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8章,一份大禮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128章,一份大禮

    林辛言拿了張濕巾過來遞給他。

    宗景灝并沒有接,只是淡淡的目光凝視著她。

    她女兒禍害他,她不應該表示表示嗎

    林辛言讀出他眼神里的意思,伸手要給他擦臉時,林蕊曦拉著她的衣擺,“媽咪,給我,我給爸爸擦。”

    宗景灝,“”

    林辛言低頭看看女兒,那小眼神充滿渴望,祈求,

    林蕊曦揪著她的衣擺撒嬌,“媽咪給我,我給爸爸擦好嗎”

    林辛言拒絕不了,正當她把濕巾要遞給女兒時,宗景灝拿了過去,自己把臉擦了。

    林辛言,“”

    她幽怨地道,“我女兒不是魔鬼。”

    “差不多。”

    宗景灝擦了臉,將濕巾遞給林辛言,“我走了。”

    林蕊曦正皺著眉心,在心里想他們說的是什么意思,房門關上她也沒想明白,仰著腦袋看林辛言,“媽咪,誰是魔鬼”

    “沒誰,走去吃飯了。”林辛言將她重新抱到椅子上,“老實點聽外婆的話。”

    林蕊曦回頭看了一眼關上的門,心想,爸爸什么時候回來。

    莊子衿喂她飯,她也是吃的心不在焉。

    一門心思都在想宗景灝。

    林辛言看著女兒的模樣,深深的嘆了口氣,這孩子怎么辦

    哎,暫時她也不能立刻把林蕊曦帶走不和宗景灝接觸,他們的安全最重要,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林辛言端著飯菜去送給兒子吃,她一手捧著托盤,一手推開房間的門,林曦晨正站在窗口,撩著窗簾,看門口宗景灝開車離開。

    “你在看什么”林辛言走進來。

    林曦晨趕緊把簾子拉下來,搖搖頭,“什么也沒看,就是在屋里呆悶了,看看外面而已。”

    “想出來就出來,臉消腫了不少,沒人會看見。”說著她將飯菜放到桌子上,林曦晨走過來,爬上椅子坐下。

    “不可以,太丑了,不能人看見。”林曦晨人不大,特別的要臉面。

    林辛言將牛奶放到他跟前,“想吃什么,明天,我給你做。”

    林曦晨搖了搖頭,低著眼眸,有一口沒一口的往嘴里塞米飯,心情看上去有些低落。

    林辛言過來摟住他,心疼的道,“小曦,怎么了是不是頭上的傷疼了”

    “不是。”他心情不好,不是因為受傷了,而是因為林蕊曦叫那個負心漢爸爸了。

    他沒養過他ynstb們。

    為什么要叫他爸爸

    他摳著筷子,其實林蕊曦叫宗景灝爸爸時,他心里有些難受。

    “那是什么”林辛言低頭看兒子。

    “沒什么,就是受傷了心情不好。”

    林辛言吻著他的頭發,“對不起,是媽咪沒保護好你。”

    “不關媽咪的事情。”林曦晨為了不讓林辛言擔心,收起情緒,大口的吃起飯來。

    宗景灝的車子停在了尚皇酒店。

    他坐在車里,看著那個林辛言被脫衣的視頻,沒有聲音,只有畫面,很明顯何瑞澤撫摸她的時候,嘴里在說些什么,但是此刻宗景灝都無法注意,整個視線都定格在何瑞澤的手上,他眼角抽抽的跳動。

    畫面到何瑞澤解開林辛言褲子紐扣的時候,戈然而止。

    他關上視頻給關勁去了一通電話。

    電話打通,關勁立刻說道,“何瑞行給我打電話了,估計是想見你,我沒接。我想他不會罷休的。”

    這事解決不好,何家名聲徹底壞掉,家族的百年基業也會因此葬送,不著急才怪。

    “你去找個男人送到尚皇來。”

    驢頭不對馬嘴的一句話,讓關勁一頭霧水。

    關勁,“”

    什么情況

    他半天沒反應過來,“要,要什么樣的男人”

    俊的,還是丑的

    高的,還是胖的

    主要他要男人干什么

    又沒有特殊嗜好。

    宗景灝沒解釋,直接撂下話,“給你半個小時。”

    說完宗景灝就掛了電話,推開車門走下來,朝著酒店內走去。

    何瑞琳早就到了,何文懷不讓她出門,她是趁著客廳沒人,偷偷的跑出來的。

    她不止想要得到宗景灝,也想得到何文懷的信任,這次機會把握好,也許她就有機會,讓何文懷看清楚,她也是有能力的,何家不是就何瑞行一個有本事的。

    她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喝了點酒,臉色有些紅。

    叮咚

    房門敲響,何瑞琳的心一緊,她連忙站了起來,走到鏡子前照照,看看自己用心挑選的衣服有沒有亂,精心畫過的妝有沒有花。

    她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笑,紅唇齒白,模樣妖嬈俊俏,很完美。

    沒有不適,她才去開門。

    房門打開門口站著的男人,挺拔,雋秀,此刻眉目清冷,看著她的模樣,像是在看陌生人一般,一點溫度也沒有。

    何瑞琳的心像是被針刺了一般,隱隱的發痛。

    她收起情緒,側開身在,“進來吧。”

    宗景灝雙手抄兜,模樣不羈,他邁著步子走進來,何瑞琳關上門,轉身,看著那抹讓她著迷的身影,大腦空白片刻,她撲上去,從后面抱住他,“啊灝。”

    她的臉貼著他寬厚的背,結實而炙熱。

    鼻尖都是他的氣息,凌冽好聞。

    宗景灝毫不客氣的掰開她的手,冷冷的道,“有事說事,我不喜歡自己送上門的女人。”

    何瑞琳那點力氣,不夠看,宗景灝輕而易舉的就掰開她的手。

    她瑟瑟晃晃的站在原地,看著宗景灝,“那,林辛言呢她比我純潔,比我高尚嗎”

    她坐到床上,笑了一聲,“我至少把純潔,給了你,他給了你什么兩個和你沒有任何血緣關系的孩子”

    她呵呵地笑了一聲。“怎么,你準備給別人當后爸”

    宗景灝沒有被激怒,這些他早就知道的事情。

    他伸手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在手里晃了晃,血紅的液體在他動作下搖曳,蕩漾。

    他放在鼻尖輕嗅,清香,淡雅,沒有濃重的酒精味,“這酒不適合你。”

    何瑞琳走過來,胳膊搭在他的肩上,“我適合什么樣的”

    宗景灝并沒有回答她,只是輕輕一笑。

    非常巧合的是,這個時候門被敲響了,她抬頭看向宗景灝,“這是”

    “送你的,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何瑞琳有些受寵若驚,“你送我禮物”

    宗景灝伸手撩起她的一縷發絲,淺笑道,“你送了我一份大禮,我不該回禮嗎”

    何瑞琳的臉色立馬一白,“你,你什么意思”

    宗景灝將那縷發絲別到她的耳后,收回手,笑道,“害怕什么,你笑著的樣子才好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