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2章,讓我抱一會兒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2章,讓我抱一會兒

    林辛言以為有人,便禁了聲。

    可是她發現這周圍并沒有人。

    反而很安靜。

    “你干什么”林辛言問。

    宗景灝垂著眼眸,睫毛微微地顫動,林辛言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發現自己胸前的扣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掙開了兩粒,露著蕾絲邊的胸衣,飽滿的圓潤,若隱若現。

    她此刻正以一種騎坐的姿勢,坐在他的大腿上。

    姿勢曖昧極了。

    她的臉立刻紅了一個度,連著脖子也都紅了起來,像是煮熟的蝦子。

    “你你”

    林辛伸手想要捂住,卻被宗景灝抓住手腕,扣在掌心,使她動彈不得。

    宗景灝的喉結上下混動,黑色的瞳孔透著一抹亮光,似水如霧,蕩漾著情欲。

    他沙啞地笑,“都要殺我了,不能讓我帶著遺憾死”

    林辛言大腦空白。

    此刻她忘記了反應,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什么時候才能接受我”他的唇慢慢的靠近,壓在她的鎖骨上,肌膚相貼的那一刻,林辛言渾身一顫,有股電流從他的嘴唇刺進她的皮肉,傳到四肢百骸。

    她的眼睛染上了一層霧,薄薄的,淺淺的。

    “我不知道。”

    “可是我等不了。”他炙熱的眼神,猶如熱帶沙漠里毒辣的太陽,在炙烤著她,燙得她半天都說不出話來。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許了。”他唇沿著她的脖子,鎖骨,一直往下。

    另一個手順著她的脊背往下撫,順著她的腰側,她的大腿,小腿,手探進她的裙底

    一道刺眼的光從后視鏡反射過來,恰好射到林辛言的眼睛,她瞬間清醒,一把推開男人,“不行,我還沒準備好,你答應我同意才行的。”

    “剛剛你默許了。”

    林辛言,“”

    “我沒有。”她否認。

    “好像有人。”林辛言透過后玻璃,看到車后停下一輛黑色的車子。

    宗景灝只當她是在找借口,在他的唇上咬了一口,“休想騙我。”

    林辛言正了正神色,“我沒騙你,黑色的車,車牌號zq。”

    宗景灝的動作一頓,回頭看過去。

    果然,有輛黑色的車子停在車后。

    他的臉色微沉,原本火熱的氣氛,冷了些。

    “你認識”林辛言看出宗景灝臉上的變化。

    他淡淡地嗯。

    那是他父親的車子,他怎么會不認識

    這個時間他怎么會來這里

    他給林辛言扣好衣服的扣子,交代道,“坐在車里別動。”

    林辛言點頭。

    他給林辛言整理好,推開車門走下來,朝著后面車子走過去。

    “真的是景灝。”毓秀對著丈夫道。

    宗啟封沉著臉孔,“這個時間在這里干什么”

    怎么做事越來越不沉穩了

    本來是宗啟封一個人過來找宗景灝的,毓秀擔心他們吵起來,所以跟著來了。

    馮叔下車,朝著宗景灝恭敬的道,“少爺。”

    宗景灝未作理會,而是看向車內的人。

    “有空嗎”宗啟封問。

    宗景灝不冷不熱,輕描淡寫,“有事”

    “沒有事,不能來看你嗎”宗啟封很想和他心平氣和的說話,可是他總是這幅冷冰冰的樣子。

    一看他就來氣。

    毓秀攥住他的手,無聲的勸慰著,讓他別生氣。

    宗景灝笑了一聲,“您有時間嗎”

    他20歲時,宗啟封退位讓賢,把公司交到他手里。

    從那以后,他沒過問公司的任何事情,只在家里和這個女人談情說愛。

    宗景灝常常想,如果他和這個女人生了孩子,公司一定會交給他們的孩子吧

    他不稀罕這些,他接受不了肖啟封的變心。

    他的母親去世不到一月,他便接了這個女人進門。

    很明顯,他們不是在他母親死后在一起的。

    “你這是什么態度”宗啟封皺眉。

    赤裸裸的諷刺,他不想生氣都難。

    毓秀看了一眼丈夫,無奈的嘆氣,這父子兩個,總是這樣針鋒相對。

    她推開車門下來,姿態放得很低,“何文懷去家里找你爸了,因為一側新聞。”

    宗景灝丟下話,“我的事情,不用你們管。”

    說完便走。

    “我們只是關心你。”毓秀望著他高大背影,眼睛微熱,“何家雖說現在處于低潮,可是名望還是在的,人脈也是有的,真的撕破臉,我怕對你不利。”

    宗景灝像是沒聽見,腳步絲毫沒有停頓。

    “站住”宗啟封厲聲,他沉了一口氣,“你現在和什么女人在一起”

    宗景灝的腳步頓住,站了片刻后,才慢慢的轉過身,看著站在路燈下鬢發白了的男人,“我有問你和什么女人在一起嗎”

    宗啟封氣的顫抖,“多少年了,你該放下了”

    “我不管你,你也不要管我。”這次宗景灝沒有強硬的說什么,只是語氣很冷,沒有一絲的感情,像是在和陌生人說話。

    說完他再次轉身,走了兩步,他停下來,沒有轉身,話卻是對身后的人說的,“新聞的事,我有分寸。”

    宗啟封氣悶,“走,回家。”

    毓秀站在路邊沒動,只是望著那抹高大的身影越來越遠。

    “走吧。”宗啟封去拉毓秀的手。

    宗景灝的能力他相信,相信他能處理好。

    他20歲接手萬越,從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到現在,他所做出的成績,令他驕傲,自豪。

    “我就想看看他。”毓秀擦了一下眼角。

    宗啟封站在她身側,握住她的手,同樣望著,“你應該高興的。”

    毓秀淡淡的惆悵,是啊,她應該高興的。

    宗景灝回到車上,沉默的將車子開走。

    林辛言看出他的心情很不好,便什么也不問,在一旁靜靜的坐著。

    他沒有方向,只是在市區胡亂的穿梭,林辛言伸手去握他的手背。

    她理解他的感受。

    她以前從于媽嘴里聽說過一點關于他和宗景啟封不和的事情。

    剛剛她看到車里下來的人gu,毓秀找過她,所以認識。

    毓秀給她的印象不壞,和她感覺里的第三者不一樣。

    但是終究是三兒上位。

    “我爸拋棄我媽,我知道你的感受。”

    宗景灝盯著她握在自己手背上的手,調轉的方向盤,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伸手去抱她,當帶有溫度柔軟的身子擁入懷里時,他覺得心不在那么空了。

    他的頭埋進她的脖頸,淹沒在她的發絲里,低聲道,“讓我抱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