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3章,惺惺相惜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3章,惺惺相惜

    他就軟弱一下,在沒人的黑夜,在這個女人面前。

    有人說沒經歷過的無法感同身受。

    她相信,如果她沒經歷過被父親拋棄,此刻她無法體會他的感受。

    或許是有過同樣的經歷,讓他們惺惺相惜。

    林辛言伸手拍了拍他的背。

    沒有過多的言語,無聲地安慰著。

    宗景灝也不是情緒中人,若是此刻這個人不是林辛言,他不會露出他軟弱的一面。

    “回去嗎”他的聲音悶悶的從林辛言的脖頸里發出來。

    “我說回去拿衣服的,若是沒有拿回去,我怕小曦多想,那孩子心思細膩。”林辛言想到兒子,語氣鄭重了幾分,“以后,千萬不要拿小曦的安全開玩笑,我是認真的。”

    “嗯。”他當時確實沒想過,發生意外要怎么辦。

    情緒恢復,宗景灝開啟車子。

    沒過多久車子停在了林辛言的住處,她下車,宗景灝跟著下來。

    林辛言回頭看他一眼,“你也上去”

    “我看看你們的住處。”他還沒上來過。

    林辛言走在前面,到了門口,她掏出鑰匙打開房門。

    房間不是很大,但是裝修的卻十分溫馨,很有家的感覺。

    林辛言先到林曦晨的房間拿他的衣服,然后是她自己的房間,拿林蕊曦的。

    她收拾衣服的時候,宗景灝隨意的在屋走動,這地方不是很大,有兩個孩子打掃的也很整潔,床頭的柜子上,放著照片,是林曦晨和林蕊曦的合影。

    他伸手拿了起來,照片里的背景是一片草地,看起來只有兩歲多的孩子,手里拿著泡泡水,在吹泡泡。

    林辛言看到他手里的照片,笑著說道,“這是他們剛學會走路的時候,別看小曦挺聰明的,一歲半才會走路,兩歲多,才能走穩。”

    說到自己孩子時,她的眼里帶著光。

    渾身散發著母愛的光輝。

    很暖,很柔。

    宗景灝放下照片,在心里想著,她這樣的笑容,只有在她的孩子面前才會有吧

    “你坐一下,我到那邊去一下。”莊子衿的房間在隔壁,她得去收拾一下。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

    林辛言走后,他在床邊坐下,興許是因為她照顧小孩子的原因,床上鋪著卡通的床單,很整潔。

    床頭柜的抽屜半開著,里面放著一本粉色的本子,他拉開抽屜,看清了那個本子原來是影集。

    他伸手拿出來,翻開,照片里是很小的嬰兒,用粉色小被子包裹著,帶著粉色的小帽子,嫩嫩的臉蛋兒,粉嘟嘟的,模樣可愛極了。

    他繼續翻,這一頁是林曦晨小dfjsh時候,他用藍色的小被子裹著,藍色的小帽子,也是粉嘟嘟的,和妹妹一樣。

    看樣子是剛出生沒多久的時候拍的,因為看起來真的很小。

    林辛言每年都會給他們拍照片,他們什么時候會走路,什么時候長了第一顆牙齒,什么時候會說話,第一句話說是什么。

    她都仔仔細細的記錄下來。

    啪嗒

    一張照片從影集中掉下來,落在地面上。

    宗景灝撿起來,這是一張林辛言和兩個孩子的合影,她坐在地毯上,兩個孩子在地毯上玩積木,她看著兩個孩子,笑的很溫柔。

    他捏在手里端詳了片刻,想要放回去時,透過燈光,他發現照片后有字跡,于是他反過來,就看到照片背面用黑色水筆寫的一段話。

    寶貝,我的寶貝,很抱歉媽媽沒有給你們一個完整的家,你們的家里只有媽媽和外婆,但是我會很愛你們,謝謝你們來到我的世界,讓我灰色的世界里,有了光亮,讓我不再孤獨,不再害怕。

    他的眸子深邃,盯著娟秀的字跡出神了片刻,聽到響動他放回照片,合上影集放回原位。

    林辛言手里拿著包,從門口伸出腦袋,“好了。”

    宗景灝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立刻遮一片暗影,他看向門口的人問,“收拾好了”

    “嗯。”林辛言點了點頭。

    “走吧。”

    林辛言點頭,宗景灝走到她身邊,伸手接她手里的包,“我給你拿。”

    “不用,也不重。”就幾件衣服和一點生活用品。

    “給我吧。”他拿了過來。

    林辛言側頭看他,緩緩她垂下眼瞼,什么也沒說,跟在他身旁,出門鎖好門走出小區。

    何家。

    家里的傭人出去買菜,結果回來的時候被人用雞蛋砸了。

    “怎么回事”夏珍渝看著一身狼狽的傭人,睜大了眼睛。

    傭人低著頭,“我買菜回來,在家門口讓人給砸的,還說我做什么不好,要,要在你們家做傭人。”

    其實原話更難聽,說她做什么不好,非要伺候一群欺負小孩的狗。

    “夫人,這幾天您也別出去了,以防萬一遇到過激的人,對您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

    夏珍渝連連后退了一步,傭人趕緊上前扶住她,“您沒事吧”

    她搖了搖頭,家門口都被人砸了,公司那邊豈不是更慘

    的確,公司里更慘,很多銷售門店都被抵制,聽說是先行集團何家企業,進都不往里進更別說消費。

    何家在全國每個城市都有連鎖店,事態正在一點一點的擴展。

    僅僅一天銷售就下降了百分之20,這個速度是很快的。

    何瑞行開著車送何文懷回來,“我去找一趟宗景灝,看他有什么條件,不能讓這件事情繼續蔓延。”

    何文懷也急,做生意講究信譽名聲,一旦信譽遇到危機,沒人再會買單。

    “嗯,如果他不松口,你可以做最壞的打算。”這也是他最壞的打算。

    這件事宗景灝做的強硬,幾乎沒給他流一點緩和的余地,可見他是真生氣了。

    他會如此生氣,無外乎是何瑞琳和何瑞澤做的事情,觸碰到了他的底線。

    既然他要懲罰,那么他就把這兩個人推出去,不是犯的殺人罪,頂多進去審問一番,關兩天。

    讓宗景灝消了氣,這事也就過了。

    “爸,你看門口有很多人。”何瑞行在前面開車,遠遠的就看到自家門口圍著很多人。

    罵罵咧咧的,大多是何家仗勢欺人,欺負弱小,人性扭曲等等。

    總之,要多難聽就多難聽。

    “從后門。”何文懷陰沉著臉,氣的不行。

    “他宗景灝也太猖狂了”一點招呼都不打,直接來這一出,是讓他一點準備都沒有。

    “他的行事風格就這樣,在業內出了名的。”何瑞行在圈子里打拼,自然對他做事的風格有點耳聞。

    果斷,有魄力,雷厲風行

    車子停下,何文懷帶著氣進門,夏珍渝正要給他們打電話,告訴他們家門口有人,回來時從后門走。

    看到他們進來,夏珍渝放下電話,迎上來,“你們沒事吧”

    “沒事,我們從后門進的。”何瑞行嘆了口氣,“這xdy事對我們影響太大了,晚上我不在家吃,我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兒”夏珍渝問。

    “去找他談談。”何瑞行的聲音慢慢小了下來,因為他心里也沒低。

    “這事就交給你了。”何文懷在外跑了一天,顯得很是疲憊,夏珍渝扶著他進房間。

    看到何文懷進屋,何瑞琳從二樓走下來,“大哥,我和你一起去。”

    “你去干什么”

    何瑞行冷冷的看著她,“事情弄成這樣,都是因為你,你去只會讓事情更糟。”

    何瑞琳已經習慣被他否定,并未生氣,而是踩著拖鞋一步一步走下來,她看著何瑞行,“我手里有東西,讓他愿意和我們談,甚至是讓步。”

    “什么東西”何瑞行半信半疑的問。

    何瑞琳胸有成竹,非常自信,“你帶我去,我就給你看,怎么樣”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