發上站起來,看了一眼宗景灝,目光最后落在女兒身上。

    于媽看到他們進來,而且宗景灝抱著林曦晨,身邊是林辛言,她張大了嘴巴,看向莊子衿,“這個是你女兒”

    莊子衿點了點頭。

    于媽像是一瞬間想明白了所有的事情,她就奇怪莊子衿,為什么不愿意說孩子的事情。

    因為她女兒離婚了,生了孩子,她肯定是生氣這孩子的父親和女兒離婚,所以不愿意提起。

    在于媽心里,林辛言的孩子,就是宗景灝的。

    記得六年前,她就懷孕了。

    雖然當初他們分居,但是結婚頭一晚,他們是睡一屋的。

    而且,算算日子也差不多,孩子五歲,六年的時間,是對的上的。

    樓下的房間是宗景灝的,林辛言離開以后,他依舊住在里面,但是林辛言走后,他回別墅的時間少。

    “我送他到房間睡。”宗景灝說道。

    林辛言嗯了一聲。

    “言言。”莊子衿有很多話想要問她,看到她迫不及待的叫了她一聲。

    林辛言站在玄關沒往屋里進,“我們去外面說吧。”

    “這樣也好。”畢竟著屋里還有別人,不是自己的地方不方便。

    她在門口換了鞋,跟著林辛言出來。

    別墅的前院鋪著大片的草皮,綠油油的,踩在腳下松松軟軟的,靠著綠植的地方修了一座假山,嘩嘩的水不停的流淌著,下面是一方池子,里面養著觀賞魚,看起來有些特別,綠色的身子,長長的尾巴,看著像是稀有品種,應該價值不菲。

    前方,放著一張圓桌子,四把藤椅,一把遮陽傘。

    林辛言給莊子衿拉開椅子。

    莊子衿坐下。

    “到底什么回事,何醫生怎么會忽然要綁架我們,而且你為什么還和他在一起你們離婚了,沒關系了,是不是因為你和他在一起的事情讓何醫生知道了,他才因愛成恨,做出這樣的事情”

    莊子衿一連串的發問,并且說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林辛言搖了搖頭,“不是。”

    她之前是和何瑞澤說過的,她愿意嘗試和他在一起,后來因為他妹妹的事情,讓她看清楚,她和何瑞澤是不可能的,zogdispy他們之間不止是沒有愛情,更加隔著他的母親,他的妹妹。

    “那是為什么”莊子衿忽然想到什么,“你和他說,他母親找過你的事情了”

    “沒有。”林辛言攥著手,她不知道怎么去和莊子衿說,何瑞澤對她做的事情。

    難以啟齒。

    “那是為什么”一個人,怎么可以忽然間變那么多

    回來的這段時間他也一直再想。

    但是始終想不明白,他變成這樣的理由。

    “媽你知道,我并不喜歡他。”林辛言的手,攥的越發緊了,掌心濕濕黏黏的都是汗,和何瑞澤走到今天這一步,她只能實話實說。

    她將何瑞澤試圖對她做的事情和莊子衿說了。

    莊子衿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什么”

    “他怎么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情”

    林辛言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仔細想想她能想通。

    他喜歡她,何瑞琳喜歡宗景灝。

    如果他毀了她,何瑞琳就還有機會和宗景灝在一起。

    為了妹妹的幸福,他愿意這么做吧。

    莊子衿跌坐下來,半天沒回神,“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俗話說,人心隔肚皮,這話真是不假。

    “那你和宗景灝又是怎么回事”情緒穩定后,莊子衿又問道,她看著女兒,“你不會喜歡他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