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0章,他們是你的孩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0章,他們是你的孩子

    “我”

    她的內心矛盾又復雜,她不得不承認,對于宗景灝她不是沒有一點感覺,只是不敢承認。

    也不想去仔細琢磨。

    似近非近,似遠非遠,她不想打破這樣模糊的情感,去追根究底,到底是愛還不是不愛,

    想多了會痛。

    這樣被莊子衿問出來,她不知道怎么回答,一顆心像是沒浸泡在五味雜陳的缸里。

    “怎么不說話”莊子衿紅了眼眶,“或許,他現在對你挺好的,可是你想過以后嗎小曦和小蕊他能接受嗎一輩子不在意”

    “媽,我現在不想去想,對了,我們可能要在這里住一段時間,我們的住處我怕不安全。”后面她故意岔開話題。

    莊子衿卻揪著這個話題不愿意松,“當初你要回國,是不是也因為他”

    如果不回來,或許就不會有這些事情。

    林辛言低頭不語。

    很明顯是默認。

    莊子衿想說她幾句,不能被眼前的好所蒙蔽雙眼。

    話到嘴邊,她又拐了個彎,“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

    她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思想和想法。

    過于干涉就成了她的壓力。

    莊子衿嘆了一口氣,“住就住吧,孩子的安全重要。”

    想到何瑞澤的所作所為,她現在還心有余悸。

    林辛言知道她擔心什么,說道,“你放心,我會保護好我自己。”

    別墅內。

    宗景灝將熟睡的林曦晨放到樓下的房間睡覺。

    于媽站在門口,看著。

    從宗景灝進來,她就一直跟著,好像有很多話要說一樣。

    “你是不是已經知道了”于媽站在門口問。

    宗景灝給林曦晨蓋好被子,直起身子看著她,“知道怎么”

    于媽急了,“就是他們是你的孩子呀。”

    宗景灝的眸光一沉,似乎是于媽的這個話題,觸了他的底線。

    或者是,他刻意忽略的事情,忽然讓人問出來,不得不去直視而不高興。

    于媽皺眉,宗景灝的態度令她很奇怪,難道不是嗎

    為什么他周身的氣壓越來越低

    于媽嘆了口氣,跑去把那張照片拿出來,走到床邊,放在林曦晨的臉龐比較,“你看”

    林曦晨受傷了,臉腫了,完全沒有他上一次看到的樣子了。

    于媽,“”

    “他怎么受傷了”于媽心疼的不得了,上次見的時候,多么聰明可愛。

    宗景灝并不想和別人討論這件事情,“以后不要再提他身份的事情。”

    “可”

    于媽不死心,還想說。

    “她和我結婚前就懷孕了,孩子不是我的。”宗景灝快速打斷她。

    他有沒有碰過她,他會不知道嗎

    關于林辛言的過去他不想知道。

    一想到她和別的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過,他的內心壓抑的無法呼吸。

    所以不要和他提這兩個孩子的身份。

    不要給他談林辛言的過去。

    這些,他都不想知道

    “你,你,你在說什么”于媽被震的張口結舌,兩只手直顫抖,半天才喊出來話。

    和宗景灝結婚前就懷孕了

    怎么可能的呢

    “我看她不像是那種不檢點,不自愛的女孩,怎么可能。”于媽不敢相信林辛言嫁給宗景灝之前就懷孕了。

    “這件事我親眼所見,但是我并不想聽別人議論。”說完宗景灝邁步走出房間。

    這也就是于媽,換做別人他不會說這么多。

    于媽覺得腦子很亂,她看看手中的照片,又看看躺在床上的林曦晨,即使林曦晨的臉腫了,她還是記得他沒受傷時的樣子。

    這怎么會是林辛言婚前就有的呢

    怎么會

    明明模樣和宗景灝小時候一樣。

    于媽魔怔了一般,無法從這件事情的震驚中回神。

    她不知道怎么走回房間的,整個人都飄飄的。

    林辛言和莊子衿進屋。

    莊子衿去客房看林蕊曦睡醒了沒有,林辛言去廚房的冰箱里找了點冰塊,用毛巾裹著,給林曦晨敷臉。

    天色漸漸暗下來,太陽沉沒,天邊紅通通一片。

    于媽已經收拾好情緒到廚房去準備晚飯。

    林蕊曦睡醒了,似乎是在陌生的環境,有些黏著莊子衿,就讓她抱著。

    莊子衿對這里不熟,索性在房間里抱著林蕊曦也不出來。

    書房宗景灝掛了關勁的電話,低頭看了一眼時間,五點,他起身站起來,走出書房,客廳里很安靜,偶爾廚房里會傳出來于媽跺蝦的聲音。

    伴隨著這聲兒,宗景灝推開房間的門,林辛言坐在床邊的椅子上,桌子上放著毛巾。

    林曦晨還沒醒。

    看樣子,林辛言一直守著呢。

    他走進來,看著躺在床上的小人兒,睫毛微垂,他伸手扣住林辛言的頭,將她按到自己的懷里,安慰道,“別太擔心。”

    “嗯。”

    宗景灝站著的,林辛言坐著的,他扣住林辛言的腦袋,剛好她的臉貼著他的腹部,隔著布料她也能感覺到,他結實的腹肌,堅硬而炙熱。

    “謝謝你。”林辛言伸手摟住他的腰,很誠懇地道。

    這次事發突然,如果沒有宗景灝幫助,她不知道事情會發展成什么樣。

    好在現在孩子都沒事。

    宗景灝的身體僵住,思緒混沌了幾秒。

    林辛言很少主動和他有身體上的接觸,這表示她在慢慢朝他敞開心扉嗎

    他扣著她腦袋的手,指腹在她的耳畔廝磨,時而摩擦她耳后的肌膚,時而揉捏她柔軟的耳垂。

    似乎這個部位比較敏感,林辛言的身子輕顫了一下。

    宗景灝感覺到她反應,彎xiashen子,吻她的頭發,額頭,眼角,臉頰

    “唔”

    軟糯的嚶嚀,緊接是林曦晨略沙啞的聲音,“媽咪。”

    林辛言理智快速回攏,一把推開親吻她的宗景灝,趕緊去看兒子,“你醒了”

    宗景灝,“”

    “嗯。”林曦晨的目光投向宗景灝,放在被子下的手,緊緊的抓住床單,其實他在宗景灝進來的時候就醒了。

    只是故意沒出聲,想看看平時他和媽咪都是怎么相處的。

    沒想到,都離婚了,他還要親媽咪。

    真是太討厭了

    他看著宗景灝,咧著嘴笑了,扯動唇角的傷疼的嘶了一聲,“這次真的謝謝你。”

    宗景灝皺眉,看著他的笑卻嗅出了陰謀的味道。

    “好了別說話,嘴上有傷。”林辛言心疼兒子,剛剛說話扯動唇角都疼了。

    “媽咪你不知道嗎”林曦晨裝出很驚訝的樣子。

    “知道什么”林辛言茫然的望著兒子。

    宗景灝警告的看他。

    林曦晨裝沒看見,對林辛言說道,“媽咪,我會被抓,其實是故意的。”

    “什么”林辛言做不住了。

    腦子有病啊,故意被抓

    林曦晨繼續裝無辜,“是啊,他出的主意,故意讓我被何瑞澤抓。”

    他指著宗景灝。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