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7章,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7章,做了十惡不赦的壞事

    何家。

    何瑞琳在床上翻來覆去xiang,睡不著,一會兒看一下手機,一會兒看一下,始終沒有電話,或者信息進來。

    最后她坐不住了,起身坐了起來,拿著手機,思來想去還是忍不住打了一通電話出去。

    她握著電話,手不停的抖,緊張也興奮。

    那天她在包間里裝了監控,就連何瑞澤都不知道。

    現在這是她手里唯一能威脅到宗景灝的把柄。

    如果他在意林辛言,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這個林辛言被脫的模樣,成為情色視頻在網上流傳。

    宗景灝盯著手機,指腹摩擦著屏幕,在要快斷掉的時候,他按下接聽鍵。

    “啊灝。”何瑞琳驚喜的道。

    她以為宗景灝不接她的電話。

    宗景灝并未回應,她的喜怒,激不起他一點的情緒波動。

    慢慢的何瑞琳冷靜下來,她放在被子上的手,攥緊放松反復好幾次,她才開腔說話,“視頻你收到了吧精彩嗎”

    宗景灝半垂著眼皮,所有的暴風雨都掩蓋的不動聲色。

    “我們見一面,我在尚皇酒店訂了房間,108,我等你,你可以不來,但是我保證,會讓林辛言被脫依的視頻,傳遍整個網絡,成為各種男人,淫意的對象。”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心臟還在不停的咚咚直跳。

    她很緊張。

    但是想到要見他,又很興奮。

    她從凌亂的大床上起來,光著腳跑到衣柜前,開始尋找今晚要穿的衣服。

    滿柜子的昂貴裙子,套裝,此刻沒有一件合她心意,感覺沒有一件夠漂亮。

    但是去買現在也來不及,只能把衣服都拿出來,一件一件的試。

    她此刻興奮的樣子,像是情竇初開的小姑娘,因為要去見自己愛慕已久的男人,想要變得更加漂亮,要把自己最美麗的樣子呈現在他的面前。

    讓他驚艷,讓他愛上自己。

    她憧憬著,宗景灝會愛上她。

    林辛言出了洗手間,于媽熱情的和她打招呼,臉上的表情明顯是我知道你們剛剛干了什么的模樣。

    林辛言窘迫的低著頭,借口道,“我去看看小曦。”

    說完就走進了房間。

    她受不了于媽那火熱的目光。

    “馬上吃飯了。”于媽叫她。

    林辛言裝作沒聽見,還是進了屋。

    到吃飯時她才開門走出來。

    林蕊曦有了爸爸連林辛言都不要了,吃飯時,自己主動跑到宗景灝身邊坐著,“我和爸爸坐在一起。”

    莊子衿去抱她,“你和外婆坐在一起。”

    她怕時間久了,這小家伙更離不開宗景灝了。

    這并不是好事,畢竟宗景灝不是她的爸爸。

    “不要,我就要和爸爸坐在一起。”說著她挽住宗景灝的手臂,緊緊的抱在懷里。

    誰也不能把她和爸爸分開。

    “小蕊”

    “就讓她和我坐在一起吧。”宗景灝淡淡的道。

    莊子衿沉吟了片刻,“這孩子小不懂事,你別介意。”

    “我沒介意。”宗景灝讓她坐,“來這里不用客氣,就當這里是家,之前和林辛言離婚的事情,讓您不高興了吧”

    莊子衿一直對他的態度都是不冷不熱的,這個宗景灝能感覺到。

    莊子衿也沒藏著掖著,大家心知肚明,“你和言言已經離婚,按理說,是不該來打擾你”

    “關于離婚,我想您誤會了。”宗景灝并未著急解釋,他不急不緩的開口道,“我和”

    他的目光看向林辛言,“我和林辛言并沒辦離婚證,所以不算離婚。”

    “什么”莊子衿驚訝的看著女兒,詢問道,“這是真的”

    林辛言誠實的點了點頭。

    莊子衿覺得不可思議,她一直都以為林辛言和宗景灝沒關系了。

    “所以,名義上我們還是夫妻。”潛臺詞是在告訴莊子衿,現在林辛言住在這里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于媽,晚上你安排一下,我有事出去。”他并沒有要在家里吃飯的意思,只是不想讓莊子衿在家里住的不安心,所以把事情告訴她。

    “你不在家里吃飯”這話是林辛言問的,問過之后她又后悔了,顯得有些多余。

    他輕笑,淡淡的嗯了一聲,“有點事要辦,你還住以前的那個房間,剛好小曦在里面,這樣你也方便照顧他。”

    他安排的很好,林辛言心里很是感激,她點了點頭,又一次說道,“謝謝。”

    “我們是夫妻,不用跟我這么客氣。”前面那五個字,他加重了語氣,像是在對林辛言說,又像是在對于媽和莊子衿說,讓她們明白林辛言現在和他的關系。

    宗景灝站起來,林蕊曦抱著他的胳膊不放,“爸爸要去哪里,我可以跟著你去嗎”

    她眨著眼睛,仰著小腦袋。

    宗景灝捏她的小鼻子,拒絕道,“不可以。”

    “為什么”林蕊曦失望的問,她想跟著爸爸。

    萬一他出去了不回來了怎么辦

    那樣她就沒有爸爸了。

    不行,她不能隨便讓爸爸離開。

    宗景灝極有耐心的哄她,“你想我喜歡你嗎”

    林蕊曦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想。”

    “那你就要聽我的話,我才會喜歡你,對不對”

    “對。”

    “所以現在你要乖乖的在家等我。”

    林蕊曦有些不情愿,但還是點了點頭,“好吧,那你早點回來。”

    她如果不聽話,她怕爸爸會不喜歡她。

    宗景灝上樓換了一身衣服,剛剛身上的衣服被林蕊曦給他洗臉的時候弄濕了,有些黏人不舒服。

    他穿了一身純黑的西裝,颯爽勃發,在燈光的照耀下,英姿筆挺,風華毓質,十分搶眼。

    只是他冷淡的神情,有股生人勿進的禁欲感。

    林蕊曦看到從樓上走下來的男人,看癡了。

    莊子衿喂她米飯,都忘了張嘴,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直直的瞅著。

    “小蕊。”莊子衿提醒她。

    回神的林蕊曦,感嘆了一聲,“爸爸好帥。”

    她的爸爸是最帥氣的。

    莊子衿簡直要被這孩子嚇到,這么小,就變成了花癡

    宗景灝走到玄關時,林蕊曦忽然滑下椅子,跑過去,站在離他不遠的地方,望著他問,“爸爸,你還會回來嗎會不會拋棄我們。不要我們了”

    因為林曦晨告訴她,是爸爸不要他們的,她害怕,爸爸走出這個門就不會回來了,再次拋棄她和哥哥還有媽咪。

    她的眼眶通紅,嘶啞著聲兒,“不要拋棄我們。”

    她害怕,害怕極了。

    她不想離開爸爸。

    對上她不安的小眼神,宗景灝走過來,摸摸她的頭,堅定地道,“不會。”

    小家伙又高興了,咧著小嘴兒,“親親。”

    她墊著腳,伸著手要抱著他親一下。

    宗景灝配合的俯xiashen子,林蕊曦摟住他的脖子,吧唧,親了一口,口水沾了他一臉,還有她沒咽下去的米飯粒兒。

    宗景灝,“”

    他在心里想,他上輩子肯定做了十惡不赦壞事,所以這輩子,老天爺把林辛言派到他身邊,還帶著兩個小鬼,專門懲罰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