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6章,無盡的寒冷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6章,無盡的寒冷

    他明顯是戲弄。

    好在他沒有直接拒絕林蕊曦讓她傷心,那點戲弄也不算什么了。

    林辛言扭過頭,鼻腔酸的厲害,“謝謝。”

    她扭頭想要走,被宗景灝抓住手腕,他彎身和林蕊曦對視,“爸爸有話和你媽咪說,你先到外面去好不好”

    林蕊曦可乖巧了,用力的點了點頭,自己趴在臺子上,往下滑,林辛言怕她摔了,伸出手去接她,她還不讓,“我沒事,不用接,你和爸爸說話吧。”

    說完就邁著小短腿走出去了。

    林辛言望著女兒小小的身影,內心的不安越發的深了,要是知道這個她自認為的爸爸,不是爸爸,她會怎么樣

    林辛言不敢往下想。

    她怎么會認宗景灝叫爸爸呢

    簡直,太荒唐了

    林辛言神思飄忽間,宗景灝手上用力,她身子忽然往前一跌,撲進宗景灝的懷里,宗景灝扣住她的腰,手臂用力一攬,她的整個身子都貼在了他的身上。

    林辛言一驚,“這是你家,外面有人。”

    宗景灝沒理會她的話,而是伸出另一只手關上洗手間的門。

    林辛言的心隨著關上的門咯噔一下子。

    “你,你,你要干什么”

    宗景灝并沒有回答她,只是俯首看著她。

    林辛言胡亂的躲開他直視的目光,“飯菜都做好了,該吃飯了。”

    宗景灝勾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對視,他的瞳孔漆黑,翻滾著驚濤巨浪。

    林辛言的心一緊,小心翼翼的問,“你不高興嗎”

    宗景灝沉默不語。

    林辛言更加的不安了,“是不是因為小蕊她從小沒有爸爸,可能把你認錯了,你別介意,我以后”

    “那晚,你真的沒有失身”

    突如其來的言語,她沒明白過來。

    她愣愣的看著他好幾秒。

    “你是指”她的神經緊繃起來,似乎已經明白他指的是什么。

    當時她昏過去了,醒來時,她身上的衣服被脫了,xiashen褲子的紐扣也被解開。

    她唯一能確定的就是她沒有失身,至于在她昏迷的時候,何瑞澤對她做了什么,她并不知道。

    她對上宗景灝的眼睛,不閃不躲,坦然的道,“我不知道他對我做了什么,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他沒碰我。”

    準確的說,不是沒碰,是何瑞澤要碰她的時候,她醒了。

    如果她醒來的時間再晚幾分鐘,她不知道后果是什么樣子的。

    輕輕地她垂下眼眸,眼淚藏在了眼底,“對不起。”

    宗景灝想到那個她被脫了衣服的視頻,渾身的血液就往他的腦子里沖。

    “對不起什么”

    “我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腦子很亂。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說這句話,為什么要向她道歉。

    她伸手推他,宗景灝不但沒松,反而扣住她的腦袋,吻住她的嘴唇。

    噙著她的唇瓣在嘴里允,林辛言的大腦忽然被什么炸開,翻天地覆,她用力的推著宗景灝,“你為什么忽然問我這個”

    是不是他知道了那天的什么細節

    連她都不知道的細節

    宗景灝沒回答她,而是重新扣住她的腦袋,再次吻著她的嘴唇,林辛言想要問個究竟,雙手推搡著他堅硬的身軀,“唔你告訴我唔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她的反抗迎來的是他更加野蠻的親吻,他強橫的抵住她的唇,絲毫縫隙不留,奪走她所有氧氣,迫使她失去言語的能力,只能去主動允他口腔內的空氣。

    狹隘的空間,熱情四溢。

    他的腳步逼近,林辛言不得不往后退,咣當一聲,她的后背抵在了洗手間的門上,發出聲響。

    在客廳里陪林蕊曦的于媽和莊子衿同時朝著洗手間看過去。

    都是過來人,似乎又了解里面發生了什么。

    于媽笑著,“年輕人。”

    莊子衿可不像于媽這般開心,只是濃濃的悵然。

    她舀了一勺子的雞蛋羹喂進林蕊曦的嘴里,“都離婚了,這樣不太合適。”

    “離婚,可以復婚啊。”于媽就覺得他們兩個合適。

    她沒見過宗景灝對那個女人這么有耐心過。

    特別是林辛言走后,他那段的情緒就像是陰晴不定的天,說發火就會發火。

    她沒見過那樣暴躁的宗景灝。

    莊子衿淡淡的道,“哪有那么容易。”

    這兩個孩子,就是最大的阻礙。

    他不相信,宗景灝那樣的人,能夠接受這兩個孩子。

    不是宗景灝,是很多男人都接受不了吧

    又不是世上的女人死絕了,去找一個生了兩個孩子的女人。

    平心而論,如果他的兒子還活著,找了一個帶著兩個孩子的女人做老婆,她心里也會不舒服的。

    更何況是宗家這樣的家庭,更會不同意的。

    他們家族企業,財產龐大,怎么會允許外人摻和進來。

    莊子衿的不同意,看在于媽的眼里,是在生氣當初宗景灝和林辛言離婚的事,成了心里的坎。

    “別擔心,過些日子就好了。”于媽在心里盤算著,等到林曦晨好些,她帶去找找宗啟封,讓他看看,出出主意,看看這兩個孩子是不是宗景灝的。

    于媽還是覺得這兩個孩子是宗景灝的,明明和他小時候長的那么像。

    現在不是有什么dna嘛,去驗驗就清楚了。

    她聽說現在弄根頭發就能驗。

    于媽朝著洗手間看去,“夫人為少爺定下的婚事,自然是好的。”

    莊子衿聽到這話,抬起頭看著于媽,欲言又止,微微的嘆了口氣,往事不想再提,低下眼,繼續喂林蕊曦吃蛋羹。

    洗手間,林辛言喘著粗氣,臉色漲的通紅,她快要被悶死了,她不停的拍打著野蠻的男人,男人絲毫不為所動。

    林辛言的心一橫,張口咬了下去。

    宗景灝痛的悶哼了一聲,力道松下來,林辛言趁機推開他,“這是在家里。”

    外面都是人,讓人知道了,多難為情。

    宗景灝并未因為被推開而生氣,反而注視著她問,“那不在家里就可以”

    林辛言,“”

    “你”她半天說不出話來,憋出兩個字,“討厭。”

    宗景灝輕笑,伸手撫摸她紅腫的唇,“我哪里討厭”

    林辛言低著頭,這人怎么會那么無恥呢

    臉呢

    臉呢

    臉要不要了

    是iuang嗎

    “不要了。”

    林辛言,“”

    她詫異的盯著他,他,他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難不成他是她肚子里蛔蟲

    宗景灝清了清嗓子,正經道,“你臉上,分明寫著,三個大字。”

    “什么”林辛言問。

    “臭iuang。”

    他一本正經的說粗話的樣子,林辛言還是頭一次見。

    林辛言撇過他的目光,不敢直視,否認道,“沒有。”

    她的聲音很小,顯szsk得底氣不足。

    剛剛她在心里就是這樣罵的。

    這時,宗景灝口袋里的手機響了。

    不看,宗景灝也大概猜到是誰打來的,剛剛發了視頻,他沒主動回電話,這會兒該沉不住氣找他了。

    林辛言不見他接電話,問道,“你手機響了,不接嗎”

    宗景灝緩慢的抬起手,撫平她領口的一絲凌亂,“你先出去。”

    林辛言點點頭,轉身拉開門走出去。

    洗手間的門關上的那一刻,宗景灝的臉色沉了下來,沒有了一絲笑意,甚至是無盡的寒冷。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